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9.21 , 15:00

研究者可能发现了库克船长的“奋进号”

研究者可能发现了库克船长的“奋进号”

库克船长的“HMS奋进号”的残骸可能终于被准确的定位了,就和库克船长相关的最著名的国家相距17000公里。

位于美国东海岸海罗德岛州上的研究者在本周声称他们已经将对“奋进号”数十年之久的研究缩小到了“一到两个考古地点”。今年正好是库克船长驾驶“奋进号”成功从英国抵达澳大利亚的250周年,那也是有史以来澳洲大陆和欧洲的首次接触。

在声明中罗德岛海洋考古项目(RIMAP)表示他们将会在9月21日公布更多细节和可能沉船点的3D模型,然后预计在明年年初会开始更详细的检查。

监狱禁闭室

尽管“奋进号”有着显赫的身世——库克船长曾经驾驶着它登陆澳大利亚东海岸,绘制新西兰地图,并且在1768-1771年完成了环航地球——在这艘船服役的末期它被重命名为“the Lord Sandwich(三明治贵族)”,然后用于运输军队。

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将英国士兵送往罗德岛州之后,这艘船成为了一个监狱禁闭室,关满了抗击英国政权的反叛军。但当法国加入战争并站在乔治·华盛顿的革命军一方后,英国海洋军事部下令将“the Lord Sandwich(三明治贵族)”和其他12艘运输舰凿沉作为封锁线。

“美国军队在陆地上集结,然后法国又派出了一支舰队来帮忙,”RIMAP的执行总监Kathy Abbass在2014年告诉CNN说,“英国人知道他们大难临头了,所以他们下令将13搜船沉入水底,形成一道护城的封锁线。它们被沉在了相当浅的水域。”

Abbass在上世纪90年代一发现这些运输船只(包括曾经的“奋进号”在内)的记录信息之后,她的团队就开始着手将可能沉船点的数量从13个削减到只有几个,然后到现在最终减少到1到2个。

RIMAP说,可能性最大的地点位于山羊岛沿海的一个区域,靠近格尼度假村。

根据CNN下属第9新闻频道的报道,澳大利亚国家海事博物馆的主席Peter Dexler将会携手澳大利亚总领事Alaistair Walton一同在本周五参加揭晓沉船地的活动。

历史遗产

如果“奋进号”的发现属实,很可能会引发一场关于哪个国家才有资格保存和展览船只残骸的外交角力,前提是如果它的残骸能被安全的打捞和搬运的话。

基于“奋进号”对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和英国的历史意义,这四个国家都可能都会主张“奋进号”的所有权。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根据RIMAP所说,在1999年罗德岛州的司法部长Sheldon Whitehouse发起指控来“确保有重大历史意义的纽波特舰队的所有权”,其中包括“奋进号”。

虽然“奋进号”的发现可能正好处于一个对澳大利亚来说有着重大历史意义的时刻,但是在库克船长澳洲行的250年后,那个曾经视他为创建者的国家又对他进行了重新审视。

库克船长的雕像树立在悉尼海德公园已经超过了100年之久,就在去年却遭受了涂鸦破坏,雕像上被喷上了“种族屠杀羞耻”和“修改国庆日”的字样,这是围绕关于1月26日澳洲国庆日的争议。在1788年的这一天,英国国旗在悉尼湾升起,建立了英国殖民地。

虽然澳大利亚的白人会广泛庆祝1月26日,但许多土著社群却认为没什么好庆祝的,并且早至1938年,澳洲土著和托雷斯海峡岛民都相反的将这一天作为入侵日来纪念。

把库克船长视作澳洲“发现人”的看法——正如海德公园雕像中所表现的那样——也受到了不少质疑,专家指出早在欧洲人18世纪入侵和殖民澳洲之前,澳洲土著就已经在岛上生活了千年。

“奋进号”造访澳洲和由此导致的英国殖民地化对澳洲土著来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灾难,由于接触到外来疾病、被逐出家园和遭到白人定居者的种族清洗,澳洲本地土著的人口数量遭受了重大打击。

本文译自 CNN,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