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21 , 08:00

你的方向感本质上和嗅觉有关

下次你到某地的时候一定要跟着你的鼻子走。

一项嗅觉研究发现,很敏锐的嗅觉和很强的方向感存在联系。所以,虽然你不能闻着味道向目的地走(除非面包店...),但能清楚地识别味道也暗示了你有去想去的地方的能力。

听起来有点奇怪,但科学家认为这和许多动物如何行迹全国有关。

闻世间的味道找你的路:

2012年,伯克利动物行为学家 Lucia Jacobs提出:帮助动物感知气味的神经结构嗅球和“气味区分、敏锐度”没什么关系,倒是和“导航”有关。她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的论文认为,这种推测解释了为什么动物会有不同尺寸的嗅球,为什么为了生存更依赖视觉而不是嗅觉的动物也这样的原因。

Jacobs的论文标明了一些关于嗅觉系统的争论和质疑点:它如何工作、如何进化以及与大脑其它部分比它的相对尺寸。为她的假设建立案例,她还跟踪标记了嗅觉球的大小尺寸,测试哺乳动物、禽类、爬虫类、鱼类还有节肢动物的能力。

2018年,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研究员做了一个小实验,简单测试了Jacobs的假设,该测试认为,分辨味道的能力和空间记忆力、了解和研究某地区不同地标间的的关系以创造一种认知地图有关。通过地标导航需用到部分大脑,该部分包括与短期记忆、长期记忆、空间记忆有关的区域——海马体,和与嗅觉联系的区域——内侧眶额皮质(mOFC),但据研究员称,它还未被证实和空间记忆有关。

实验怎么进展的:

57位年轻人集合在一起参加一场虚拟“寻路任务”,任务中,他们要在模拟环境里找路。花了20分钟熟悉这座虚拟城市,经过每8个地标至少两次后,参加者被带到其中一个地标前,然后要求找到研究员分配的最直接路线。

参加者也分别闻了40种带有香味的毡头笔。短暂闻一下,就要求在大屏幕四个字中选出可以最好区分这些味道的一个字。

另外一项活动和虚拟迷宫有关,用来判断参加者是更容易依赖地标导航,还是用刺激反应的导航方式,后者更基于习惯,随着时间,建立在人们走了一次又一次同样路线上。最后,进行MRI扫描来判断内侧眶额皮质和海马体积的厚度。

研究员发现,那些能正确区分不同毡头笔味道的人,也可以借助地标简单地找到路。但那些通过刺激反应导航的参加者,却并没有很强的嗅觉敏锐度。

此外,嗅觉灵敏,方向感也强的参加者在进行MRI扫描时发现,他们不仅有更大的海马体积,内侧眶额皮质也更厚。研究员称,这为内侧眶额皮质在空间记忆中起到的作用提供了一些证据。

研究员也做了另外一个小研究,参加的9人未参与首次实验,而且内侧眶额皮质有损害。他们在精确分辨味道、不依赖地标找路方面能力有所下降。然而,走迷宫时的确比其他组好。研究员用该结果来预示:更厚的内侧眶额皮质可能会干扰某些刺激反应导航的方式。

研究员认为,嗅觉和导航之间的关系,很可能是因为这些神经系统平行进化。人类嗅觉的最初作用可能就是支持我们的空间记忆,就像著名实验中的信鸽一样。

下次看牙医迷路时一定要记住,闻味道不会帮你摆脱迷路,但却是一路上思考的好食物。

本文译自 MNN,由译者 Ayeshanyoga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