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05 , 08:00

不再互联的互联网(修改版)

不再互联的互联网(修改版)

#注:原文本身不敏感但是有不合时宜的内容,所以我进行了部分修改。

现在是2028年。你从工作中抽身出来,准备看看暑假去亚洲旅行的女儿现在到哪儿了。你三天前给她发了一条WhatsApp消息,但现在仍然没有发出去,这说明她已经离开日本,现在正在一个没有接入美国互联网的国家,可能是菲律宾。

回到工作中,你在法国的合作伙伴发来了一封邮件给你。他刚刚看新闻里说,美国总统说美国和欧盟在数字贸易中的地位不平等,威胁说要切断欧盟的互联网接入。欧盟方面不甘示弱,也扬言说要禁止美国公司访问「欧盟网」(EUnet),你回复邮件,向合作伙伴表示现在暂时不用担心。

怎么可能不担心,所以你打开了美国总统演讲的直播。她讲到了五年前的「数字9/11」袭击,一个外国间谍黑进了美国一半的智能汽车,造成了数千人死亡,数十亿人受伤的惨案,美国不得不竖起一道独立于互联网的数字高墙,并把这个「美国网」建设成了西方世界「第一大网」。她说,自那以后,数字恐怖袭击再也没有发生过,并且,美国如今在贸易和互联网接入协议的谈判中有着强大的影响力。

在上文的未来世界里,上网和如今相比是完全不同的体验。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诞生至今、遍布全球连接世界的互联网在那个外来里已不复存在。大部分有着经济实力和资源的国家都选择脱离互联网,在国境内建设一个局域网。局域网的高墙在民族主义、民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和与日俱增的国家安全焦虑中拔地而起。每一个产业,从银行业到医疗保健业再到能源产业都已完全在线上运作,使得一个国家的基础设施和基础服务在面对外国的数字攻击时十分脆弱。

在这个世界里,局域网是常态。所有的围墙都建立在那些政府觉得能让国家更安全的技术上。在这个世界里,一些国家完全切断了和其他国家的网络联系—使得向异国他乡的朋友发邮寄这样简单的事情也不再可能,除非这两个国家互相接入了对方的网络。在这个世界里,同意接入一个国家的互联网更像是一个经济和地缘政治方面的武器。

这个场景是所谓「独联网」(splinternet)—四分五裂的互联网—的极端版本。但「独联网」的苗头已经出现了。

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思考更深层次的摆脱互联网—一个依靠美国公司技术建立起来的并受美国科技巨头控制的网络—换句话说,一个输出美国影响力和软实力的网络。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当然,局域网只会诞生在独裁国家,永远不会出现民主国家的世界。但是,事实并非如此。2013年开始,巴西、印度、南非、俄罗斯和中国一同建立独立于互联网的远程通讯系统。也就是BRICS 线缆,通过3.4万公里的水下光纤,它将连接这五个国家,如此一来,这五个国家建立独立的互联网将变得非常容易。

而且,越来越多的民主国家开始研发自己的局域网系统。2014年,巴西和欧盟宣布计划投入1.85亿美金建立联通欧盟与巴西的海底光纤,如果他们愿意,一个双边互联网马上就能建起来。此外,同年,被视作自由世界领导者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呼吁欧盟28国(英国退出以后就只有27个了)应该建立一个欧盟的局域网。

「我们会和法国商量如何保护数据,」默克尔说,「首先,我们要选择一个为我们公民提供安全保障的供应商,那样我们就不用在大西洋上发送电子邮件和其他信息了。」

为什么像欧盟这样自由民主的地方也热衷于发展自己的局域网了呢?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主要原因还是在国家安全方面。总体上,2013年爱德华斯诺登的曝光棱镜计划,让欧盟(也包括俄罗斯和巴西)担心美国数字间谍的活动。

那一年,斯诺登曝光美国间谍正在全世界搜集数据,从外国政府到贸易机构再到公民个人。因为所有数据在一个互联网上,加之互联网的大部分基础设施都由美国公司建造和维护,甚至这些设施有相当一部分就在美国,所以美国可以轻易取得这些数据。在棱镜门后的一年,德国总理就开始讨论建立自己独立于世界的欧盟网了。

当然,产生局域网的想法还有其他原因。由于从银行到医疗保健到交通到国防都依赖网络,互联网已经成为了政府和恐怖分子的战场。所以,现在恐怖分子完全可以让美国东北部的电网系统瘫痪,并以此制造恐慌。而且他们完全可以兵不血刃地把这事干了,因为这些控制电网的电脑是联网的。

而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我们看到了除基础设施以外同样容易被攻击的地方——媒体。全球统一的互联网意味着间谍在不踏足别国一步的情况下,轻易地散播谣言。如此一来,民主的把柄就被别人抓住了。

上述种种能成为可能都是因为我们的互联网相互连接,人人都能上。而且像这样发展只会越来越糟。不过大部分国家在发起网络袭击方面都非常克制,真正让国家安全专家夜里睡不着觉的是哪个国家会成为高级人工智能或量子计算方面的取得领先。如果有谁办到了,那么他就可以轻松的攻破当下任何一个国家的数字安全防御系统——即便是当今最先进的加密系统。这就意味着,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产业都大门敞开让你进攻,几乎无法防御。

完全脱离互联网是为数不多能防御AI或量子计算攻击的办法。毕竟,如果你和对手不再一个网络,他们技术再高超也得去访问你的网络才能发动进攻。

当然,民主国家要完全脱离互联网还需要取得民众支持。但这些支持很容易赢得,政府只需要让足够多的人相信,局域网能保障国家安全就够了。尤其是在国家真的遭到大规模网络攻击后,民意总会更偏向于保护自己。

而这层数字壁垒在美国当局加重贸易保护主义的做法下,可能更加严密,当然理由依然是保护国家安全。毕竟,总统连从加拿大进口钢铁有风险这种话都能说出口,说开放互联网让美国企业需要投入巨大财力防止知识产权泄露又有何难?

「过去十年,企业间谍作为一种获取知识产权的手段越来越猖獗。有价值数十亿美金的秘密情报被泄露,大多数立法者和企业家都视数字间谍为国家安全的威胁。」Haft 说,「现在,议会、司法部、情报委员会已经在先办法遏制这种情况了。如果情况继续恶化,建立国家局域网保护重要知识产权也不是不可能。」

近几年,民族主义思潮席卷全球,从美国到欧洲到菲律宾和印尼。这些外国领导人很可能将以美国为主导的互联网事作对本国利益和网络主权的威胁。

这些经历了民族主义洗礼的国家还可能提出建立内网可以带来经济效益,因为局域网可以选择对外国公司开放或不开放。例如,巴西为什么要让搜索巨头Google——一家美国公司——进入市场并攫取大量利益呢?

这样的保护主义思想很容易就让那些拥有大量中产阶层线上消费群的国家在贸易中偏向保守。「你想让你的公司赚我们的钱?那我们能拿到什么好处吗?」

于是乎,这种谈判反过来又会促成接入协议,在贸易协定中允许一个国家访问另一个国家的内网。这种接入协定将成为一国制衡另一国的经济和地缘政治手段。

不过,一个国家完全脱离互联网自成一派的难度有多大呢?我向欧洲首屈一指的互联网安全公司ITC Secure的CTO Kevin Whelan提出这个问题。

尽管,大部分发展中国在建造内网上有困难,但对于G7(美、日、英、法、德、意、加)或是Five Eyes(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英国和美国),成本基本等于没有。

「这些国家的基础设施已经具备内容过滤的条件,」Whelan 说,「对于G7国家来说,建一堵防火墙连三个月都不用。所需要的仅仅是一个『紧急状态』——一个来捣乱的间谍。」

如果有一部分国家先建起了自己的内网,其他国家会跟进吗?有可能,这得看这个国家是什么情况。Whelan 说。「一旦G7或Five Eyes走上这条路,就会为其他国家这么做提供合法性。」

现在,这个反乌托邦的未来还很遥远。尽管Whelan 和其他数字安全与贸易专家表示,现在互联网的分裂还是小范围的——伊朗、德国和巴西有这个计划——并且已经开始了,但大范围的碎片化近期不会发生。

而能防止我前文所述的假想2028成为现实的力量主要是经济——至少美国如此,Rajneesh Narula 教授说。

在过去的50年里,美国在贸易的议价能力大幅下降。 这是因为有多个经济力量崛起,随着美国影响力减弱,其他国家发现,当美国打喷嚏时,其他国家不会感冒了—尽管还是人也会打个喷嚏。

但他还是承认,美国部分网络可能会从互联网中独立出来。「我认为未来的网络有两层,第一层是全世界统一的电子商务网络,而其他敏感的东西将会在区域性的网络中存在——这件事其实正在发生,」Narula 说。「这一点能被美国利用吗?可能只有一点点可以利用吧,因为美国的大型科技公司肯定会强烈反对。我非常怀疑没有他们的支持,只有一个川普这样的总统,这个假设能不能实现,不过一定会往这个方向推进。」

Haft 也承认经济方面的影响是阻止大部分资本主义民主国家「闭关锁国」的主要原因。「内网会对跨境贸易造成毁灭性打击。我们现在消费的大部分产品的供应链都是牵涉许多国家。这些供应链依赖网络,网络帮助他们交流、合作与贸易。而国家内网将会阻断这一切,并且影响美国上百万个就业岗位。」

但危险并没有解除。当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占领这个国家,当民粹主义的总统候选人公开谈论关掉互联网,当历史已经表明在民粹主义的时代大家认为抵抗境外势力比经济现实更重要时,当一个弹丸小国也想脱离美国技术实现数字主权时,理性的声音能让大家保持冷静吗?

Narula 很乐观。「经济总能战胜民族主义。」

但愿如此。

本文译自 fastcompany,由译者 Dkphhh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0):
赞一个 (5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