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17 , 11:00

12个罕见目击事件背后的科学(上)

12个罕见目击事件背后的科学(上)

1、塔斯马尼亚虎(袋狼)

塔斯马尼亚虎的故事是悲剧故事之一。袋狼(Thylacinus cynocephalus)曾经是澳大利亚体型最大的有袋类食肉动物,19世纪欧洲移居者登陆这块大陆之后,它们就被捕杀殆尽。1936年,最后一头塔斯马尼亚虎死在了澳大利亚霍巴特的动物园中。

是这样的吗?2017年,在两起似乎表面很有可能的野外塔斯马尼亚虎目击报告之后,掀起了一场希望极为渺茫的搜寻活塔斯马尼亚虎的行动。一名目击者是昆士兰公园服务处的员工,另外一名是一位热心的户外爱好者。几个月后,一组塔斯马尼亚虎狂热者发布了一个视频,并声称视频中是一头生活在野外的袋狼。不过专家对于视频中这个模糊的图像就是真正的袋狼持怀疑态度。假如这种像狗一样的有袋类动物仍在某处生活着,目前它仍未展现出任何生存的迹象。

2、大脚怪

大脚怪是隐生动物学(对虚构野兽的“研究”)中的大家伙。这种浑身毛的类人动物似乎会出现在从宾州到西北太平洋地区的所有森林中。唉,没有确凿的证据可以表明这些高大的猿人游荡在这些偏远的地区中。2008年,佐治亚一对儿夫妻声称将一具大脚怪的尸体放在了冰柜中,还有该物种的DNA证据。但结果DNA是来自负鼠,而“尸体”是一个皱了吧唧的大猩猩外套。

结果表明,DNA是大脚怪猎手的最爱工具。2012年的时候,一家名为“DNA诊断学”的公司声称一项在同行评审监督下的研究分析了三份“Sasquatch(撒思考其人)”的DNA样本,然后发现大脚怪是古代智人和一种未知的灵长类物种的子孙。然而当这篇研究论文最终亮相的时候,却是发表在一个名为“DeNovo”的全新“期刊”之上,期刊只有一篇文章,就是关于大脚怪的这篇。截至2018年的时候,DeNovo上只在2013年时发表了另外一篇文章,是大脚怪那个研究者关于美洲原住民DNA的研究。最起码主流科学家不是很买账。

3、喜马拉雅雪人

假如说大脚怪是超越现实的一场骗局,那么它在冰天雪地中的表亲呢?雪人是喜马拉雅山中的传说。据说他身高在6到7英尺,浑身覆盖着深色的毛发。关于雪人的“科学”证据偶尔会突然出现,从2007年喜马拉雅山被电视主持人Josh Gates发现神秘脚印(可能是熊的),到2011年由一支俄罗斯团队在西伯利亚发现的一簇皮毛和雪人的“床”;这些发现除了不知廉耻的自我推销之外,没有带来任何实质性的东西。2015年,《西伯利亚时报》报道具有开创精神的企业家把据称发现雪人证据的Azasskaya洞穴中的空气装罐。只要3美金,游客就能回家呼吸上雪人洞穴中的空气。

4、尼斯湖水怪

另一个传说中的怪物已经为商业化提供了丰富的机会,尼斯湖水怪是据说生活在苏格兰高地上尼斯湖深处的一种湖中生物。阴暗冰冷的尼斯湖深达230米,足够为它提供足够多的隐蔽空间。

但关于尼斯湖水怪的目击则通常更多是一些朽木或仅仅是一些幻想——或是恶作剧。最著名的尼斯湖水怪的证据在1934年被拍摄下来,显现出水怪长长的颈部伸出湖面。但这张照片结果却是用一个玩具潜水艇和木头腻子做的恶作剧。

5、真正的“独角兽”

有时候现实比传说还离奇。中南大羚(Pseudoryx nghetinhensis)就是一种会被误认为是传说生物的物种,但它却是真正存在的。

中南大羚有时会被称为“亚洲独角兽”,是一种和野牛有着血缘关系的生物,生活在越南和老挝的偏远地区。它们几乎没被人类见到过,直到1992年才被发现。根据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所说,此后它们存在的证据就是被发现的一个有着一对又长又直犄角的头骨。1999年的时候,几头中南大羚被相机陷阱捕捉到,证明了它们仍生活在野外之中。

然后下一次的确切目击直到2010年才出现,当时老挝的村民捕捉到一头成年雄性中南大羚,并把它带到了村中的畜圈中。但不幸的是,囚禁的煎熬杀死了这头中南大羚,但这个事件的确证明了这种动物仍生活在这片区域。全世界没有任何被圈养的中南大羚,它们也被认为已经处于极度濒危。

6、美人鱼

考虑到潜伏在海洋深处那些奇形怪状的生物,我们很难去指责早期的水手会目击到半鱼半人的美人鱼。

到了现代,美人鱼的目击仍继续存在,包括2009年在以色列海滨村镇Kiryat Yam发生的一连串目击。尽管悬赏100万美元给第一个拍到美人鱼的人,但是啥也没有。美人鱼也曾是“马戏之王”P.T. Barnum最著名的恶作剧之一。在19世纪40年代,Barnum展出了“美人鱼FeJee”,其实是把一个猿的上半身缝在了鱼身子上。

本文译自 livescience,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