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9.26 , 23:38

nosleep:险恶勿近 [3]

nosleep:险恶勿近 [3]

# 本文由 Bodhi 投递

翻译自reddit,帖子原标题:我妹妹觉得她儿子天赋秉异。但我害怕其中危险涌动…
原文URL:https://www.reddit.com/r/nosleep/comments/9e975f/my_sister_thinks_her_son_is_extremely_gifted_but/

前文:nosleep:险恶勿近 [2]nosleep:险恶勿近

正文:
我现在坐在这儿,记述着整件事的经过。到目前为止我还活着… 但是昨晚我经历了实在太多,我的脑子里依旧充斥着悲伤错愕的情绪,还有直面死亡的恐惧。我现在也还不能消化所有发生的这一切,所以接下来要跟你们讲述的这件事的最后的部分可能会有些语无伦次,希望你们能理解。

昨天我呆在旅馆里更新了帖子,我说打算查一查类似马蒂这样的超自然事件。所以昨天回到旅馆开始我一直都在查这个,我想的是肯定会找到一些类似的信息。比如我可以去那种卖各种各样超自然神秘学书籍的隐秘小店,但现在时间不太够,我就在 Google 上查了查。让我惊讶的是能查到这么多资料。

我读到一种叫做 “换婴” 的生物,它是指一些妖精或精灵会在人类父母意识不到的情况下,把自己的孩子跟人类的孩子调包。全世界到处都有类似的传说,像英国的守宝妖精 Spriggans、智鲁神话中的异肢人 Imbunche 以及布列塔尼的矮妖 Korrigan。这些不同神话传说中的生物都有个共同点:人类的孩子被调包成某种邪恶而超自然的生物,其父母对此毫不知情。

对于这种民间传说,我觉得就是用来吓唬小孩子的,现实中它并不存在。但转念我又想到了马蒂,想到了我在厨房的镜子里看到的那恐怖的一幕,以及昨晚的梦。我已经分不清到底什么是现实了。

我又查了一会,接着我读到了一篇文章,讲的是换婴展现的类似寄生的特性:这种生物的人类母亲会一直照料它们,直到最后一刻,它们会将她杀掉 / 吃掉,然后前往同类们的巢穴。这一刻会在什么时候发生?文章说通常是在八岁左右。而这正是马蒂的年纪。

我承受不了了。凌晨两点,我像个疯子一样冲出旅馆的房间前往我妹妹家。事后我还想过为什么不先打个电话?要是真的惨剧发生了,打过去我预感会很危险。

我当时把车停在了远离房子的街边,这样就不会有人听到车子接近停靠的声音。我下了车,然后意识到我什么武器都没带。我面对的很可能是个某种邪物,但我连把武器都没有。想回头做准备已经来不及了。对于现在在我妹妹家发生的事情我有很不好的预感,我必须尽快赶到那。

我赶到她家车道的时候,昨晚梦境里的感觉涌了上来。前门没锁,对此我一点也不吃惊,包括跨进房门后我所看到的一幕。

血。

我踏进房间,恍惚间没有任何真实感。屋子里到处都是血,和梦境如出一辙。我知道这都是谁的血,悲痛开始在我心里慢慢蔓延开来。现场既是一场凶杀,同时也是一个仪式。但我察觉到有些东西和梦境不太一样。房间里和走廊上散落着一些古怪的神秘器具,一些用细绳吊挂在天花板上,一些摆在地板 / 桌子上,还有些则是挂在墙上。这些很明显就是马蒂行凶仪式的一部分。震惊之余我思索着为什么这些道具没出现在我的梦里。

我走到客厅尽头,打算转身朝向走廊那边。我知道我会看见马蒂,看见他站在楼梯口。不管他是什么鬼的东西,我必须得面对他。

我转了身,楼梯那儿什么也没有。没有人。

这时我眼角的余光看到厨房里闪过一个人影,我迅速转过头去。但那不是个孩童大小的身影,是个成年人的体型。那人影站在水槽边,它开了口。

“你好啊,菲利普。” 这不是小孩的声音。

它从暗处走了出来… 我看到了他。

“乔恩?” 我问道。

他点了点头。

马蒂的父亲看上去忧郁又沮丧,他啜泣着,浑身都是血,手里拿着一把还在滴血的刀。我见过那把刀。乔恩不断抽泣着,断断续续地对我讲,“我找到了阻止他的办法,菲利普。” 他指向房里遍地的器具,乔恩正是用它们对马蒂进行了自己的仪式。

接着他抬起头,用几乎是乞求的眼神看着我。“你知道他对苏珊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对吧?我必须这样做,对吧?”

“苏珊!” 我叫出了声,“她还好么…”

“在这一切开始之前我让她喝了镇定剂,她要早上才会醒来。” 在乔恩的抽泣声和喘息中,我真的很难马上理解这一切。他人彻底垮掉了。接着,他继续说道,“你应当马上离开,不要对任何人提及发生在这里的事。”

我知道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对他说我现在就离开。走出屋子之前我看着马蒂的父亲,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乔恩,” 他抬起头看着我,眼里没看到一丝希望。

我接着说,“你没做错,这事应当被了结。”

说完我朝他点了点头,他脸上露出释然的表情,对我回点了头。然后我顺着走廊过道向大门走去。

走过客厅的时候我回头看向厨房,乔恩的身影映在那面镜子里——就是两天前我在这面镜子里目睹了一切。此时此刻我看到镜子里乔恩拿着刀对着自己,朝着脖子狠狠地刺了下去,就和两天前镜子里的马蒂所做的一样。

我冲出屋子,奔向我的车,开车逃离了这是非之地。


对于这场惨剧,媒体所报导的内容和我想象的差不多:“父亲精神失常离家五年,归家后举行邪教仪式残忍弑子 / 自杀。”

好几天我都和家里人一起,沉浸在那失去 ”宝贝马蒂“ 的悲痛中。马蒂是个聪明绝顶的孩子,你知道的,他还有个 ”美丽的灵魂“。我妹妹自然是伤心欲绝… 整个人还没从打击中缓过劲儿来。发生在她身上的这一切得花上好久才能慢慢消退。

我的话依然在试着发掘事情的真相。这整件事的很多地方都只是基于猜测,并没有什么依据… 但这已经是我能尽的最大努力了。

我不知道马蒂到底是什么,但我确信他并不是人类。他的父亲,乔恩,五年前就和现在的我有了相同的想法。不管他那时看到了什么,乔恩被吓到没多说一句话就离开了家。

我想,乔恩从未真正 ”离开“。他依然在默默守望着这一切,打算弄清马蒂的本质。他应当是知道了,我想。他和我都知道了马蒂想杀掉他母亲。这就是为什么三天前乔恩就在房子外面观察,看到了我逃离屋子那一幕。他看到了我脸上痛苦的表情,于是他就一路尾随我到了旅馆,给我的房间打了电话。我知道乔恩自行做了很多研究,研究如何对付马蒂,如何进行昨晚的那个仪式。

这件事还有任何遗漏?是否还有我没弄清楚的地方?当然有。但我不觉得我还有机会能查明真相了。

写到这里,我还是忍不住为乔恩掉泪,可怜的乔恩。

他会永远被当做一个精神失常的怪物,没人会知道… 他从一个怪物手中拯救了我们。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2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