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9.24 , 10:45

nosleep:险恶勿近 [2]

nosleep:险恶勿近 [2]

# 本文由 Bodhi 投递

翻译自reddit,帖子原标题:我妹妹觉得她儿子天赋秉异。但我害怕其中危险涌动…
原文URL:https://www.reddit.com/r/nosleep/comments/9e975f/my_sister_thinks_her_son_is_extremely_gifted_but/

第一部分在这里:http://jandan.net/2018/09/09/her_son.html

正文:

经历了昨晚和马蒂的父亲的一番对话之后,我的思绪马上转到了我妹妹那里。她安全吗?我是否应该停止胡思乱想,马上跑去她家确认一切安好?

我没这样做。鲁莽冲过去会让我看起来是个疯子,而这也恰恰可能正中马蒂下怀。我该怎么办?闯进我妹妹家然后大喊:“苏珊!你在这儿不安全!马蒂他是个… 他是…” 他是什么?到底他是什么鬼的东西?而且我也是不知道这是不是我脑抽出现的幻觉。对了,他父亲五年前也是看到了些什么。那东西把他给吓坏了,这让他再也没回去过。但是可能,只是说可能,我俩都脑抽了,我们看到的那东西并不是真的。也许马蒂就只是一个天赋秉异的孩子,仅此而已。当我上床入睡的时候,我差不多都快说服自己这一切都只是我的幻觉,一切都很好,很正常…

但那晚我做了个梦。

我担心那并不是普通的梦境,它可能是个预知梦

天色已晚,我在道路上朝着我妹妹家的前门走去。事实上我是小跑着的,显得非常慌忙。前门没锁,我径直走了进去。

血光映入眼帘。到处都是血迹。屋子里没有挣扎的迹象,这更像是某种[gray]仪式[gray]。我马上就知道了这是谁的血。我向房间角落走去,然后看到了我妹妹。或者应该说… 我妹妹的某些部分。她被惨不忍睹地撕成了碎片。我无法想象当马蒂对她进行这类仪式的时候,她承受了多大的恐惧。

我听到了马蒂在走廊里的声音。如果这是现实,我肯定就拼了老命逃离那鬼地方。不过这是梦境,我顺着马蒂的方向走了过去。我可以听到他咀嚼、吸食的声音。他在进食,不难想象他正在吃什么。

马蒂就站在楼梯口那,他的样子跟我那天在镜子中看到的一模一样。他正啃食着我妹妹从手到手肘部分的残肢。这时他停了下来,对我微微一笑:“噢你好啊,菲利普舅舅。” 他说道,“这可真是个惊喜。”

我从床上惊醒了,一身冷汗,喘着粗气。于是我又开始说服自己这只是个噩梦,就因为昨天看到了那一幕。或者说,我以为我看到的那一幕。

我最后还是决定了去妹妹家看看,跟她谈谈马蒂的事情。我想问问她有没有在马蒂身上觉察到任何异常的事情,任何蛛丝马迹。

那天我早早地动身了,差不多只是午饭时候。我和我妹妹事先都没计划一天要干些什么。那天是礼拜天,我们各自没别的安排,不过外面下着雨,所以也就没太多别的选项。我心里盘算着等下得和我妹妹单独谈谈…。

但我妹妹让我进屋的那一瞬间我就觉得有问题。我走过客厅,禁不住开始回想起那个梦,它的感觉太过真实了。这让我更加确信它是个预知梦。

接着我转向走廊,看到了马蒂。

和昨晚的梦境一样,他就站在楼梯口那,穿着和梦里一样的衣服。只是他手里拿着的不是我妹妹的断臂,而是个潜艇三明治。

他放下手里的三明治,就和梦里的举动一样,看着我,开口道:“噢你好啊,菲利普舅舅。” 他朝我笑了笑,一个会心的笑容。接下来的台词我甚至都已经知道了。“这可真是个惊喜。”

我想说,这根本不可能只是个巧合,对吧?他就在重现我昨晚梦到的内容,站在楼梯口,穿着完全一样的衣服,说了一模一样的话。

我得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珊,” 我隔着走廊说道,都快喊了出来。她听出了我声音里的不安,于是立马赶了过来。“我想跟你谈谈,” 我对她说,“去外边。”

“听着,” 我和她一踏出门槛我就凑到她耳朵边悄声开始讲。我不希望马蒂听见。“你有没有察觉到马蒂怪怪的?不是指他学东西很快这事。”

我这话一出口,她的脸上很快浮现出怒气。这我真没想到。“噢… 不要连你都这样。” 她恼怒地说道。

“你是说还有别人也觉得马蒂不对劲吗?”

“不对劲?” 她几乎是对我喊了出来。“他很有天赋没错,跟他在一起有时是会觉得有些奇怪。但他没有做错任何事。” 看来她已经这样回应过别人很多次了。

“苏珊,也许你是对的。只是我有些不好的预感,所以今天晚上我就留在你家…”

她打断了我。“不。” 她停顿了下,接着说,“你该走了。我已经受够了讲这些事。我没想到你都会这样。”

我和她又争论了一会儿。我告诉她,我大老远飞过来看她和马蒂。我一遍又一遍道歉,问她可不可以先把这些抛到脑后,把这天继续过完。

她完全没心情考虑这些,她不希望我呆在那。于是我离开了。

我没告诉她我看到的在马蒂身上发生的事。我该怎么讲?我就光提了一下马蒂她就反应过度成这样。这要让我从何讲起?“你儿子控制了我的梦境。” 或者 “他今晚会先把你杀了,然后吃掉你。” 抑或 “我从镜子里看到了他割喉。”

不行,这些我都不能跟她说。

所以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我还会在老家呆个几天。她真会有危险吗?马蒂真的是某种超自然的存在吗?或者说我妹妹是对的?马蒂只是太过聪明了以至于见到他的一般人都被吓得胡思乱想?

我打算明天再给她打个电话。至于现在,我要查一查关于超自然的各类事件。民间传说、灵魂附体、神话迷信等,所有这些。

我会尽快更新。

晚安。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