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15 , 10:00

《突袭》导演的超自然刺激新片儿《使者》

《突袭》导演的超自然刺激新片儿《使者》

似乎每次好莱坞宣布要拍新片时,粉丝们都想让加雷斯·埃文斯 (Gareth Evans )指导。埃文斯因两部可以说是最佳动作警匪片而闻名——《突袭》和《突袭2》。但到现在也不知怎么的,他还没拍出一部像这样的,每个人都迫切想看的大工作室电影。

“问题就在于,我拍电影的时候,真的很想献出我的全部,想要呈现出百分百的画面。”埃文斯说道,“工作室做不出这种效果,但《使者》可以发挥出来,因为它背后的团队来自XYZ和Netflix,能提供创意,让我有了自由的创造性来锻炼这身肌肉。”

埃文斯自编自导的《使者》,是一部两个多小时的惊悚片,背景故事是男主角到偏远的岛上,解救被绑架的妹妹。这不仅仅与大预算的超级英雄电影相差甚远,还与埃文斯超有名的《突袭》也完全不同。

“《突袭》和《突袭2》刚上映时,这些电影又伟大又完美,对我来说真的很有创意,一时间,就像给我贴了标签,‘动作片?不不’,”埃文斯说道,“我对电影的热情就在于它们的多种多样,所以这次我想搞点儿不同的东西。”

一开始,埃文斯先拍了一部短片,叫《避风港》,是多段式电影《致命录像带2》的一部分。讲述的是新闻小组深入一个恐怖恶心的邪教组织的故事。“《避风港》对我来说其实是一个机会,让我可以做些惊悚的东西,我也注意到其实在惊悚片和动作片之间,还是存在某种可视的相似之处的,”埃文斯说道,“即使是动作片,它也是建立在惊悚之上的动作片,很少有武术动作。所以从这部新片儿开始,多少是演变了的。”

这个片子讲述的故事,融合了埃文斯在没拍《突袭》和其他电影前早就有的一段记忆。“很久很久之前,那时我还很小,还没做出什么专业的东西,但我自己在奶奶家搞了一个短片,所以这部电影其实这个短片情节的化身。”埃文斯继续道,“短片讲的是一个人寻找他失联的哥哥,除此之外,这里还有一封装着玫瑰花瓣的信,这些都一直困扰着我。”

就像那部埃文斯从未完成的电影一样,《使者》以男主角托马斯(丹·史蒂文饰演)得到了一封含有玫瑰花瓣的信开始,这封信使他踏上了一段危险的旅程:深入一个邪教组织,找到他的妹妹。但埃文斯不想让《使者》仅仅是救援电影。他把故事设置在了过去,增添了“宗教崇拜”,又赋予了这座岛屿能够汇聚到一起的几个超自然元素。

“因为我想创造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所以我们就没太深入背景故事,”埃文斯说道,“但我们还是看了下在时间和设置方面,能影响情节的一些东西。所做的一切,都开始讲述角色,讲述他们怎样表现,他们愿意承受到哪种地步。”

要讲清这些元素具体是什么,对《使者》这种紧凑的,迷人的,情节疯狂跌宕起伏的电影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但你看的时候可别期待它和《突袭》一样。

“讲真,拍这个片子我真的超紧张,它和我以前拍的差别太大了,”埃文斯说,“要说拍电影方面,我还是有点DNA的,但还是很怕人们去看它,因为真的太不同了。”

然而,电影拍完了,虽然很担心,但拍的时候却根本没想过。因为埃文斯压根儿不想继续建立一套“武术史诗”,《使者》让导演有了探索电影制作其他方面的机会。

“要讲清这些元素,还真没一点儿压力,”埃文斯说,“我可以随着情节发展,慢慢铺设这些神秘伏笔,暗示一些到影片后半部分才能解释的神秘东西。但这样需要有更多可施行的方法。”

《使者》有难以置信的超凡视听体验,是一部巨制大片儿。然而因为是Netflix投资拍摄的,所以大多数人并不会到大屏幕上看它。埃文斯倒是不怎么介意,这还挺意外的。

“我小时候花在电影上的钱都贡献给了录像带,”他说,“我在小小的方方的,一边扬声器坏掉了的电视机上看的电影都是比例不对、单声道的,但却还是沉浸在《尸变2》、《教父》这些电影中。所以对我来说,我们现在都有了4K超高分辨率的电视,音响配置也更高,这都算不上多大个事儿了。”

(via https://io9.gizmodo.com/how-the-director-of-the-raid-found-himself-doing-the-te-1829635305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