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05 , 20:42

对抗疼痛——超越阿片类药物

大多数人在他们的一生中会体验到许多疼痛。而疼痛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它会警告你的身体正处在危险中,想想当你用手触摸滚烫的炉子时产生的疼痛。但是持续性的疼痛会导致痛苦和影响生活质量。疼痛是人们看医生的第一大原因。

一类被称作阿片类的药物经常被用于治疗疼痛。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疼痛专家迈克尔·奥辛斯基(Michael Oshinsky)博士解释说,其中一个原因是阿片类药物对多数人有效。阿片类药物可以阻止身体从皮肤到大脑的多个层面上产生疼痛。因为他们对于全身疼痛都起作用,他说,「阿片类药物对多种疼痛都非常有效。」

但阿片类药物也会产生快乐和幸福的感觉。而且它们还在不断强化:人们越吃越想吃。这可能导致上瘾,继续服用阿片类药物将产生负面影响。奥辛斯基解释说,科学家们还没有开发出一种阿片类药物,可以在不产生成瘾效应的情况下减轻疼痛。

一个人服用阿片类药物的时间越长,他就需要服用越多的阿片类药物来达到同样的效果。这就是所谓的耐受性。服用高剂量的阿片类药物会增加过量服用的风险。美国目前正陷入阿片类药物危机。每天都有 100 多名美国人死于阿片类药物过量。这个数字包括处方阿片类药物导致的死亡。

「我们不需要『更好的』阿片类药物。我们需要摆脱对阿片类药物的依赖来发展疼痛治疗。」奥辛斯基说。

NIH 正在资助一项新的更精确的治疗疼痛的方法的研究。它还致力于开发新的治疗方法来对抗阿片类药物的滥用和成瘾。

阿片类药物并不总是必需的

阿片类药物常用于急性疼痛。急性疼痛是一种短期疼痛,是在事故或手术后所经历的那种疼痛。NIH 牙科健康专家迪娜·菲舍尔(Dena Fischer)博士解释说,其他药物对急性疼痛的治疗效果可能一样好,即使是在手术之后。有些药物,比如不需要处方的对乙酰氨基酚或布洛芬。

人们可能认为处方药对急性疼痛更有效。但费舍尔说,通常情况并非如此。她补充说,在牙科等领域,使用非阿片类药物治疗急性疼痛尤其重要。

许多从牙医那里得到阿片类药物处方的人都是青少年和刚刚成年的人,他们以前从未开过阿片类药物处方。

费希尔说:「研究开始告诉我们,青少年时期服用阿片类药物的人在长期内倾向于继续服用从非医疗途径得到的阿片类药物。」

决定患者需要阿片类药物的医疗服务提供者现在被鼓励一次只提供几粒药物。接受短期处方的人不太可能滥用他们的药物,因为他们无法服用超过处方剂量的药物或在疼痛消失后保留药物。这也减少了其他人服用这些药物的机会。

在慢性疼痛时

治疗慢性疼痛比治疗急性疼痛更为复杂。仅在美国就有超过 2500 万人患有慢性疼痛,这种疼痛会持续三个月以上。

许多因素都能引起慢性疼痛。奥辛斯基说,例如在事故中受损的肌肉可能会相对较快地痊愈。但如果神经也受到了损伤,那么在身体修复肌肉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神经仍能继续发出疼痛信号。

其他类型的慢性疼痛是由大脑变化引起的,NIH 资助的密歇根大学疼痛研究员大卫·威廉姆斯(David Williams)博士解释说。当这些变化发生时,大脑会继续感知疼痛,即使伤口已经愈合。

对于患有这种慢性疼痛的人,有时被称为中枢性疼痛,阿片类药物和其他一些止痛药实际上会使疼痛加重。

研究表明,谈话疗法,如认知行为疗法,可以帮助许多患有慢性中枢性疼痛的人。这些类型的疗法「强调以不同的方式行为或以不同的方式思考,从而改变对疼痛的感知。」威廉姆斯解释说,「疼痛是感官和情感体验的结合。」

认知行为疗法还可以帮助患有慢性疼痛的人处理相关的健康问题,比如睡眠问题、疲劳感或注意力不集中。这可以提高慢性疼痛患者的生活质量。它也有重叠效应。

「疼痛处理、睡眠、思考和情绪在大脑中都有相同的神经传递素,」威廉姆斯说。「所以,通过改善睡眠,你也改善了疼痛。」

奥辛斯基说,非阿片类药物也可以帮助一些患有慢性疼痛的人。许多这类药物最初是用于治疗不同的健康状况,如癫痫、抑郁或焦虑。但它们也能改变大脑处理疼痛的方式。

奥辛斯基补充说,一些人也受益于直接刺激神经、阻止疼痛信号进入大脑的设备。不同的装置可以作用于神经系统的不同部位,从皮肤的神经到脊髓。

研究表明,某些疼痛类型的人也能从锻炼、针灸、按摩或瑜伽中获益。

参考文献
Cognitive-Behavioral Therapy in Central Sensitivity Syndromes. Williams DA. Curr Rheumatol Rev. 2016;12(1):2-12. Review. PMID: 26717953.

本文译自 newsinhealth,由译者 xanadu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