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9.25 , 18:00

凉飕飕蛋友篇24:半夜白衣人,宿舍怪事等……

凉飕飕蛋友篇24:半夜白衣人,宿舍怪事等……
credit: 煎蛋画师ZZCW

来自上回补档的蛋友小故事
回复比较多(感动),大致分了下类。


夜半白衣人系列

大象

那个人脸我也遇到过,晚上9点多去找老师家,她家的楼梯是老式的灯在转台的地方。走到二楼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苍白的女人的脸。吓的我一身冷汗,仔细一看原来是在玩手机!大爷的!手机怎么照的这么白啊

韩学愈

夜跑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一个人离我老远在路中间大字型站着不动,灯光很亮,确定是人,只有我们两个,挺慌的,有时候感觉人比鬼可怕

彩彩兔

我爸厂里一女同事疯了,厂区当时的家属院里很多小黑胡同,这个女同事特喜欢一身白衣,披散头发,脸上贴个红纸在院里逛,晚上时朝吓人

过来人

那年端午小长假,我在南方某个郊区大学城里读书,家在北方所以不回去,假期晚上几个同乡约在某个同乡在校外的出租屋里喝酒,

喝完酒大概4点多,酒劲上来说要到学校旁边那个山上的小庙前去转转,只有一个同乡附和我,

两个人到了庙前,发现有个长发白衣女站在那里,我们靠近她就躲到庙的后面去了,

我心想庙后面是悬崖,她能跑哪里去,于是我们两人打算左右包抄,结果两人在庙的后墙相遇,发现那个女的已经到了悬崖下面,就在那一秒酒就醒了,

两个人吓的连滚带爬往学校跑,在路上遇到早起出来接货的小贩才平静下来,从此晚上出门多了一份顾忌。

热评
林芮
嘛……我理一理………………你俩半夜逼的一个妇女同志跳崖身亡,然后因为身负命案被吓的逃回了家,以后因为有亏心事半夜不怎么敢出门了,应该是这个剧情吧……

杜子腾

好像那种严重烧伤看到人影我记得看到过有人写过 看到了基本就没救了 据说是老医生的经验之谈

mk

我的祖奶奶去世前几天,在病榻上常常会说“菩萨好多啊,xx庙里的菩萨怎么都到这里来了”。
这个庙就在村边,里面的塑像在破四旧时都毁了,我这样年纪都没见过。

误食萌汉药

以前高中时厕所是公厕,不在宿舍里,有一天半夜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隐约看到一团黑黑的东西躺在别的宿舍门口,我以为是一个大垃圾袋,走近后一看发现是个人蹲在宿舍门口一动不动不知道在干嘛,诡异万分,我直接跑回宿舍去了。
至今,我都不知道当时那人在干嘛。

热评
吃饭喝水睡觉
可能是睡不着在思考人生……青少年心里有点小九九想不开很正常嘛

D

我也说一个,我老爸过年的时候出去打牌,大概两点的时候开电瓶车回来,然后在一条路的尽头是火葬场的路上,路中间站着一个全身白装的人,带着白帽子看不出性别,双手张开摆大字站在路中间,我爸当时就尿了,把车靠右开闭着眼睛加速开过去,回到村,正好全村停电(一般过年不会停电)回到家吓得够呛

飞行音

小时候,有一次我爸晚上在厂里开会,我就找他去吃晚饭,吃完饭留在他办公室里写作业,他去开会,他办公室在一楼,窗户很矮,外面是小花园,窗户是那种半透明的非平面非磨砂的玻璃,能透光但看不见屋里屋外,

我正写着他妈突然窗户上一团白影在那晃,吓坏我了,愣了几秒钟,我抓起墨水瓶就砸在窗户上了,玻璃碎了,看见外面是个人,大叫一声也吓一跳,

原来是保卫处的,巡逻看见办公室还亮着灯过来看,看不清就贴着窗户看,幸亏丫躲开了不然就得挂彩,最后换玻璃钱扣的我爸工资。


宿舍系列

minami

大学宿舍楼很老旧还依山而建,厕所是公用的,晚上我们都是喊醒舍友一起去厕所。
有一晚我实在不好意思喊醒舍友,便打算一个人出门,手刚摸到门把手上铺的舍友很清晰的来了句“你会后悔的!”吓得我魂都飞了,壮着胆子问她话也没反应。
此舍友说过多次梦话,但都是济南话的,唯有这一句标准的普通话,还掷地有声铿锵有力,这算趣事。

大三的某一夜,从来都是背贴墙睡觉的我面对墙睡了,半夜突然被打醒。
力道适中,拍在左肩膀上,我睁开眼,宿舍里非常安静,能听见舍友们的呼吸声,我鼓起勇气转身,什么也没有。

第二天上课时我们在教室讨论这件事时,隔壁宿舍的女生们也在报团讨论,后来知道一个女生上网到很晚,突然感到有人在身后朝她脖子吹气。这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另有关于我校很多异事真实性不可靠就不写了。

Doris

@minami: 大学室友也爱说梦话,尤其临近期末考之前。不说普通话,也不说方言,她说俄语= =

热评
kalinka
我男朋友说我说梦话用的是乱码语言。。。有一次是说中文,有一次像是英语,都是一个个随机组合的音节,但是抑扬顿挫还有语气的...还有几次是在半睡半醒之间我们能牛头不对马嘴的问答好几次,有一次他问我车上要不要弄个坐垫什么的,我说想吃蛋糕。。。

Doris

读初中的时候,班上女生父亲去世了。后来有一次半夜的时候,她们寝室有小姑娘听见,有雨靴的声音一路进了她们寝室(门从里拴上了),停在那女生床前。还听到动了她行李箱的声音。不止一人听见,但都是不敢吱声不敢开灯,不知道到底是啥。

bubble

就前两天在宿舍,我睡的特别晚大概两点多,清楚记得洗漱完把门关上还反锁了,使劲拽不开的那种。第二天起来斜对床说她起来的时候门是大开着的= =昨晚没人起夜我们也不梦游什么的= =去年宿舍里也出过这种事情= =

youhehe0

我当时在大学宿舍里睡觉,一觉醒来发现有一个站在我床头,由于是上床下桌的构造,那个人站着头也就比我躺着差不多高,直接四目相对,是个大叔,还似乎正在做要拍醒我的手势,手指离我很近,

我吓了一大跳,直接叫“你谁啊,来干嘛,怎么在我们宿舍?”把其他两个睡觉的舍友也吵醒了,他们看见陌生人出现在宿舍也慌了,又惊又怕,我们就让他出去,

大叔忙解释说是来找他儿子的,来早了都没醒,看见我们寝室门开着(意思是我们寝室晚上睡觉忘了锁门)就进来想问问,不是来偷东西的也不是坏人,我们出于心悸还是让他走了,

后来检查东西好像也没少什么,也没确认后来他是不是真的来找儿子的,不过真的吓人。。。

根号

高三压力太大,出现了幻听。每次下晚修累得半死,躺在床上的时候会隐隐约约听见我当时那台老人机发出铃声,但是我是一直把它静音的。

试过几回,实在受不了了就在深夜跑到厕所偷偷打电话给爸妈诉苦,得到安慰之后太累了就爬上床睡了,第二天已经不记得铃声的旋律了。之后也没有幻听过了。幸好我是音痴,睡一晚就忘了旋律~

阳子书

读初中时学校修了新的教学楼 那时候顽皮 和几个同学下晚自习都是最后从教学楼回宿舍的,有好几个晚上我们走出教新学楼经过旧教学楼下时我都听到有个女的声音在后面叫我的名字 特别清晰

第一次听到我就和同学说了 他们说没听到 后面又有一次我同学也听到了 他说可能是恶作剧 还和我一起折回新教学楼看了一遍 结果一个人也没有 另外女孩子也不可能回宿舍那么晚

值得一说的是那年特别倒霉 三天两头挂彩 坐摩托车被摔 坐自行车被摔 走楼梯摔 好好站在那被被人撞摔 拍毕业照的时候都是两哥们架着我 我妈还说我拍个毕业照痞里痞气的……..


夹生传

夹生

我家以前是私房 两层楼第三层是斜屋顶的阁楼 我初中那时 一个人睡阁楼 。
周末为了包夜网吧上网 吃完晚饭就回阁楼准备睡一会 十一点去包夜
灯也没关 躺下就睡了 迷迷糊糊醒了不能动 我心想 又来 。
因为睡阁楼老是遇到压床也上网搜过一下 身体没醒意识醒的 没衔接上的状态。
我就没在意 准备继续睡

刚这样想 一个冰凉的手 用食指和拇指在我喉咙的地方点了两下 我瞬间吓蒙了 也睁不开眼
那个触感十分冰冷 也不是冰块那种冰 就是你冬天把手伸出棉被放个十几分钟的再摸你手 的那种温度
试探的点了两下像是在摸准位置 找我呼吸的气管在哪 然后第三下就掐了上来 也不是那种一般人使劲了要掐死人那种掐
就是轻轻的捏住喉咙 气管被捏的严严实实无法呼吸 。我就开始挣扎

因为老被压 所以知道了一套解压的方法
使劲先从手指开始动 那个地方最容易能动 手指能动了 然后手掌 然后手腕 然后胳膊 胳膊能动 就马上全身能动了
我解除了的一瞬间就用右手挥了我面前一下想把捏我喉咙的冰手打开 就挥空了 捏我喉咙的手也松开了 马上睁开眼睛也什么都看不到 房间灯还是开着的

起床就直奔网吧 也没敢和家里人讲 那连着几天晚上都自己跑去网吧睡 因为人多
睡阁楼的那段时间基本上隔三差五的被压 后来搬出去了 基本没被压过 我这五六年除了在重庆出差住宾馆那次被压了 其他一次都没有 。所以我觉得跟人自身的身体状态 没有很大关系 还是环境造成的

评论
什么请注意?
我也认为是环境引起的,刚工作的时候,在浦东租了个房子,大厦类,中间有大天井的建筑,19楼大概是九十年代建造的,装修一直没换过,租住之前空了大概有七八年,住进去后天天鬼压床、觉觉鬼压床,无论什么时候睡都会被压,一直压了两年左右。
比较神奇的是后来学了个佛咒,被压以后念完就可以接着睡后,就慢慢少了,到搬出去一共住了三年,从这个房子里出来大概四年了,只有两次在公司午休被压的经历了。
notfair
我小学最后两年住在一个老公寓的顶层,也是老被压,后来初中搬走了,老房子租掉了,其他人貌似都没有问题

夹生

又是我 我挺喜欢凉嗖嗖系列的
其中蛋友的经历是最吸引人的 因为感觉都是真实的经历 不是故事会鬼故事的那种现编
我也多提供些素材吧
其实我遇到奇怪的事还挺多的

我妈挺迷信 好多本算命的书 爱研究命理 风水 说我八字轻
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吧
我妈也偶尔会碰到 很夸张的那种
有次她晚上睡觉前 拿床头柜上的东西 不小心把床头柜上的几颗糖碰到 其中一颗掉了床底下去了 就是大白兔那种包装的糖。
她躺在床上 弯腰下身子伸手去床地下捡

看见糖 在 原 地 自 己 翻 滚 !

没有滚动 但是糖自己在转 在原地 而且转的可带劲了 我妈看了好几秒 确认是不是惯性在往前滚 我也是这样质疑 但是我妈很确定的说就是糖在自转 原地翻滚
然后她就不敢再看也不敢捡 回身上床睡了

夹生

还有一次我亲眼看见女鬼
还是睡的阁楼 半夜醒了也是不能动 心想继续睡 。

想睁开眼看看窗户天亮没
刚一睁开 头就炸了 虽然全是不能动
我也能感觉头皮的鸡皮疙瘩在乱起
因为我一睁眼就看见一个白衣服 长头发盖住脸 或者后脑勺的人 站在我床边半米的地方 正对着我 或者背对着我
就他妈和电影里的女鬼一模一样
看头发像女鬼 看身形真分不清那是前面还是后面 穿的白袍子 棉麻步那种质感 并不是电影里那种飘飘纱网的 。
就那样站着对着我一动不动 衣服头发一下都不飘一下的 死晨晨的站着
我那会吓的不能思考 就把眼睛闭上了
闭上眼然后身上慢慢的就可以动 我就把被子拉起来盖住头 还是闭着眼 就这样熬了两三个小时 醒着 想该怎么办
等天亮 。

直到听到楼下扫马路 送报纸的动静 才看一眼被子缝外 确认是天亮了才拉开被子看 什么都没有
后来一直到现在 我偶尔都会想那掐我脖子的冰手是不是她 为什么要掐我 有什么渊源。

我家带阁楼那房子是我爷爷亲手一砖一瓦自己盖起来的 里面就住过我家里人 据我所知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人过世在里面
或者什么事故
上初中那会也很不顺
最后还被学校劝退 换了一所附近一所非常差劲的初中 家庭的事也很让我难过
人生里最难熬的一段时光 伴随着隔三差五的压床


祥瑞的同事传

米缸里的祥瑞

前领导刚开始工作时没啥钱,就租了个便宜的房子,结果搬进去不久就每晚都听见女人的哭声。那会儿他做的是销售,每天跑的累死累活的,也是心大没多想,就是纳闷怎么每晚都哭,觉得烦躁。后来忍耐了一个月,一个盆友送了他一只云南的瓦猫摆着,才听不到哭声了。

米缸里的祥瑞

之前关系很好的同事,正好老婆带着孩子回老家坐月子去了,他又买了房子,就打算趁机慢慢搬家。
结果快把屋子里东西腾空的时候,屋子突然开始闹鬼了。

那屋子是个两居室,两间房都直直的对着客厅。他那段时间独自一人住在大屋,某天晚上准备睡觉时,突然听见客厅有动静。
刚开始以为是邻居家传来的声音,没太在意。后来声响不断,十分烦躁,他就发现,的确声音出自自己家客厅,是有个人走来走去发出的声响。
他以为是小偷,就在黑暗中摸过来了手机,打算报警。在他就要打出去的时候,突然惊觉那个“小偷”半天了什么也没偷,就单纯的来回踱步,走来走去。再仔细一看,虽然听得脚步声清清楚楚,但是客厅什么也看不见。
那个客厅有个挺大的窗户,还正对着大悦城,不算灯火通明,也蛮亮堂堂的,却看着空无一人。
他吓得要命,盯着客厅不敢转移视线了一宿,通宵没睡。

连续几晚,每晚都听见脚步声,不胜其烦,人也熬萎靡不振了,就来和我诉苦。
我也就是个普通人,没啥通灵驱魔阴阳眼的本事,但正好手头有个开过光的雷击枣木手串,号称辟邪驱鬼能力Max。
说来这个雷击枣木手串也和这个同事有缘,我上一次见这位同事时,恰好就带的这个手串,结果吃饭吃到一半饭,手串绳子突然断开了,串珠散落一地,我俩蹲着捡了半天才收集齐全。
我就回家把那个手串找了个绳子又串了一遍,忽悠他说带此手串,百鬼不侵。但实际觉得这就是个心理安慰作用了。
他拿手串回家当天,直到搬完家,都再也没有脚步声了。也不知道是鬼终于腻味原地踏步了,还是手串起了效。

不好分类

阿里里

看到那个小女孩指着墙上喊爷爷的,想起自己小时候很怕黑,家里楼梯底下水泥墙上有一些盐渍侵蚀成的印子,小时候不懂,再加上好奇看了一些恐怖片后心有余悸,那些印子越看越诡异越觉得像个人脸。

后来有次家里突然停电,吓坏的我就指着那面墙说有个人在那里,吓了家里人一大跳。

杜兰

奶奶前几年得了重病,抢救回来后和我说了一个事。

我家小时候是大宅子,在半山腰(浙江丘陵小土包,矮山)。
当时我奶奶约莫50多,祖孙4代都住在一起。宅子前后2个门,后门通往山上。

我爷爷的妈妈,太奶奶,我叫太太,当时已经快不行了,但当时我的叔叔和爷爷全都在工作,只有奶奶在家照顾太太。
下午1点,太太问我奶奶,说家里后门进来两个人,你给他们倒点茶水。但我奶奶没看到人。又一会,太太说,自己时间不多了,下午3点就要去了,让我奶奶去把爷爷叫回家。可是太太当时在卧室,并看不到大堂的挂钟。

奶奶于是跑去叫我爷爷,跑到大桥时,听人说爷爷被派到乡下,晚上才能回来。于是奶奶只能回家照顾太太。最后3点时,太太去世了。
类似的故事,都不吓人,但奶奶经历过不少。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