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9.26 , 09:00

法国学校应该教授阿拉伯语吗?

法国19世纪思想家Ernest Renan说过,阿拉伯语是一门“完美、柔和、意蕴丰富”的语言,他还赞扬了阿拉伯语的“词汇量巨大、语义精准、结构富有美丽的逻辑”。而当今法国,阿拉伯语是使用者第二多的语言(显然法语是第一),阿拉伯语还催生了相当多街头俚语。法国大约有500万公民有阿拉伯血统,大多数源于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突尼斯。但是阿拉伯语教学在法国许多地区都遭到了怀疑甚至阻碍。法国学习外语的学生中,只有1.3万人把阿拉伯语当作第一外语,比例仅有0.2%。

在法国,一共有550万名学生把英语当作第一外语学习,是最常见的选择——这当然在意料之中。几十年前,选择人数紧接其后的是德语,但之后被西班牙语超越。汉语在近几年异军突起,学习人数十年内涨了两倍,不过也只有3.9万人。

法国学校应该教授阿拉伯语吗?

学汉语的法国人再少,也没有学阿拉伯语的少,毕竟很少有学校开了阿拉伯语课。一名法国外交官从某阿拉伯国家回到巴黎,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过:“怎么会有人想让孩子学阿拉伯语?”

本月上旬,法国教育部长Jean-Michel Blanquer提出了相反的意见,他认为应该推广阿拉伯语教学,他说要“重视”阿拉伯语,因为这是“一门富有伟大文学气息的语言”,而且也不应限于有北非血统的学生。Blanquer先生认为,在学校里教授阿拉伯语还可以有效管控学生。现在大部分民间阿拉伯语课程都在清真寺或宗教学校内教授,官方学监无法触及的地方。自由派智囊团Institut Montaigne的成员Hakim El Karoui最近发布了一篇报告,报告建议增加官方阿拉伯语课程以对抗伊斯兰极端主义灌输。

但Blanquer先生的想法引起了一系列争论。右翼民族主义者Nicolas Dupont-Aignan称这个想法为“法国阿拉伯化的开始”。Bézier市市长Robert Ménard作为一名极右翼政客,认为官方教授阿拉伯语“会在法国的心脏里种下第二个国家的种子”。(看来盎格鲁-萨克逊的仇忘得很快嘛。)还有人构想出了教师佩戴头巾上课的样子,尽管法国已经禁止学校教师佩戴头巾或面纱了。玛丽·勒庞的同僚Louis Aliot认为Blanquer的提议是“绥靖政策”。

主流右派也表达了自己的愤怒。《费加罗报》的一篇社评称阿拉伯语“和其他语言不同,它是分割穆斯林与其他法国民众的武器”。但出于同样的逻辑,我们也可以说,除非法国学校把阿拉伯语从伊玛目手里夺走,让阿拉伯语重返教室,阿拉伯语会永远是宗教的象征,而不是一门正统的世界性语言。

本文译自 the Economist,由译者 花生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