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9.10 , 13:00

水深火热美利坚:为什么美国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大?

水深火热美利坚:为什么美国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大?

因为原文较长,所以我简化了采访的内容。

Anne Marie Reinhart Smith 为玩具反斗城工作了29年,从一名HR成长为了一名门店经理。但玩具反斗城破产清算后,像她这样的公司基层员工一分补偿金都没有,管理层却收获了一笔丰厚的报酬。

其实变化是从公司被私募股权投资公司(PE)接管以后开始的。2005年,Bain Capital,KKR Group和Vornado Realty Trust这三家投资公司以$66亿的价格接管,但PE公司实际只支出了金额的一小部分,剩下的$53美金算作玩具反斗城的债务。这就是杠杆收购(LBO)——一家或几家投资公司找一个经营困难的公司,买下来,然后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通常就是裁撤人员,缩小规模),然后把钱赚回来,同时债务还在被收购公司的身上。所以如果这家公司的盈利能力不足,就会被拆分抛售或者申请破产。虽然难逃破产的命运,但在股东眼里这依然是一笔成功的生意,因为他们获得了回报。

玩具反斗城被收购以后到破产前状况一直堪忧,在被收购之初,就因为巨额债务面临财政困难,随着债务累计,一年要还$4亿——远远大于公司的利润。于是乎Smith和上万员工就这样失业了。

LBO伤害的不仅仅是公司,还有无数员工。公司被收购前和被收购后,员工——这些正在在门店买玩具为公司创造利润的人——的待遇天差地别。

在被收购前,员工每年的涨薪幅度在25~75美分(可能是时薪)。但被收购后,有一年Smith的工资只涨了7美分。一切都变了,公司仿佛要榨干每一份利润,许多员工被裁了。资本要的不是建立规模发展业务,要的是尽可能多的利润。PE都是短期投资,要求立马见效让投资人赚钱。

虽然许多政客都说现在市场行情一片大好,失业率也很低,但事实上美国工人的日子从来没有这艰难过。

皮尤研究中心的数字显示,现在美国平均工资的购买力和四十年前差不多。而更可怕的是,企业高管的公司一路上涨:

2000年至今,工资收入最低的10%涨薪幅度只有3%(扣除物价因素),最低的25%涨幅只有4.3%。但在前10%中,工资收入增长15.7%,达到了周薪2112美金——是收入最低10%的五倍($426)。

而美国劳工部的统计结果更惊人:「生产与非管理层」员工的工资相较去年出现下降。这可不是因为公司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公司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占比达到了自1970年以来的最高点。据AFL-CIO的数字,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公司CEO平均年薪达到了$1394万,而非管理层员工平均年薪只有$38613。

当然,造成问题的原因有很多:股东对公司的统治、工会的式微等等都是原因。而玩具反斗城的例子说明PE对员工也有影响。

2009年的一则研究则证明了这两则之间确实存在相关性:研究发现,被PE收购的公司确实降低了员工收入,但同时生产率却提升了。作者写道「PE资本正在扩大生产率和工人收入之间的差距。」

除了降低收入还有加剧失业。Rosemary Batt 和 Eileen Appelbaum 在他们的著作《 Inequality, Uncertainty, and Opportunity: The Varied and Growing Role of Finance in Labor Relations》(不平等,不确定与机会:金融在劳资关系中的角色变化)中写道:

在被PE收购的公司中工作更有可能失业——这一点更加剧了收入的不平等,因为当事业的员工再去找工作,他们的收入通常会更低。

这也就是说,PE对工人收入既有直接影响,也有间接影响——要么压低你的工资,要么让你失业。

大体上讲,作为雇员,能做的事情太少了。在过去几年,PE近几年规模飞速上涨,今年的LBO金额达到了$1580亿——这是自2007年以来的最高纪录。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债务缠身,我们肯定会看见更多公司破产倒闭。

同时,高层依旧在吸血。随着最近共和党主导的减税政策实施,美国上市公司为股东提供了价值$436.6亿的股票回购。政府给企业的减税政策本意是让企业把省下来的钱用来发展公司和回馈员工,但华尔街却自己赚了个盆满钵满。虽然玩具反斗城的案例就近在眼前,业界却依旧不为所动。

但 Smith 已经行动了起来,她和其他被解雇的工友一同为 Center for Popular Democracy 工作,在全国讲述自己的遭遇,游说政客寻求改变。而她的努力有了结果,Bain 和 KKR 已经和失业员工展开对话,商讨成立一个「家庭基金」,为这些受玩具反斗城倒闭影响的员工提供补偿金。正如 Smith 所说,「面对这种情况,没有人保护员工利益。」

Baker 希望这一解决方案能带来改变。「这两家公司的行为会对同行发出一种信号,」他说,「如果你闯了祸,你当然要负责收拾残局。」

这些事情还能让大众对金融系统的运转有所了解。对于 Batt 而言,未来最紧迫的事情是为让资本不再神秘。「大家不了解PE资本,」她对我说。不仅如此,随着数量增多,这些公司的权力会越来越大。「他们的影响力太大了,」她说,「但这个影响力是无形的。」

Smith 亲身体验了PE的影响力,所以她想有所改变。她希望立法者能立法限制高杠杆的LBO,现在,她的精力还在让前东家掏补偿金这件事情上。

无论如何,Smith 明白了一些事情,她正为员工的权利而战。「我不会放弃,」她说,「对我们来说这一切都还没结束。」

本文译自 Toys "R" Us, private equity, and stagnant salaries,由译者 Dkphhh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好看!
4.2
赞一个 (1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