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9.11 , 10:00

郁金香狂热——一花值一房

郁金香狂热——一花值一房

在17世纪初,全球在郁金香狂热中经历了首个重大的泡沫经济。郁金香狂热出现在17世纪的荷兰,大约开始于1624年,在1636年至1637年达到了高潮。

虽然关于究竟郁金香狂热的影响范围有多广仍有待商榷,但不可否认的是郁金香花的售价飙升到了难以置信的高度——单独一个郁金香球茎的价格能超过一位娴熟的商人的年薪。

那么是因为什么让荷兰人对郁金香着了魔?

不同颜色和花型的郁金香最初被从奥斯曼帝国(现土耳其)进口到了荷兰,17世纪的荷兰园艺家从未见过如此的花,它的色彩远比其他欧洲花卉要更浓郁和丰富。很快荷兰的文化就拜倒在郁金香面前,而且花园成为了地位和财富的象征。

另外一个荷兰郁金香繁荣的因素是由于郁金香本身的生长周期。郁金香的母球茎只能生长几年,并且每年只能分生出2-3个个体。而且郁金香从种子长成成株大约要7年时间。由于这两个因素,郁金香的供应能力很低,但是需求却在飞涨,这就意味着由于急剧供不应求导致郁金香的价格也跟着飙升。

整个17世纪30年代,郁金香球茎的价格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花卉市场而稳定的上涨,这些人大多是富裕的商人和零售商,而不是贵族成员或是传统投资者。由于郁金香的市场基本由个体商户操控而不是贵族,郁金香的交易经常会在街头或者客栈中进行,乃至在拍卖所里,而不是在荷兰证券交易所内。

到了1636年,就算品质最次或者最常见的郁金香球茎也能值不少钱,平均价格大约在160荷兰盾,到了郁金香狂热期涨到了峰值的200荷兰盾。

虽然很难去计算在现在合多少钱,不过那时的商人的平均年收入大约150荷兰盾。在郁金香狂热的顶峰时期,大多数的郁金香在买家之间转手只为了利润,而从未被栽培到土中,有一些在一天中甚至会在不同的卖家间转手高达10次之多。

在郁金香狂热中最著名的事件是有7个孤儿拍卖从他们离世的父亲手中继承来的遗产。遗产是70个郁金香球茎,其中包括一个非常稀有的Violetten Admirael van Enkhuizen(恩克赫伊曾的紫色海军上将)球茎,单这一个球茎就卖出了5200荷兰盾。全部70个郁金香球茎的拍卖所得一共53000荷兰盾。

1635年的时候,有40个球茎在另外一个拍卖会拍出了10万荷兰盾的高价。需要重申一下的是通常一个经验丰富的商人在当时一年大约只能赚到150荷兰盾。

在这期间郁金香球茎还会用于交换其他货物,而不是只是当做商品卖出,而且有一个很详细的例子,一株非常稀有的郁金香球茎可以交换4头肥牛、8头肥猪、12头肥羊、2大桶红酒、4桶啤酒、1000磅的芝士、2吨的黄油、1张床、1个银制杯子、1套做工精细的衣服、2 lasts(2.5吨)的麦子和4 lasts(5吨)的黑麦。(last是荷兰计重单位,在17世纪的时候,一last相当于1250公斤。)所有这些加起来一共价值大约1500-2000荷兰盾。

用郁金香球茎购买房屋、土地或者农场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其中有一个例子只用了一个Semper Augustus(永恒奥古都斯)球茎就购买到了12公顷的农田。

不过,随着整体经济泡沫的增长,最终气泡破裂了。郁金香的泡沫破裂的很厉害。一切始于在哈勒姆一个例行的郁金香球茎拍卖会上,一位投资者没有现身来为购买的郁金香付款。人们认为所有人买郁金香只是为了转售它们,而似乎不再是为了真正拥有它们,这使得市场陷入了担忧的恐慌之中。

几天内这个恐慌就传播开来了,郁金香市场开始自行崩塌。几周内,郁金香的售价就跌到了不足原先价格的1%。

尽管郁金香市场遭遇了猛击,但是附带影响并没有很重大。由于大部分的交易都在Main Street进行而不是在证券交易所或是贵族间进行的,因此郁金香泡沫的破裂对荷兰经济影响并不是很大。

郁金香仍是荷兰文化的代名词,并且荷兰每年1月份的第三个星期六都被定为了国家郁金香日。为了庆祝这一天,阿姆斯特丹的水坝广场会奢侈的陈列出大约20万株郁金香,全荷兰乃至全世界的人都会前来观赏,并排队等候希望能采几只带走。

本文译自 thefactsite,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0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