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01 , 11:00

找到了伽利略写给卡斯泰利的重要信件的原件

关于伽利略是否重新修订了他的著作以避免激怒教会的问题,一直存在争论。

在他众多成就中,有一项功绩是不屈地捍卫了日心说的观念——但是一封新发现的信件揭示了他如何淡化自己的观点以避免激怒教会。

该文物是由意大利贝加莫大学的科学历史学家Salvatore Ricciardo所发现,那时他正浏览英国伦敦皇家学会图书馆的目录。

这封信写于400多年前的1613年,信的内容解开了历史学上一个长期存在的谜团:那些倾向教会的人是否对伽利略的观点添油加醋以使其听起来更加极端,借此让他陷入直面宗教裁判所的大麻烦。

“我当时想,'难以置信,我发现了几乎所有研究伽利略的学者都认为已经丢失了的信件,'” Ricciardo告诉Nature。“看起来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封信不是在一个不起眼的图书馆里,而是就放在皇家学会图书馆。”

这封信写给他的朋友Benedetto Castelli(意大利比萨大学的数学家卡斯泰利),代表了我们已知的关于伽利略日心说的最早的书面记录,。

但是今天关于这一文本内容存在着两个不同的版本——一个语言具有相当的攻击性,另一个采用更外交辞令的方式来普及前沿的科学思想。问题是:哪个版本才是最早的?

当时,教会非常清楚地球是按照上帝的意图位于宇宙的中心;不是如天文学家尼古拉斯·哥白尼在1543年提出的那样,绕太阳运行。

根据他自己的观察,伽利略在著作中支持了哥白尼的观点。他还建议,对于我们在宇宙中的物理位置,不应过于拘泥于圣经某些段落的字面意思。

伽利略后来坚持说,导致与梵蒂冈冲突的那封信件副本——由多米尼加的修道士Niccolò Lorini抄写并递交给教廷——已被篡改,以使他的观点看起来比实际上更加极端。

找到了伽利略写给卡斯泰利的重要信件的原件
Galileo's letter. (Royal Society)

最新发现的信件似乎与此相矛盾:它显示了原措辞(首先发送给Castelli)以及伽利略划掉并重写过的内容。伽利略将编辑过的版本重写了一份送给教皇为自己辩护。

换句话说,伽利略确实淡化了他的措辞,但那是在引起教廷敌意之后。根据最新发现,原来Lorini传回梵蒂冈的确实是忠实于最初原件的抄本。

比如某句话中,伽利略将圣经中的某些观点描述为“如果按字面意义来说就是谬误”——编辑的时候,“谬误”被划去,手写插入了“看起来与真理不同”。

在其他地方,圣经“隐瞒”某些事实的描述被改为“遮掩”,这是另一个例子,说明改写是为了避免可能的冒犯。

手写分析表明伽利略确实编辑了自己的信件,而文件的日期和“GG”签名则进一步证明了其真实性。

尽管他匆匆地进行了自我规范,但梵蒂冈仍然命令他正式放弃他的日心说观点,他在1632年出版的《关于两个世界的哲学对话》中明确地予以拒绝。

这导致了宗教裁判所在1633年的对他进行了异端审判和监禁,后来被改为软禁,一直持续到他生命的最后9年。直到1992年,伽利略才被梵蒂冈正式赦免。

现在,研究人员正在努力探求信件最初如何落入皇家学会图书馆的线索,毕竟那是非常不寻常的地点。

意大利贝加莫大学的Franco Giudice是Ricciardo的博士后主管,他帮助后者验证了这一发现,“看起来很奇怪,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没有被人注意到,好像它是透明的。伽利略写给卡斯泰利的信是关于科学自由的最早的世俗宣言之一——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参与到这样一个惊心动魄的历史发现之中。”

将在Notes和Records上发布对文物的分析计划。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