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03 , 21:16

超级捐精者之子得知他有1000个兄弟姐妹

超级捐精者之子得知他有1000个兄弟姐妹

艾佛·凡·海伦(Ivo van Halen)在鹿特丹港市长大,认为自己只有一个兄弟。而现在,他却希望DNA测试可以帮他找到1000多个兄弟姐妹,他相信他们都是同一个捐精者所生。

海伦,34岁,IT行业。5年前,他的父母告诉他,他其实是通过捐精怀孕得来的,并且已经在荷兰用遗传血统测试来找他的亲生父亲和几乎60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然而,他认为这仅仅只代表了他庞大直系亲属的一部分。

一开始得知父母的秘密时,海伦非常震惊,现在很好奇找到他亲生父亲,但保密规则的缘故,并不能从捐献诊所获得具体细节。就像越来越多通过捐精怀孕得来和收养的人一样,他转向了有数百万顾客的基因图谱数据库的DNA测试公司。

他一开始在家谱DNA花了60英镑做了一个测试,通过共享DNA的比例预估彼此的关系,列出了也做过这项测试的生物学亲属,比如人们和父母共享50%的DNA,和兄弟姐妹则共享25%。

提供粘有唾液的棉签两个月后,海伦可以在线查看他的结果了,幸运的是许多亲属也做了这项测试。

“我立马就找到了我的亲生父亲还有和42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他说道。在进行和亲生父亲联系这一恐怖的操作前,海伦已经和几个兄弟姐妹谈过了。他们交换了信息,表露爱玩字谜之类的共同兴趣。他希望总有一天会见面。

他已经见过一些兄弟姐妹了,有一些在他附近长大,“还有一些在知道了彼此有血缘关系前就已经认识甚至都快约会了。这就是为什么这种信息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

海伦说,对他来讲最有趣的启示就是他的亲生父亲的父亲来自南美洲苏里南的前荷兰殖民地,他从未怀疑过自己有非欧洲血统,还说外貌上看来并不明显。

他已经陆续从其他两个公司(Ancestry、23andMe)拿到了测试结果,找到了总共57个兄弟姐妹。一些已经知道了他们是通过捐精怀孕得来的,为了找到亲生父亲的家庭也已做了测试,还有一些并不知道自己的背景,直到他们被其他兄弟姐妹联系。但找到后,感觉如释负重,因为他们也已发现了有些事情不大对劲。

为捐精怀孕人名服务的一个荷兰政府组织预估,多达1000名孩子可能来自海伦亲生父亲的精子,他在3个诊所定期捐精超过20年,超过了澳大利亚犹太物理学家伯特尔德·威斯纳(Bertold Wiesner),这可能使他成为了最丰富的捐精者。在伦敦市中心的一家诊所中,用伯特尔德的精子进行人工授精的预估有300到600个女人。捐赠者自己估计保守有200个子女。

该诊所提供跨越欧洲,包括英国的精子,海伦怀疑他在这个国家也可能会有兄弟姐妹。最近,他通过一家英国公司Living DNA又测试了一下,希望找到他们。

海伦已经用自己的经验帮助其他人找到他们的捐赠者和兄弟姐妹了。“人们往往只有第二代堂兄妹匹配,但用那些去找到更亲的亲属还是有可能的。”他说道。

测试公司通常提醒客户他们有令人惊喜或痛心的发现——涉及法律、收养或捐捐助者受孕。人类授精与胚胎学管理局最近建议,公司应该提供更全面的提示和指示辅导以及其他支援服务。

本文译自 thetimes,由译者 Ayeshanyoga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