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9.21 , 11:00

货币的“半衰期”

超级通货膨胀很难理解,更难忍受。

1946年,匈牙利诗人Gyorgy Faludy收到了3000亿pengo(匈牙利货币)的稿费。同样的数额在二战前相当于600亿美元,但当时匈牙利国库已经被纳粹洗劫一空,苏联也占领了它的领土,匈牙利货币的价值已经大不如前——而且每时每刻都在贬值。Faludy收到3000亿稿费后,急匆匆跑到附近的集市,用这笔钱买了一只鸡、两升油和一把蔬菜。

货币的“半衰期”

没有经历过超级通货膨胀的人很难理解那串天文数字,单单上个月,委内瑞拉的物价就增长了223.1%。(数据来源于经济学家、反对派政治家Ángel Alvarado,政府早已停止公布数据。)每天都有大量委内瑞拉人跑过300米的西蒙·玻利瓦尔桥,到对岸的哥伦比亚,寻求在国内愈发稀少的药物、食物和相对稳定的货币。

根据世界货币基金的(粗略)估计,委内瑞拉今年的通货膨胀率可能达到1000000%。当然,这样的通胀率并非前无古人。匈牙利在二战后通胀最可怕的一个月,物价增长了41,900,000,000,000,000% (百分之4.19亿亿)。匈牙利政府当时被迫发行面值1万亿亿的纸币(一共20个零),这是历史上面值最大的纸币。尽管面值大,也曾有一名老先生用这种纸币填充礼帽衬里,历史学家Victor Sebestyen如是说。

如果委内瑞拉的通胀不继续恶化,那么这次超级通胀只会排在史上最可怕的57次通胀中的23名。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Steve Hanke和Nicholas Krus为了让没有经历过恶性通胀的人们体会到恶性通胀的恐怖,他们使用了另一种方法呈现超级通胀的威力——假设通胀率保持在最高月通胀率,物价翻倍需要多久。制作出的表格描绘出了不同时期货币的“半衰期”,即货币要过多久才会贬值一半。

货币的“半衰期”
Credit: "World Hyperinflations" by Steve Hanke and Nicholas Krus; The Economist

图表为物价翻倍/货币贬值一半所需天数
从左至右分别为 匈牙利1946 津巴布韦2008 德国1923 法国1796 中华民国1945 委内瑞拉2018 苏联1924 阿根廷1989 奥地利1922 扎伊尔1991

这种计算方式把无法捉摸的天文数字转化成了可感可触的时间。对于八月的委内瑞拉而言,物价翻倍仅仅需要19天,而二战后的匈牙利,物价翻倍只需要15小时。一名历史学家如是评价:“货币贬值很快从‘以一天计’变成了‘以小时计’。”

唯一的安慰在于超级通胀并不会持续下去,在57次恶性通胀中,大多数持续时间不到一年。人们对物价有切身体会,因此对恶性通胀的“期望”尤其敏感,也很容易改变。如果政府能使民众相信政府不会再疯狂印钱、疯狂花钱,社会将很快作出反应,不再激进地调整物价与工薪。但相反,当通胀率维持在高位,但不至于“超级通胀”时,人们会习惯于物价快速增长,货币贬值不会轻易停止。

没有人会习惯恶性通胀,也希望不会有更多人经历这种噩梦。

本文译自 the Economist,由译者 花生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