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17 , 21:19

疯鼠病:以脑还脑

# 本文由 Fogo 投递译稿

据报道,一位纽约猎人死于罕见脑病,原因很可能是由于吃了捕到的松鼠的脑子。

2015年,这位61岁的患者被送到罗切斯特地区医院求治,症状是思路不清,失去现实感和无法独立行走,研究人员在今年10月4日发表了相关病例的报告。

核磁共振结果显示,这位患者得的是克雅氏病,一种致命的退行性脑部病变,因大多数病例是由食用被感染的牛肉引起的,俗称“疯牛病”。

但在这个病例中,牛肉不是致病因素,另一种动物背了黑锅。

病人的家属说他曾吃过松鼠脑,但不清楚他是吃了整个松鼠脑子还是只吃了接触过脑子的松鼠肉。

医生陈泰拉在收集近五年来的克雅氏病例时发现了这个不走寻常路的病患。

克雅氏病无法治愈,每年在全球有百万分之一的感染率,美国大概每年发现350个病例。

在翻译这篇小文时,无意中发现“灰松鼠”网站上的一篇古早文章,文中警告了人们食用松鼠脑的危险性,也顺道发现原来有不少美国人视松鼠脑为难得的美味,比如炖松鼠盖浇饭什么的,做熟的松鼠脑大约有乒乓球那么大,吃起来鸡肉味嘎嘣脆(大雾),象粘糊糊的肝脏,另一种常见的烹调方法是松鼠脑炒蛋。每年,光肯塔基猎人们就能杀掉一百多万只松鼠,还有不少人捡公路边被撞死的松鼠回家吃。松鼠脑爱好者们表示,别听医生瞎BB, 现代食品有那么多污染,未必比松鼠脑安全。

本文译自 nypost,由译者 投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