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22 , 14:00

够了,我们不应该再用狗和猪来骂人

如果动物有反诽谤联盟,那么人类会永远和民事立法联系在一起吧。

毕竟,完全是人类的失误却最后责怪在动物身上这种事情发生多少次了?比如“撒谎、作弊”的老鼠、“肮脏”的猪、“盗贼”浣熊等。

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总统在加州警长会议上,称总部位于洛杉矶的某帮派为“动物”,比如开辟暴力药品和人口贩卖帝国的金鱼和仓鼠。

总统的言论被指责为贬低他人。人们反应强烈,有些甚至可能会说他们有一头奶牛。但似乎并没人注意动物到底是怎么自然而然地就被扯进政治界,还有那些最糟糕的新闻里。

特朗普到今天还是这样做,而且他不是一个人。演员罗伯特·德尼罗称总统是猪是狗的时候,也获得了响亮的叫好声。

但等等,是我们不爱狗吗?

不是的,这就好像当我们喊一个人不好的名字时,我们的大脑并没有提前准备好一些侮辱的词汇,所以就想到了动物。

如果你做了蠢事儿,你就是“bird brain(蠢蛋)”——永远也别介意鸟儿们那令人惊讶的复杂智商。

老鼠呢?它们从黑死病(结果证明是错误的)到终极小偷,就背着一切锅。

奶牛可能会表现出非凡的情商——甚至会因失去朋友和家人而悲恸——所以为什么我们之中脑袋瓜子迟钝的人会被叫“stupid cows(蠢牛)”呢?

如果你在做些不招人喜欢还没什么效率的事儿,你就是跟猴一样在四处闹。我们可从没见过猴子在智能手机上玩儿“宝石探索”,但我们见过一只猴子把自己最后一口食物给需要的陌生人。没人会给那种有力量的,内在的慈善感起个不好的名字。

对猪来说更差劲。如果一张毯子一人一半,你刚好多盖了点儿,你就是床上的“阉猪”。当然,自助餐上吃多了你就是“猪外食”。

如果你没信心,或刚好又害怕,你就是“小鸡”。

还有一个词是某些人用来诋毁女人的。这里我就不适合再说一遍了,但还是要面对,这个词并没有确切地庆祝母狗怀孕的奇迹。

总是期待某些人责备:

问题就是,大多数情况下,只有人类做这些事情。

但是,我们还是不假思索地将人类最差的品质拿动物相比。那些完美的无辜生物被加上了既不准确也不友好的罪名和性格,而且我们还无限制的剥削它们、对它们施加暴力。

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可能是因为我们找到了可以乖乖不反对的替罪羊。

我们刚刚是不是提了替罪羊?即使在我们最理智的时候,也几乎不可能避免已经渗透在语言中那些负面的动物指称。

所以可能这就是我们开始的点:语言

毫无疑问,语言形成现实——那些可以发声的人已经用语言永久化了对没有语言的人的权威。

历史上,少数民族也一直承受着这种很活跃的冲击,他们都习惯了被动物性词语描述。

但当我们逐渐变成一个社会,更多声音需要被听到时,那些侮辱的词变得越来越令人反感。曾经被认为可疑的单词甚至已经被积极的联想收回了,要是没这样的话,它们早就被彻底放逐了。

所以为什么不把这场活动扩张到动物身上呢?

让我们翻开新的一页:

猫,天才,已经安静地自己开始这场行动了。有没有注意到很少有人用猫来侮辱别人?有的只是夸奖和赞美。

如果你享受短暂的轻睡眠,就是那种刚好一天中对的时间睡一会儿,你就是在“cat nap(打盹儿)”。

也许我们也能帮助老鼠。下次家庭聚会的时候,告诉你的侄子,他的声音甜美的像一只小老鼠。

或者夸别人像蚂蚁一样忠诚,像鹦鹉一样值得信任。

一开始,这些更准确的赞美可能听起来会有点奇怪,但语言是世界上最具感染力的东西。要给它点时间就会见效了,而且我们也会更好。

本文译自 MNN,由译者 Ayeshanyoga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