@ 2018.10.24 , 13:00

尼安德特人赋予了我们抵抗病毒的基因

尼安德特人赋予了我们抵抗病毒的基因
credit: 锐景创意

有可能你会发现在网上有些人正在尽力消化着咱们的祖先在走出非洲之后会和生活在欧洲地区的尼安德特人异种交配过的证据。或许对这些反调王来说接受我们的祖先和一个灭绝的物种交配过很难接受?谁知道呢。但目前对这件事儿的科学理解是,尼安德特人基因组的幽灵就展现在我们的DNA之中:大多数欧洲人和亚洲人后裔的现代人类携带大约2%的尼安德特人遗传物质。

尼安德特人在地球上有着很长的时间来进化——最保守的估计是在35万年前他们离开非洲北上,但很可能是这个时间的近2倍。现代人大约在45000年前才成功北上。5000年后,尼安德特人似乎从欧洲大陆上销声匿迹,但新证据暗示它们留下了一些重要的DNA。

一篇于2018年10月4日发表在《细胞》杂志网站上的研究文章发现我们从和尼安德特人幽会的祖先那里继承下来的一些遗传物质好生伺候了我们千年。由于尼安德特人在遇见我们之前,已经在欧亚大陆生活了很长时间,异种交配很可能为我们调整自己的遗传抗性来抵御新大陆上常见的病毒这一漫长过程提供了捷径。

“现代人类和尼安德特人联系紧密,因此二者之间真的没有太多遗传屏障能供这些病毒翻越,”该文章的合著者、来自亚利桑那大学的助理教授David Enard在一篇新闻稿中表示,“但这种亲密度也意味着尼安德特人能够将对这些病毒的抗性遗传给我们。”

这支研究团队梳理了人类基因组,找出了负责为我们提供病毒防御的每一条基因——总共大约有4500条单独基因——然后跟他们在尼安德特人基因组中找到的进行对比。超过150个现代病毒克星的基因片段也存在于尼安德特人DNA之中。我们的免疫系统在应对像是HIV、甲型流感和丙型肝炎的RNA病毒时这些基因也会参与。

该研究的独一无二之处在于这是科学家首次证实筛选古代物种的基因组寻找疾病证据是可能的。

“这类似于古生物学,”Enard说,“你能用不同的方式寻找恐龙的痕迹。有时候你能发掘出一块真正的恐龙骨头,但有时候你只能找到化石化的泥土中的一个脚印。我们的方法也是类似这样的间接法:由于我们清楚哪种基因应对哪种病毒,我们就能够推断出应为古代疾病爆发负责的病毒种类。”

本文译自 HowStuffWorks,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