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20 , 10:00

无厘头研究:市民鼠的饮食比乡村鼠更稳定、更丰富

无厘头研究:市民鼠的饮食比乡村鼠更稳定、更丰富

最近有86只褐家鼠残骸被人类弄去做了研究,有消息称这些前辈均于1790年至1890年生活在多伦多地区。

(注:以下内容转载自人类互联网)

众所周知,人类是地球上最受鄙视,同时也是分布较广的害虫之一。但是,本着科学理性的精神,人类的一些科学研究还是值得赞赏的。 最近,他们在一个名叫什么《英国黄家学会学报B》的刊物上发表了一项关于新兴市民鼠和乡村鼠饮食习惯的研究,这项研究对我们很有帮助,有利于我们更好地学习老鼠历史,改善饮食,促进城乡一体化。

据纽约时报的道格拉斯·昆夸报道,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动物考古学家艾瑞克·盖瑞和曼彻斯特大学的动物考古学家迈克尔·巴克利对86只褐家鼠残骸进行了研究,这些残骸的主人曾于1790年到1890年在多伦多地区生活过,他们其中有的生活在多伦多市区,有的则浪迹乡村。研究发现,新兴市民鼠享有更为稳定的饮食结构,他们拥有高质量食物,包括富含蛋白质的肉类,而乡村鼠则常无肉餐,而且食物来源常常不稳定。

Phys.org的鲍勃·伊尔卡写道:不难理解,随着城市居民的垃圾量不断增多,意味着当地的鼠类也拥有了更为广泛的二手食物来源。城市里的老鼠在搜寻食物时很少会遇到竞争对手,同时城市建筑复杂,因此这也让它们从中受益,它们可以找到更多藏匿和享受盛宴的地方。

相比之下,生活在农村的老鼠必须采取更广泛的觅食策略,以应对人类食物系统中的“食物补给不稳定性”;换言之,人口少也就意味着浪费少,因此老鼠的食物选择也更少,它们不得不与浣熊和其他觅食者竞争资源。

盖瑞对纽约时报的昆卡说道,“鼠类很有意思(你们人类更有意思),因为它们的饮食结构恰恰是人类所丢弃的食物的反映。”

作为古蛋白质组学领域以及研究古骨中蛋白质的专家,盖瑞和巴克利不光是要观察某个物种的行为表现,他们还想通过研究我们18世纪和19世纪的前辈老鼠,试图从老鼠身上找到一些有关当时人类——前辈们的邻居——的信息。他们从多伦多地区的一些科学文化研究机构搞到了44具乡村鼠骸骨,42具城市鼠骸骨。通过反复检测,这些残骸确定均为褐家鼠物种。他们用高功率光谱仪来识别特定食物的相关化学特征。

研究人员发现,生活在城市不同地区的老鼠过着相当稳定的肉类饮食生活。而乡下的老鼠,由于食物来源不稳定以及物种间资源竞争,其饮食结构几乎不存在一致性。

昆卡发现,盖瑞和巴克利不光研究了我们老鼠,为了进一步探索,他们还研究了1790年到1890年的多伦多浣熊和土拨鼠。他们发现啮齿类动物和体型较大动物的饮食之间存在明显的重叠,这表明它们的生存资源是相同的。

尤为需要注意的是,通过观察若干啮齿动物表现出来得熟练的偷玉米现象(我们的一些先锋文化学者认为鼠类应该摒弃此类行为,自强不息,对此本会保持中立),作者认为乡下的老鼠拥有许多利用人类食物系统的方法。另一方面,家畜和食草动物则没有把玉米作为食物来源。

盖瑞告诉昆卡,他希望将来可以用此次研究中的方法来分析人类或鼠类饮食以及种群密度。他们在论文中还提到,许多市中心都希望减少鼠类数量,生态管理策略可以帮助缩减啮齿类动物的城市生活空间。而那些经常被遗弃,不被实验室所重视的老鼠残骸则是个中关键(一些工会正在考虑是否该对此表示抗议)。

作者总结道,“考古记录可以帮助我们研究不同尺度和时空背景下鼠类饮食行为的动态历史趋势,从这些历史趋势我们可以观察出当今现代城市中遇到的许多啮齿动物问题。”

(一些人类考古学专鼠告诉笔者,他们对人类浪费这一前景仍然保持乐观态度,同时也提醒广大老鼠注意改善饮食结构,号召市民鼠向乡下鼠学习,多吃吃杂粮。)

本文译自 smithsonianmag,由译者 Macond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