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9.19 , 14:01

故事新编:偷飞机的人

# 蛋友 蝙蝠 投递了一个依据真实新闻编写的科幻小故事

新闻摘要:不久前美国航空运营公司一雇员10日偷窃客机私自起飞的事件引发了大众的关注和热议。涉事人员是一姓名为理查德·拉塞尔(Richard Russell)的29岁男子。他是地平线航空公司的雇员,被偷窃的冲8-Q400客机也属于该公司。10日当地时间7点23分被窃飞机起飞,其后军机出动对飞机进行拦截。飞机大概在天上飞行了90分钟,最后在距离塔科马机场25英里的凯特恩岛坠毁,这个岛靠近普吉特海湾,人口稀少。当地官员称,理查德·拉塞尔已经死亡……

相关蛋文:偷了一架民航客机的男人

故事新编:偷飞机的人
截图来自推特用户Cameron Thomsen手机拍摄的视频

1
美国·西雅图 AM 07:38

“沃尔特,总算来了!过来这边!”
喊话的人是沃尔特的长官格里芬,西雅图警察总局的副局长,一个野心和肚子一样大的中年男人。
“抱歉,长官。”沃尔特快步来到格里芬身边,“一接到通知我就赶过来了。”
“没时间说这些了,沃尔特。”格里芬故作有气势的挥了挥手,可惜肥胖的手掌让这个动作有点像在赶苍蝇。
“我先给你介绍两个人。”格里芬首先指着一个从头到脚都套在黑西装的里的男子,“这位是国土安全局的莱斯利探员,事情发生后第一时间就赶到这里了。不过……呃……我想他不会插手我们的行动,我说的对吧,莱斯利探员?”
“这里暂时由你指挥。”探员面无表情的回答格里芬,然后对沃尔特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很好,很好。”格里芬抬手抚了抚所剩无几的头发,转向了另一个人。“这位是——”
“叫我上尉就可以了。”身穿军装的高大黑人打断了格里芬,“其他信息你没必要知道。你是负责谈判的人?”
“嗯?”沃尔特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向他发问,马上回答说:“哦,我想是的。”
“我手下最好的谈判专家。”格里芬丝毫没有刚才说话被打断的尴尬,拍了拍沃尔特的肩膀。
“先生们,我们开始吧。我想你们应该清楚,我的时间不多。”黑人上尉一边说,一遍领着众人朝一片明显是临时搭建的,由数块超大液晶屏幕和各种电子设备组成的指挥台走去。
“军方的人都来了?这么严重?”沃尔特一边走一遍凑在格里芬旁边小声问他。
“该死!沃尔特,你没看我发给你的信息吗?”格里芬有些生气,低声朝他吼着。
“我当然看了,长官。”格里芬赶忙解释,“简单的说……就是地平线航空公司的一名地勤人员偷了一架客机……”
“现在那玩意已经上天了!就在15分钟之前,鬼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地勤?一个人?驾驶客机上天了?”
“你昨晚喝了多少?嗯?”格里芬按住沃尔特的肩膀。“好好想想,一个月后是什么日子?”
“嗯……一个月后……9.11?”
“没错,沃尔特!尽管已经过了17年,可是每年这个时候任何离地30米高的东西都会让所有人神经紧张……”格里芬顿了顿,换了一种口气说,“听着,沃尔特。局长度假去了,这是个好机会。我要你完美的解决这次事件,在我的指挥下,你明白吗?拿出你的本事来,老伙计!”
看着格里芬眼里贪婪的目光,沃尔特在心里叹了口气。
“尽我所能,长官。”
此时,黑人军官已经站到了指挥台前。
“沃尔特先生,我想大致的情况你应该已清楚了,对吗?”黑人军官显然没想等沃尔特回答,自顾自的继续说。“我们浪费宝贵的时间等你过来,一方面是当地警方的强烈要求,另一方面……也算是例行公事吧。”
沃尔特心里有些同情格里芬,这里显然不是他做主的地方。
“就在刚才,两架F-15战斗机已经获得授权升空,距离到达目标位置还有……15分21秒。我想给你15分钟足够了吧?战机到达之后,我就要清除威胁,谁也不能阻止。”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军官把脸转向了黑西装。
“哦,我刚才说过了。”莱斯利探员对军官笑了笑,做了个保持中立的手势,“在接到任何命令之前,我只保持旁观。”
“等……等一下!”沃尔特总算找到了说话的机会,“你说清除威胁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军官不耐烦的说。
“你要击落他?你是说击落没错吧?”沃尔特有些激动,“在市区上空?”
“如何把附加伤亡降到最低,那是我们才要考虑的问题。当然,如果你能在战机到达之前解决问题……那就再好不过了。”黑人军官对沃尔特笑了一下,雪白的牙齿特别刺眼。
“好啦!开始吧,沃尔特。这是你的位置,坐在这里!”格里芬急切的把沃尔特按在一把椅子上。“戴上你的耳机,跟这个混蛋好好聊聊,就像你平时那样,然后让他马上降落,明白了吗?整个西雅图警局都在后面支持你,来吧!”
最后这句话,与其说是鼓励,不如说是威胁。
沃尔特没有急着按下通话键,而是先看向了一边的雷达。
画面显示,这架Q400型民航客机刚刚在塔科机场上空绕了半个圈。从剩余的燃料量来看,如果他一直这么飞下去,至少还能飞5个小时。
沃尔特一边盯着雷达,一边在脑子里回想刚才在赶来的路上看到的资料。
偷飞机的人是个叫理查德·拉塞尔的男子,29岁。他是地平线航空公司的雇员,被偷窃的冲8-Q400客机也属于该公司。这架客机最多可搭载76名乘客,幸运的是现在飞机上只有拉塞尔自己。
拉塞尔作为机场的地勤人员工作了三年,据其一名同事讲,他不太可能知道如何驾驶飞机,也从没在工作中表现出这方面的兴趣。
作为佐证,地区警方也没再拉塞尔家中找到任何他可能学习过飞行驾驶的证据。
‘从事发到现在不过半个小时,很可能漏了什么。驾驶飞机可不是骑自行车,不是用脚踩就行的。’沃尔特暗暗的想着。
然后他按下了通话键。
“你好,这里是塔科机场地面指挥中心,你听得到吗?”
做出这种事的人,一般只有三种人:疯子、傻瓜和恐怖分子。三者的区别有时候很模糊。
“哦!呃……嗨!我听得见,很清楚。”耳机里很快传来了回话,沃尔特马上做出了一个上所有人安静的手势。
格里芬紧张的帖在沃尔特耳朵边,黑西装也走进了两步。黑人军官则拿起了另外一个耳机,按在了一个耳朵上。
‘他回答的很快,除了一点激动之外,没有明显的迟疑和对抗情绪,恐怖分子的可能性很小。不过……疯子和傻瓜更难对付。’沃尔特皱了皱眉,用尽量平稳的语气开始对话。
“我先确认一下,你是理查德·拉塞尔?”
“哦!你认识我?对,是我。哈……我猜大家都知道了。”拉塞尔的语气有些不好意思。
“我是西雅图警察总局的沃尔特警官,从现在开始,由我负责与你沟通,你有什么问题吗?”
“什么?问题?当然没有,没有任何问题。呃……我不知道会惊动警察……”拉塞尔显得很沮丧。
他绝对是傻瓜!沃尔特痛苦的做了判断。
通话之前,沃尔特在脑海里假象了数个情景。对方可能是要求释放关在黑狱里同伙的恐怖分子,又或是因为老婆带着所有财产跟牙医跑了而发疯的丈夫,可惜都错了。
不过没关系,对付傻瓜,我也有经验。
“嗯……在上面感觉怎么样?拉塞尔?”
“不错!我是说棒极了,沃尔特!”
这时,黑人军官对沃尔特举起右手,吸引他的注意力,然后伸出食指敲了敲左手的手腕。
距离战机到达,还有8分钟。
“呃……那真不错。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降落呢?你知道,我们都很担心你。”
“降落?哦……哦!我没想过这个问题。天哪!我……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拉塞尔激动的喊了起来。
该死,我就知道不能太着急。
“嘿!拉塞尔,冷静点儿,好吗?深呼吸。”
“呼……好的……谢谢你,沃尔特。”
“你说你忘了,是说你不知道到如何降落吗?那没关系,我相信我们有足够的多的技术人员来知道你安全的下来。”
“诶?不,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怎么会不知道如何降落呢。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听到这里,格里芬兴奋的锤了锤沃尔特的肩膀,好像事情已经得到了解决。
真是个蠢货。沃尔特心想。
“那当然很好,不过据我所知,你似乎没有飞行执照,对吗?当然,我并不是质疑你的技术,毕竟你已经把那个大家伙搞上了天,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要知道,我现在都不会开手动拍档的汽车呢。”
沃尔特决定先称赞他一下,这种人一般都喜欢被称赞。
“哈,谢谢你。你说对了,我确实没有飞行执照。不过,如你所见,我也不需要它,不是吗?”
“暂时看来是这样,拉塞尔。不过,你也知道,让车子动起来很容易,不过让车在指定位置平稳的停下还是需要一些……一些技巧。我们还是一起合作来完成这件事,你觉得怎么样?毕竟我们今天都不想让任何人受伤,对吗?”
沃尔特努力想把事态引向正轨。
“哦,你真是个好人,沃尔特。”
“当然,不只是我,我身边的人,地面上的所有人,都是好人,也包括你。”
“呃……谢谢。不过你可能误会了,我暂时……不想降落。”
距离战机到达,还有1分53秒。

2
美国·西雅图 AM 07:15

“喂?Hello?有人听得到吗?”
“信号……嗞——切换……嗞嗞——超波β……嗞——86714-69……嗞——”
“喂?你好?我听不清你在说什么,该死……”
“观察员编号Earth-L32,你还在吗?”
“哦!我在,我在!谢天谢地。”
“你用的什么通讯器?信号能量太弱了,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劲吗?”
“所有随身设备已经销毁了,这是标准流程,你不知道吗?我好不容易才在这个飞行器里找到了这种功率的无线电装置。”
“还在用无线电?这儿可真是个好地方,哈哈。”
“嘿!又不是我自己想来的!说起来,你们到底在哪?怎么接我回去?”
“呃……L32,关于……关于这个……”
“怎么?”
“呃……也没什么……你知道,这……这是一次临时安排的回收任务,对吧?”
“是的,我知道。”
“嗯……所以……我们不是专门的运输舰,你明白么?”
“当然,是科考船对吗?很感谢你们!”
“呃……不用客气。嗯……你知道,既然是科考船,所以……所以我们的船体可能不具备……嗯……不具备穿过该星球大气层的结构性条件,你能理解吗?”
“什么?”
“意思就是,我们没办法降落。”
“哈?没法降落?你开什么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我解释过原因了。这是个……技术性的问题,对,技术性的。”
“真该死,你们来之前没考虑过降落的问题吗?”
“嘿,又不是我自己想来的!”
“……”
“好啦,你别着急,这不难解决。虽然我们不能降落,但你可以上来啊。”
“上来?”
“对啊!你瞧,只要你离开这颗行星的引力范围,我们就接你上船,然后回家,就这么简单。”
“摆脱引力范围?我自己?”
“是啊,你刚才不是说你在什么飞行器里么?这应该不难吧?”
“你别逗了,这玩意儿根本不能飞出大气层!”
“哦,那好吧,你可以等下次运输舰经过的时候再回去。我看看……嗯……不用多久,大概还需要……43个公转周期,这颗行星的。”
“不——!”

3
美国·西雅图 AM 07:54

密不透光的指挥中心里,一阵沉寂。
沃尔特皱着眉,格里芬不停的在搓手,黑西装似乎若有所思,只有黑人军官看上去泰然自若,不过眼睛也是紧盯着雷达图不放。
没有人说话。
格里芬走过来,一只手撑在桌上,弯下腰盯着沃尔特。
沃尔特分辨不出他的小眼睛里是威胁还是祈求。
这,黑人军官对他伸出了一只手指。
还有一分钟。
沃尔特长出了一口气,按下了通话键。
“拉塞尔,你还在吗?”沃尔特问道。
“哦,我在,我还能去哪呢?”拉塞尔的声音听起来特别无奈。
机会只有一次,如果谈崩了,黑人军官会毫不犹豫的请大家看一次烟花。
“听我说,拉塞尔,你这么做一定有你的原因,对吗?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们所有人都愿意帮你。”沃尔特的语气非常诚恳,这是多年训练的结果。
“谢谢,真的,非常感谢你,沃尔特。可惜你帮不了我。”拉塞尔说。
“不,别那么说,没什么问题是我们解决不了。”沃尔特有些着急,他看见和人军官对着一个年轻士兵在说着什么。
“呃……沃尔特,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这个问题,你们,真的解决不了。”拉塞尔开始不耐烦了。
“听着,拉塞尔。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我希望你明白热已经惹了大麻烦了。”沃尔特说。
“呃……我明白,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我承认我有些……有些冲动。”拉塞尔有恢复了腼腆的语气。
“不!你不明白。”沃尔特更着急了,他看见和人军官朝他走过来。“听着,拉塞尔,你的行为让大家都很紧张,你明白吗?现在,有两架F15正朝你飞过来。”
“F15?”拉塞尔很吃惊。
“对!你知道那是什么吗?”太好了,希望这能吓住他,沃尔特想。
“我知道,知道……我想我搞砸了……”拉塞尔的声音越来越小。
“不,还没搞砸,拉塞尔,还没有那么糟。”沃尔特似乎看见了突破口。“只要你愿意配合,不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的。”
一个阴影笼罩在沃尔特头上,黑人军官已经站到了他面前。雷达图上,多了两个快速移动的光点。
“沃尔特,我知道他们要做什么,我可以理解。”拉塞尔说。
“这就是你想要的?偷一架飞机飞上天,然后被导弹炸成碎片?”沃尔特气愤的质问着。
“什么?不,当然不是。呃……我有个计划,不过我需要你的帮助。”拉塞尔说。
“是么?太好了,说说你的计划!”拉塞尔用祈求的目光望向黑人军官,军官皱了皱眉,对着耳机说了句什么。
“这个……我的计划……和你没什么关系,我是说,这方面你帮不上什么忙。”拉塞尔的语气听起来很抱歉。
“什么?”沃尔特觉得拉塞尔不是傻瓜,简直就是个蠢货。
“我有些事情要办,你能让他们等一下吗?”拉塞尔很客气。
“我?让他们等一下?”沃尔特觉得自己也被当成傻瓜了。
“对,我想很快就好。我保证不会做出……呃……你们不希望我做的行为。所以,你能帮我拖一下?你刚才说你会帮我的,对吗?”拉塞尔越说越高兴,好像真的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样。
“不,没你说的那么简单……”沃尔特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谢谢你,沃尔特,你真是个好人。我要调整一下通讯装置,很快就回来。”代表Q400无线电信号的灯熄灭了。
“等一下!该死!”

4
美国·西雅图 AM 07:57

“这里是L32,你还在吗?”
“还在,你找到飞行器了?”
“还是刚才那个,我说过,这玩意儿连平流层都出不去。”
“哦,那祝你好运吧。”
“……你在干什么?”
“这个恒星系里的这颗气态行星的内核很有意思,我们正在扫描她的结构数据。”
“哦,真有趣。”
“其实也很无聊,跑了这么远就为了一些可能永远都用不到的数据。我还真希望回程的时候有一位观察员能和我们聊聊。”
“是么。”
“可惜这次不行啦,等你回家后,我会去找你的。”
“我想我可能回不去了。”
“啊?为什么?”
“你知道,在这里,未经允许私自驾驶飞行器,是很严重的错误。”
“天哪,你会受到惩罚吗?”
“比那更严重,就现在,有两架……嗯……怎么说呢,战斗用的飞行器,就在我旁边。”
“战斗用的?干什么?”
“为了让我从天上下来,用导弹,打下来。”
“导弹?量子武器?”
“呃……不是,热能武器。”
“哦,那还好,很原始。”
“一点也不好,我的个人装备都已经销毁了,记得吗?”
“哦,抱歉……我看你还是先降落吧。”
“那样也不行。”
“为什么?”
“我刚才说了,我现在的行为是很严重的犯罪,或者说错误。”
“所以呢?你需要好好道歉?”
“不,道歉不能得到原谅。”
“不原谅?”
“对,不止不原谅,他们还会调查我。”
“调查?”
“对,调查我为什么这么做,然后他们就会发现我的秘密。”
“秘密?”
“是的,秘密。然后他们会解剖我。”
“解剖?”
“没错,就是从生物学角度把我拆开,用刀——就是锋利的金属,或许还会用到腐蚀性的液体。他们的科学家会把我的每一个器官都打开,研究里面的构造之类的。”
“天哪,我们从不那么干。”
“是啊。”
“这真是太糟糕了。”
“你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吗?”
“会发生什么?”
“你会带着你的科考船回家,我的指挥官会问你我在哪。你会告诉他,他的观察员被解刨了。你对他解释了解刨的意思,然后我的指挥官会向你的主管通报这件事。你的主管会认为你们有很好的完成你的工作,然后把这件事记录在你的档案里。以后你每次驾驶科考船外出执行任务,都会想起一个编号L32的观察员因为你被解刨了。”
“嘿!等……等一下!你说的太可怕了!明明我没有做错什么……怎么……怎么会觉得害怕?这感觉真不舒服!”
“这叫做……威胁。我在这里学到的。”
“只靠语言就让人害怕?天啊,这一定是很高级的社交技巧,对吗?”
“呃……不,这里几乎所有人都会这一招。”
“真是可怕的星球,你真可怜。”
“所以,再想想办法?我知道你会帮我的。”
“好吧……好吧,我会想办法的,在此之前,千万别被解刨了,好吗?”
“啊哈!我就知道你有办法。”

5
美国·西雅图 AM 07:57

通讯被单方面的切断了。
“沃尔特先生。”黑人军官对他说,“我想你的工作结束了,接下来该我了。”
格里芬的脸色变得惨白,似乎已经预见了晚报的头条——《劫持客机的恐怖分子被军方击落,当地警方毫无作为》
“等等,请你等一下!”沃尔特激动的站起身。
“怎么?你还真的想像那个恐怖分子要求的一样,帮他争取点时间?”黑人军官死死的盯着沃尔特。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真的认为他是恐怖分子?”沃尔特没有退缩。
“我只是清除威胁,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我也是在帮你们的忙,相信我。”军官转过身,把麦克风拿到了嘴边。
“然后呢?”沃尔特盯着他的眼睛。
“然后?什么然后?”军官问道。
“你发出命令,战机射出导弹,你所谓的威胁清除了。然后呢?嗯?碎片会从市区上空落下,也许有人会受伤,也许没有。然后全国的航班会因为这件事禁飞,也许几个小时,也许几天。家人不能团聚,经济受到影响,股市下跌,无数人破产,就因为你不愿意等一下?”沃尔特呼呼的喘着气。
“哼,”军官冷笑了一声。“收起你谈判专家的那套把戏,对我没用。”
“好吧,你或许不在乎,可是之后要怎么收场呢?你的战机回到某个卫星都找不到的基地降落,你带着这些高科技设备消失的无影无踪。谁来对公众解释?公众总是需要解释的!公众需要证明他是恐怖分子的证据!然后,这位……呃……对不起,我忘了……”沃尔特无助的看向黑西装。
“莱斯利。”黑西装微笑着说。
“对,莱斯利!然后这位莱斯利探员就要去找能够证明拉塞尔是恐怖分子的证据。可是找不到,因为根本就没有!谁来背这个黑锅?西雅图警方?国安局?还是你?不知道名字的长官?”
黑人军官眯着眼睛紧盯着沃尔特,并没有回答他一连串的质问。格里芬万万没想到沃尔特竟然敢和军方的人起冲突,此时就像发现父母吵架的孩子一样,在一旁无助的看着。
“咳,我能说句话吗?”最先打破沉默的,是黑西装,莱斯利探员。
“我知道你肩负的责任,长官。”莱斯利探员用一如既往的温和口气对黑人军官说道,“不过我也同样觉得沃尔特警官说的不无道理。我接触过恐怖分子——因为工作的原因,我相信你也一样,长官。不过从刚才这位拉塞尔的表现来看,我们确实不能马上断定他一定对公共安全有威胁,不是么?”
莱斯利探员向前跨了一步,站到了沃尔特身边,继续说道:“我有个建议,只是建议。既然你的战机已经到了,我们不如把战机驾驶员接进频道,让他们评估一下情况。我想,他们甚至可以飞近一点儿,从窗户看看……拉塞尔先生的状态,这对于F15的飞行员来说很简单,对吗?”
莱斯利的语气很平缓,声音不大,不过却能让所有人专注的听他说下去。
“你看,长官,现在的情况,和我们已经用枪抵在拉塞尔脑袋上没什么区别,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把他打下来,两架F15对一架民航客机,他没有任何机会。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试着再给我们这位谈判专家一次机会呢?你知道,清理善后确实很麻烦。”莱斯利说的轻描淡写,不过‘谈判专家’四个字却加重了语气。
莱斯利说完,又后退了一步,丝毫不差的站回到之前的位置,一副‘我的建议说完了’的态度。
没有人说话。
黑人军官盯着莱斯利微笑的脸看了一会,转头对准了麦克风。
“麻雀,这里是蟒蛇。现在切换到非加密频道。”黑人军官顿了顿,一边盯着沃尔特一边缓缓地说:“这里有位沃尔特警官,他可能想向你们了解一些情况,只是了解,你们可以选择回答,也可以选择不回答,记住,他没有任何指挥权。”
这就够了。沃尔特在心里长出了一口气,不过没让任何人看出来。
他感激的看向莱斯利,莱斯利回应给他一个微笑。
沃尔特看出了笑容背后的意思:‘挑拨离间的把戏不错,你欠我一次。’
“不过,”黑人军官的声音再次响起来,“我要你们把AIM-120的保险打开,把你们的拇指放在发射按钮上,如果那家伙的行动有任何异常,我就要他立即从我的雷达上消失,明白吗?”
“麻雀1号明白!”
“麻雀2号明白!”

6
美国·西雅图 AM 08:02

“你们好,我是西雅图警察总局的沃尔特警官。”沃尔特重新戴上了耳麦。
“这里是麻雀1号,我们能为你做什么?警官?”那声音清晰、平稳、充满了自信,听得出来,是王牌飞行员。
“是这样的,我刚刚已经和那架客机的驾驶员谈过了。虽然我现在不能保证什么,但至少他不像会惹麻烦的样子。我希望,你们在没有准确的判断之前,不要……不要击落他,好吗?”此时,沃尔特再次恢复成一名优秀的谈判专家,解决麻烦,没人受伤。
频道里短暂的沉默的几秒钟,传来了飞行员的声音。
“这里是麻雀1号。抱歉警官,我同样也不能保证什么,我们有我们的任务。不过,在事情失控之前,我们会尽量帮助你。”
“好的,非常感谢。”沃尔特冷静的说,“是这样,从我们调查的结果来看,现在驾驶客机的人——他叫拉塞尔,没有过任何驾驶飞机的经验,他也没有参加过任何相关的培训。因此,我们很担心他会发生什么意外。从你们在现场看,他的……嗯……驾驶技术如何?”
“这里是麻雀1号,我刚刚从Q400的3点钟方向掠过,高度3550,速度平稳。当然,这种客机一般都有绕场等待的自动巡航系统,我不能判断他是不是在手动操作,因此无法评估他的飞行水平。麻雀2号,你那边怎么样?”
“这里是麻雀2号,我正在Q400的6点钟方向跟着它绕场飞行,高度3470,Q400的两组发动机目视运转正常,机身完整性无异常。我同样无法评估驾驶员的水平。不过,警官,你之前说他是一个人把这这架客机弄上天的?”
“我想是的。”
“哦,我想说的是,一个人想让一架客机平稳升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没有副驾,没有塔台指引,这有时候比战斗机更难。麻雀2号完毕。”
“什么?你们的意思是他的驾驶水平很高?”听了专业人士的意见,沃尔特有些吃惊。
“这里是麻雀1号。警官,这也可能有运气在里面。不过我想至少驾驶水平这件事不是你首先需要担心的。因为,即使是打开自行巡航系统这种事,也不是一个毫无经验的人能做到的。完毕。”
沃尔特看了格里芬一眼,格里芬马上掏出电话,走到了一旁。不用猜,沃尔特都知道那些警探又要倒霉了。先是一顿蠢货、无能的咒骂,然后再逼着他们继续调查,这胖子只会这一招。
“好吧,我们暂时先不考虑这个。”沃尔特决定先把这个问题放在一边。“就在刚才,拉塞尔切断了与我们之间的通讯。我不知道我这个要求是否有些过分,你们能看到他的样子吗?我想确认一下他的精神状态。”
“麻雀1号明白,这不难,警官。麻雀2号,现在我要绕回来,由我继续锁定,你向前移动,目视观察一下驾驶舱。完毕。”
“麻雀2号收到。AMT-120锁定准备解除,3-2-1,解除。”
“麻雀1号保持锁定。祝你好运,完毕。”
“这里是麻雀2号,我看到了,很清楚,我无法判断目标的精神状态,我只能告诉你他坐在驾驶室里没有动,头上还带着耳机。等等……我确定他在说话,你们能肯定所有的通讯频道都在监控范围内吗?”
“呃……”沃尔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看向了黑人军官。
黑人军官还给他一个不容置疑的眼神,说道:“那疯子只是在自言自语!”
“很好,谢谢你们。嗯……拉塞尔说他会恢复通讯的,在此之前我们耐心等等,好吗?”格里芬还在角落里一遍打电话一边转圈,沃尔特完全没了主意。
不过还没等飞行员回答,黑人军官抢先发出了询问。
“麻雀,我是蟒蛇。具备击毁条件吗?”
“报告长官,我是麻雀1号。击中目标没有问题,不过在这个高度下,我们无法保证碎片造成的附加伤害,这里离市区太近了。完毕。”
“那就让碎片小点!”黑人军官很不耐烦。
“这里是麻雀1号,我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发射导弹,2发120,同时击中头部和尾翼,这是能做到的最大火力了。尽管如此,我们也不能保证能完全破坏机翼的完整性,这东西太大了,抱歉长官。”
“该死!”
“您要下命令吗?长官?”
黑人军官这时候才注意到沃尔特近乎哀求的眼光。
“保持锁定……待机。”
“麻雀1号明白。”
“麻雀2号明白。”

7
美国·西雅图 AM 08:02
“好啦,快说说你的办法是什么?”
“嗯……我不知道这是否符合规程,呃……操作手册上没提到过这种情况……”
“行了,这种时候还管什么该死的操作手册?到底是什么办法?”
“嗯……就是……你知道,尽管我们是科研人员,但也不总是意识缩在科考船里,对吧?”
“当然,所以呢?”
“所以,遇到一些特殊的情况,我们也会登陆到星球表面,比如……比如……遇到一些其他生命体的时候。”
“其他文明?”
“不,不是,与其他文明接触那是你们的工作,我指的是一些更原始的,没有智能的。”
“好吧,听上去有些无聊,然后呢?”
“有时候,我们会遇到一些意外,你知道我们也没办法预料所有的状况。”
“对对,分析系统允许存在0.0000000748的偏差值,我知道。请你说重点好吗?”
“你……你别着急……出现的意外,可能会导致我们的身体受到伤害,甚至无法行动。”
“嗯嗯,有时候是有那种不好的事发生的。那你们怎么办呢?”
“嗯……就是……我们会在船上给自己准备一个备份。”
“备份?”
“对,就是……一模一样的——”
“克隆体?天哪!那是……那是违反发展委员会协定的!”
“小……小声点!这……不是那样,这个……不算克隆体……”
“不算吗?”
“当然不算,这只能……只能算是身体的复制品,没有任何意识的。”
“哦,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只是单独的一个复制品当然没什么用,不过再加上跨空间意识传输系统,就有——”
“意识传输!?我记得那也是禁止……天哪,你们到底违反了多少规程?”
“你到底想不想听?”
“你接着说。”
“我的办法就是这个,和我们遇到意外的时候一样。我们用这个传输系统,把你的意识上传到我的这个复制品里,回去之后我们再想办法用你的基因记录重新做一个身体。”
“听起来不错,可是这个身体呢?”
“这个?就不要了呗。”
“嗯……那样会被他们发现的啊,会降低我的任务评分的。”
“怎么?这个文明还不被允许和其他文明接触吗?”
“当然了。”
“他们的文明等级是多少?还没有达到III级?”
“才V级而已。”
“怎么可能呢?我看到这个星球外面全都是人造飞行器,看起来早就进入空间时代了啊。”
“是啊,可是还没有飞出自己的恒星系。”
“呃……那是有些缓慢。可是,即便这样也可以评为IV-B级吧?难道他们还没有学会利用核能?”
“那倒不是,他们在进入空间时代之间就学会利用核能了。”
“那不是很好……等一下!你说在进入空间时代之前?”
“是啊。”
“可是……可是他们在哪里做核试验呢?”
“在自己星球上呗。”
“天啊!一群疯子!他们的联合政体一定是全银河最疯狂的!”
“很抱歉,他们没有联合政体。”
“哈?你是说这个星球上的文明还没有形成统一的政体?”
“现在你知道我有多想回家了?”
“好吧,我明白了。现在只有一个小问题要解决。”
“什么问题?”
“因为你和我的身体构造不同,传输系统需要做一些调整。”
“你最好快点,这东西飞不了多久。”
“好的。”

8
美国·西雅图 AM 08:21

“沃尔特,你还在吗?”拉塞尔——或者说L32的声音突然从耳机里传了出来,听起来似乎很高兴。
“我在,拉塞尔,你怎么——”沃尔特还没说完,频道就被占用了。
“Q400!警告,这里是美国空军,我要求你马上按照我们的指示降落。”是麻雀1号。
“呃……可是……”拉塞尔有些吞吞吐吐。
“再次警告,Q400驾驶员,你必须马上降落,我们已被授权使用致命性武器,如果你不按我们的指示去做,我们随时会开火。”麻雀1号再次说道。
“哦,真糟糕……”拉塞尔又开始沮丧起来。
“听着,朋友,”可能是例行公事的警告辞令说晚了,麻雀1号很自然的换了一种语气。“我知道你是第一次驾驶飞机,对吗?我想现在兴奋劲已经过去了,你已经被眼前几十个闪着光的按钮弄晕了对吗?我明这种感受,所以我来帮你了。”
“呃……其实我……”拉塞尔很想解释一下。
“听着,朋友,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但是你现在的行为很危险,如果你不马上降落,我们就不得不在你撞上什么东西之前阻止你,我说到做到。”麻雀1号说。
“不,不是那样的,我才不会撞上什么东西!”拉塞尔有些着急的说。
“让我和他说!让我和他说话!”沃尔特一边瞪着黑人军官,一边反复敲打着通话键,但是毫无作用。
“哦,我的天哪!”耳机里突然传出麻雀2号的惊呼。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沃尔特觉得一切都乱了。
“报告情况!麻雀1号!”黑人军官还保持着镇定。
“报……报告长官,他在倒飞!天哪,那种机体可以做出那样的动作吗?”麻雀2号显然已经吃惊的失去了战斗机驾驶员应有的冷静。
“Q400!我警告你,马上停下来!”麻雀1号怒吼着。
“什么?我只是想证明我的驾驶技术很好啊。”拉塞尔不明就里的说,“你们瞧这个!”
“警告!警告!Q400开始降低高度!他朝指挥塔冲过去了!”麻雀2号喊道。
“把他打下来!开火!”黑人军官再也无法保持镇静,大声命令着。
“不行!这个角度,会连指挥塔一起炸烂的!Q400!转向!我命令你转向!”麻雀1号的声音有些发颤。
“让我和他说!让我和他——”沃尔特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巨大的黑影就从指挥塔外急速掠过,紧接着是两个较小的黑影,破空声把巨大的落地窗振的嗡嗡响。
“把通讯频道打开!打开!”沃尔特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抓住了黑人军官的衣领,对着他狂叫着。格里芬早就被刚才的情形吓呆了,瘫坐在一旁。
黑人军官愤怒的把沃尔特推开,抓起耳机大声命令着:“我是蟒蛇,我授权你们自由射击!只要有机会,马上把那个疯子给我打下来!”
沃尔特还想冲上去,突然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沃尔特先生,我觉得你应该再试试通话键,或许……刚刚只是失灵了。”莱斯利平稳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沃尔特来不及多想,跑回桌前重新戴上耳机,按下了通话键。
“拉塞尔!我是沃尔特!你听得到吗?”
“哦!沃尔特,你去哪了?我一直在等你呢!”拉塞尔兴奋的喊着。
“该死!谁开放的通讯权限!”黑人军官怒吼着,最后把目光定在了莱斯利身上。
“别看我,长官,可能是机械故障。你知道,常有的事。”莱斯利耸耸肩,一副“我也没办法”的样子。
“拉塞尔,你听我说,你刚刚的行为很危险!他们会把你击落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沃尔特尽量让自己回复冷静。
“为什么?他们不相信我可以驾驶这架飞机,所以……我搞砸了吗?”拉塞尔小心翼翼的问道。
“哦,不!没有,你做的挺好的!我是说……你的技术很好,但不要再这么做了。”沃尔特觉得自己要被搞疯了,作为谈判专家20多年,她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无能。
“嘿嘿,是么?我想现在他们应该相信我了。”拉塞尔被承载之后很高兴,“我在《模拟飞行》这个游戏里学的,你也应该试试,沃尔特,这也点都不难。”
“你……你在电子游戏里学的驾驶飞机?”沃尔特觉得这一切一定是一场梦。
“是啊,简单极了。”拉塞尔回答说。
“不管怎么样,拉塞尔,你能回到之前的位置吗?别把事情搞糟,你要相信我好吗?”沃尔特说。
“好吧,好吧。”拉塞尔不情愿的答应着。
“没错,就是这样,你做的很好。”看着雷达上不断升高数值,沃尔特在心理默默祈祷,拜托,千万别在出状况了。
“拉塞尔,我们暂时忘了刚才的事,接着谈谈我们关于降落的计划——”
“哦,抱歉,沃尔特,你能在等我一下吗?”
祈祷没用,拉塞尔的通讯又断了。

9
“L32,你那里怎么样?”
“一团糟,我差点搞砸了。你那边呢?”
“还不错,传输系统已经准备好了。”
“太棒了,那还等什么?我们开始吧!”
“正想和你说这个,因为……因为距离实在太远了,中间还要有X个行星引力的干扰……所以……传输位置有一点偏差?”
“偏差?”
“对,嗯……你没有能接收坐标的装置吗?准确的位置在距离你25英里的南面的一个小岛上。”
“该死!先是无法降落,然后又搞错了传输位置,你到底是怎么当上科研人员的?我们降低考察标准了吗?”
“嘿!你这么说让我很不舒服!我已经很努力的在帮你了!”
“好吧,好吧……到那里之后呢?”
“嗯……你应该会看到一道蓝色的光线——那是抗干扰力场造成的效果,你只要接触到那道光线,传输系统就会马上生效。简单地说,只要飞进光线里就行了。”
“绿色的光线?”
“对。另外,你不需要担心,这个星球的生物应该还没有可观察到力场效应的视觉器官,他们不会发现的。”
“好吧,我明白了。”

10
指挥室里没有人说话,似乎所有人都已经对这近乎荒诞的事态发展赶到了麻木。
只有两架F15的飞行员,还在不厌其烦的汇报着客机的飞行状态,不过除了“一切正常”之外,也没有什么新鲜的内容。
黑人军官没有做出任何指示,抱着肩膀冷眼看着沃尔特,似乎是在说:“没有我,看你怎么收场。”
格里芬懊恼的藏在沃尔特身后,躲闪着黑人军官刀子一样的目光。他现在开始后悔早晨在电话里对市长保证,绝对不会让西雅图上空出现任何问题。
莱斯利探员正在角落里通电话,没人注意到他是接听还是主动打给别人。
“嘿!沃尔特,我回来了,抱歉刚才出来点小问题。”拉塞尔的声音响起。
“哦……是么……”沃尔特的语气透着无尽的疲惫,他只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
“你还好吗,伙计?你听起来有点累。”拉塞尔关心的问。
他是在关心我?看来我之前的判断都是错的。他不是恐怖分子,也不是傻瓜。他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我很好,谢谢。拉塞尔,我们长话短说吧,你该降落了,我想你也闹够了,对吗?别给别人找麻烦了!”沃尔特放弃了所有的谈判技巧,对着麦克风喊着。
“呃……我给你们添麻烦了?哦……我很抱歉。”拉塞尔有点委屈的道歉。
“行了,快下来吧,这样对所有人都好。”沃尔特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他甚至预料到了答案。
“沃尔特,你多久没回家了?”拉塞尔突然用异常平静的语气问道。
“回家?你这是什么意思?”沃尔特觉得这个疯子很可怜,自己也一样。
“我想你体会不到——”
“听着!混蛋!只要你愿意马上降落,我们可以送你回家!”格里芬突然抢过麦克风,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你是谁?算了,不管怎么样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你们帮不上忙。我自己已经有办法了。”拉塞尔的语气依旧平静。
“你说你有办法是什么意思?拉塞尔!别做傻事!”沃尔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关心这个给他带来无尽麻烦的疯子。
“我要回家了,沃尔特。终于要回家了。”拉塞尔继续平静的说,“谢谢你的帮助,谢谢所有的鱼,再见了,地球。”

Almost heaven, West Virginia
Blue Ridge Mountain, Shenandoah River
Life is old there,Older than the trees
Younger than the mountains,Growing like a breeze

“怎么回事?谁放的音乐?”黑人军官突然吼了起来,事情不在他的控制之内,让他紧张起来。
“警告!Q400突然向南转向。”这是麻雀1号的声音。
“Q400开始加速!”麻雀2号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
West Virginia, Mountain Mama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拉塞尔,不!不要这么做!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沃尔特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他曾经以为作为王牌谈判专家,他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麻雀,你们随时可以开火。我重复一次,你们随时可以开火!”黑人军官下达了命令。

All my memories gather round her
Miner's Lady stranger to blue water
Dark and dusty painted on the sky
Misty taste of moonshine,Tear drops in my eyes

“否定。他的飞行路径上有一家化工厂!一旦掉在上面,后果无法估计。”麻雀1号回答说。
“那就等他飞过那家该死的工厂在打,你这蠢货!”黑人军官对着麦克风大声喊着。

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
West Virginia, Mountain Mama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他飞出市区了,正向普吉特海湾方向飞去。重复,他飞出市区了。”麻雀1号汇报着。
“报告,Q400刚刚飞过化工厂。我的视线良好,随时可以开火。”麻雀2号说。
“那你还等什么?把他打下来!来人把这该死的音乐关掉!”黑人军官咆哮着。

I hear her voice in the morning hours,She calls me
The radio reminds me of my home far away
And driving down the road
I'll get a feeling,That I should have been home,Yesterday, yesterday

“Q400驾驶员,这里是美国空军。你目前的行为已经构成侵犯本国领空,请你马上依照我们的指示降落,否则我们有权使用武力。这是最后一次警告,我重复,这是最后一次警告!”麻雀1号开始最后的尝试。
“警告,Q400开始降低高度!该死!爬升!混蛋!爬升!你会撞上去的!”麻雀2号喊着。

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
West Virginia, Mountain Mama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
West Virginia, Mountain Mama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

雷达上,代表Q400的光点,突然消失了……
沃尔特回过神的时候,指挥室里之前的那些设备——超大的液晶屏幕、大功率无线电通讯装置、耳机、麦克风,统统都消失,当他摇晃着站起身,刚刚坐着的那把椅子,应立即被一直等候在旁边的一名年轻士兵搬走了。
格里芬早就不知了去向,估计是向某些高层人士去做检讨,或者说去推卸责任——他自找的,沃尔特幸灾乐祸的想。
“你还在这里干什么?一切都结束了。”沃尔特对唯一还留在指挥室里莱斯利说。即使是靠在窗户边上,莱斯利给人的感觉好像还是站在阴影里。
“哦,我找你还有些事。”莱斯利的语气还是很平缓,似乎一个小时前的那些事从没发生过。
“什么事?”沃尔特实在不想和这个神秘的国安局特公再扯上关系。
“飞机坠毁在凯特恩岛,我记得那里是你们警局的辖区,对吗?”莱斯利问道。
“那又怎么样?”沃尔特反问。
“最先到达那里的,是你们的人吧?”莱斯利走近沃尔特。
“大概是吧,你到底要干什么?”沃尔特突然对他有些反感。
“只是想请你帮个小忙,记得吗?你欠我一次。”
“欢迎登舰,怎么样?新身体还适应吗?”
“呃……还好吧……我不知道这几根……它们是干什么的?”
“哦,别管它们,你用不到的。跃迁引擎正在充能,很快你就能回家了。”
“真是太感谢你了,伙计。”
“哦,不用客气。对了……关于……备份和传输系统……你的报告里能不能……你知道,它们和你的观察报告无关,你就算不写也没关系,对吗?”
“嘿嘿,你有把柄在我这儿了。”
“把柄?那是什么?能吃吗?”
“不能,那是……只存在于朋友之间的小玩意儿。”
“哦,这么说我们是朋友了?”
“当然了!”
“真不错!L32,你在这个星球上交到朋友了吗?”
“还不少呢!你知道么,有个叫爱因斯坦的家伙……”
(全文完)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4): 没心情没朋友 · Guuuululu · SAS · 吸喵喵 · biubiubiu · sml · 打赏 · 山甲呀。 · guots · juwuj · 飞鼠 · XXING · ILL · skeletonwings
4.9
赞一个 (5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