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9.20 , 16:00

这个难民是不是gay?

#花生:请读者注意,《经济学人》是自由主义的坚定拥护者,因此全文可能自带政治立场,与煎蛋网立场无关。

要怎样才能看出一个人是不是同性恋?奥地利难民署官员的答案是参考Bee Gees的老歌(译注:这个乐队写的歌词真的很gay),据此,他们拒绝了一名18岁阿富汗青年的避难申请——在阿富汗,同性恋是犯罪。“你走路不基,做事不基,穿得不基,总之你根本不像是同性恋。”官员如是对他说道。但上个月,一名伊拉克男子却因为太女性化而被拒之门外。官员觉得他太娘炮了,肯定是装出来的。

这个难民是不是gay?

奥地利内政部称,这名官员已经被解雇,但用奇怪的方法确定一个人是不是同性恋的情况在欧洲绝不罕见。很多欧洲国家的确很清楚在某些国家和地区,同性恋会被当作罪犯对待,但是,据Evelyne Paradis称,很多难民相关官员“认为所有LGBT都一样”。

欧洲法院(ECJ)已经禁止了某些检测方法,例如2014年,欧洲法院禁止避难申请审查官员向申请者露骨地询问性生活,同时法院也禁止了“性唤起测试”(给申请者放GV,看他们会不会性奋)。今年法院还禁止匈牙利使用墨迹测试分辨同性恋。

荷兰LGBT组织COC Nederland的成员Sabine Jansen称,人们对LGBT有了新的刻板印象。她在荷兰发起了一项研究,发现一些审查官员对中东同性恋避难申请者的审查标准是“申请者是否符合自己心中同性恋的印象”。“如果你说自己身为同性恋没有感到羞愧,或者你没有在性向与宗教之间挣扎,他们就觉得你是在骗人。”

大多数国家并不提供每年收到避难申请的数目,因此我们很难知道这个问题究竟有多大。据英国官方统计,从2015年7月到2017年3月, 在3535名因性向申请避难的申请者中,只有29%申请通过。Jansen称荷兰从2015年10月到2016年4月,通过了267项申请中的63%。

确定一个人是不是同性恋很困难,而且这些困难无法避免,至今学界都没有提出可靠的同性恋测试方法。但判断错误是致命的——在沙特和也门,同性恋会被处以石刑。 不仅如此,LGBT避难申请者时常不愿袒露自己的私生活。他们不愿提起自己的性向,只会在没有其他出路时才承认自己是LGBT。

“处理避难申请的官员必须意识到,非主流性向者的社会背景与生活经历是多种多样的,”奥地利Queer Base的Marty Huber说,“他们需要认真倾听申请者的故事。”在实际操作中,这意味着需要给申请者多种证明自己的方法。有些人可能倾向于描述自己的内心挣扎,而有些人更愿意讨论自己参加的地下LGBT组织,或者回忆自己因为性向被起诉的经历。一名同性恋申请在瑞典避难时,瑞典政府要求必须有一名LGBT方面专家在场。

由于政治压力,一些国家(包括奥地利)开始限制难民数量,有人担心同性恋会因此更难获得合法难民身份。Huber怀疑奥地利官员的一些问题就是故意“使绊子”。她讲了一个故事:某个审查官员询问一名伊朗男性彩虹旗的橙色横条代表什么。答案是“治愈”,但并不是所有伊朗男同性恋都知道这一点,包括故事中的这一位。“他的奥地利男友就站在门外,但官员甚至没有给他为申请者作证的机会。”

本文译自 the Economist,由译者 花生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Lilith
3.4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