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9.17 , 16:00

凉飕飕蛋友篇23:一个院子里的叔叔,中年以后迷上了钓鱼……

凉飕飕蛋友篇23:一个院子里的叔叔,中年以后迷上了钓鱼……
credit: 煎蛋画师ZZCW


来自凉飕飕:你丫想干嘛,理科男

哦?

看到第一个故事想起来……一个院子里的叔叔,中年以后迷上了钓鱼,还总去夜钓。

有一年放假回家听我爸说起,这叔叔再也不钓鱼了,因为有一次他说自己独自半夜去动物园的湖里钓鱼,余光看见不远处一个白衣长发姑娘站在水边,心想别是要想不开,于是赶紧放下手里的杆,准备过去问问,就这么一低头抬头的瞬间,那个姑娘不见了……叔叔第一反应不是跳了吧?再一回神,不对,没有水声,这附近又没什么遮挡物,根本不可能怎么快从视线里消失。这么一想后背一阵发凉,赶紧把东西收拾了回家!

热评
新的
会不会眼角沾着一粒带着一坨黑的白米粒

费孛沓

@哦?: 看到你的评论,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人眼中存在视锥细胞和视杆细胞两种视觉细胞。视锥细胞能区分各种颜色,但对光的敏感度不如视杆细胞。视锥细胞主要分布在视网膜中央,而视杆细胞主要分布在四周。所以有时候我们晚上会有这样的经历:余光瞥见了一团白色的东西,但直视时却什么也看不见了。

哦?

@费孛沓后来我和这个叔聊天问起过这件事,他说看到的是侧面,感觉这姑娘挺漂亮的,距离他也就十多米远。你的科学分析我也同意,这件事我也是这么安慰我妈的,她听了挺害怕,不让我再问。我知道的是这个叔年轻时头部做过手术,可能有影响。但是半夜去水边这种事,大家还是不要随便做,毕竟不安全。


来自凉飕飕:流星电波观测,为什么会有这种幻觉

凉快

第二个故事我深有体会啊,小时候有一次也是发高烧,在床上睡了一觉,醒来之后猛地发现床前站了一排人。有我舅舅阿姨朋友甚至还有对门的大叔…大喊大叫把家长叫来后问为什么床前这么多人,结果家长跟我说哪有人?我才逐渐清醒。


来自蛋友小故事

小时候跟我表哥一起照看我舅舅的养鸭场,以防有偷鸭子的人,养鸭场建特别偏远的地方,好处是租金便宜,坏处是老的坟头特别多。

某天晚上我在巡逻时,发现一个人穿着白衣白裤特别扎眼,就叫了我表哥,那人一听到我叫人了,就撒开腿跑,我表哥就在后来拿着把气枪追,我跑得慢就跟我表哥跑,中途我表哥还放了一枪,没打到那人,一直追到一个死巷,巷子特别小,只能有一个猫大小的生物才能进去的小窗,但是,就是没有发现那个人,我表哥愣住了,我也一样,然后我俩就撒腿跑回来了,也是奇怪,明明养鸭场周边是新铺的石子路,那个人跑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

热评
Thewalker
狗急了还跳墙呢,你们两个突然来历不明的凶神恶煞追着跑(我不就是没事穿着一身白乱晃嘛,至于嘛?),手里还有枪,肯定玩命跑啊,前面就是大河也跳过去了

Thewalker

说个好玩的吧。我同事的爷爷,人比较风趣,讲了件趣事。以前种甘蔗的,总是有人过来顺手牵羊,有些人偷甘蔗之前把两个铜钱串起来先挂在甘蔗上,如果被主人发现了,就指指铜钱,表示自己付钱的;如果没被抓到,铜钱还能下次用

luobo151

我说的事儿是我自己亲身经历的

几年前 去南京旅行 定了一家算是星级酒店
半夜 睡的天昏地暗 隐隐约约就看见一阵光亮 然后 电视就开了
当时没有多想 关掉继续睡 第二天也许玩的太开心 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到心上

或许太累早早就睡觉了 睡的正香 电视又开了 我看表 凌晨三点

第二天我要求给我换房了 但前台小姐说房已经全部定完 再加上电话那头的朋友安慰我说是有可能是某个客人的恶作剧 酒店又说会帮我检查电视 心想明天就要离开南京了 也不想在折腾找酒店 我才勉强同意在住一晚

晚上 我还是不放心 还刻意把电视机插座拔掉 可是 半夜 它 居然又开了 凌晨三点

蛋友 秦Q

接下来说的这个事儿是我同事亲身经历的(真实度100%)

五六年前 当时 同事还住在农村的那种大院子里

傍晚十分 天已经黑下来了 夏天农忙 家里人都在地里干活 家里就留下我同事照看她三岁的小侄女

小女孩活泼可爱 自己在一边玩耍 我同事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突然 小女孩哭闹不止

我同事就让她侄女过来 说要抱抱她 小女孩 就是不肯上前 突然说道 那里有个爷爷 有个爷爷 手指着墙上 有个爷爷坐在哪里

我同事吓得连忙给她妈妈打电话 妈妈一听连忙回来 折了许多桃树枝 屋里屋外插了许多 小女孩才渐渐不哭闹了

后来得知 原来这里之前住的一对老人 那个老爷爷出现的那面墙上 就是以前 挂他遗像的位置

拜一刀

md小区有一家一楼的住户,窗台有个鱼缸,里面有灯,还放了点小物件进去,夏天的时候有一天晚上从那边走,一开始被车挡着没注意,走过车旁突然看到吓一跳

你的骑士

看到头那个事情 我曾经也遇到过一次…
听着歌走夜路回家 没有路灯 走过一个转角眼角余光发现有什么东西在发光
抬头一看 一个飘着白光的女人头在看着我 我瞬间吓尿
然后那个女人把灯打开了我才发现是一楼住户站在窗边不开灯玩手机…

Janet

关于楼上那个白光女人头的事情,我也说一个类似的

有一天我下晚自习回家,北方的冬天晚上十点钟,在小区里,又黑又冷又没有灯风又大,我在低头看mp4上的小说+听歌,一抬头发现对面有两个穿着戏装画着脸的女人飘飘荡荡的过来,其中一个拿着手机在打电话,通话界面是蓝色的,把她的脸映成蓝色!真的,吓得我差点摔倒!

来自凉飕飕:捡了个大学笔记本儿,黑色的人

⊙ω⊙

我奶奶去世之前说怎么有好多小孩儿在到处跑,是谁家的孩子。然后过了一会儿就靠在椅子上静静的去世了,在家里停了几天要下葬之前我悄悄的移开了她脸上的布又看了她一眼,和平时几乎没有任何区别,很安详,如同睡着,享年92,这种离开的方式简直是一种莫大的福分

暴雨河童

@⊙ω⊙: 我父亲在医院临近去世的时候也总是说房间里有很多人,还是穿古装的人,后来我妈说可能是祖先来接他了……

我也爷爷也是,去世前一周天天说看到很多穿黑色衣服的人

yancy

之前听烧伤科的老师讲过类似的故事,严重烧伤的小朋友生命垂危,只能尽量拖延死亡时间,老师给她换药的时候小朋友说,“姐姐,你看你后面有个人”,还把外貌和行为都描述出来了


来自暖烘烘:猫和妻子

拆迁办大队长

前天和昨天发生的事

在养老院上班还不到一个月,养老院一共两层我在一楼,走廊上有九间房,两间空房,三间卫生间(都是单间),一共七位老人,年龄75到94岁都有,而且大部分都是老年痴呆症患者。

中午大家吃饭午饭休息的时候,我想把卫生间的垃圾桶里的垃圾倒掉,当我正走向走廊尽头最后一间的时候,从那边过来的一位老奶奶把我拦住了。

问我“停一下,你要去哪啊?”
我说“去卫生间把垃圾收拾了”
“那里有个女人,我刚才去搭了一下话,她没说话”

WTF?我当时懵逼了,但是想了想应该说的是住在走廊最后一间的全身瘫痪的老人吧,午饭后就送到床上睡觉了,门也是开着的。一开始我是当做误会就给忘了。

可是晚上快下班,打扫客厅的时候,那位老奶奶指着走廊尽头又跟我说
“那边有个女人好像一直在等你呢,等你跟你一起回家”
我背后发凉,但是还是开玩笑的说“啊不用了吧一个人住惯了”
“两个人一起住多好啊 还那么年轻漂亮”

我有点不淡定了,这肯定不是全身瘫痪的老人了,但还是试探性的问了一下“哦?年轻吗?她多大啊?”
“看样子三十多岁吧”
我想最后确认一下“是站着等吗?”老奶奶回“就坐在那等呢”
我“哦哦哦这样啊”敷衍了一下,下班之后就走了。

然后昨天上班
老奶奶突然指着走廊尽头埋怨“那个女人一直在那坐着堵着路我都过不去了”

唉想问蛋友这种情况该咋办

热评
seout
带回家吧。

Benjamin
应该没事,只是错觉

Piccolo
不要怕,老人老了会看到这些,不知道是另一个世界还是她自己的幻觉。但她看到的对你没有影响的。我的老外祖母有段时间也看到这些类似的,对其他人没与影响的。

c
我奶奶还说柜子里有两只凤凰呢,不用在意~

@拆迁办大队长: 按温氏兄弟的套路都是查养老院的历史找出背景资料 然后找遗骨或是其它什么遗物 带上火油、盐、铁棍、圣水等去把东西烧了


最后的一点存货了。 能不能有下一期就看在座的各位了。༼༎ຶᴗ༎ຶ༽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Guuuululu
4.6
赞一个 (1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