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9.04 , 19:52

关于某些人就喜欢回头看的不负责分析

关于某些人就喜欢回头看的不负责分析
来源:老王

我还记得以前看过几篇文章,介绍了一些神奇的女性防“非自愿异性爆栗胁迫歧管接触”(以下简称非医保谢齐姐,简称非姐,简称FJ)工具。有进去容易出来难的内裤,有能发出高压电的胸罩,甚至有能识破饮料里有没有蜜饯水的指环。女性很容易遭到FJ,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赞同这点。

但对于这些东西该不该被发明出来,人们的观点大致可分为两个阵营。一方的观点是这些器械既能起一定的保护作用,又比真的在裙子外面套个铁内裤美观,还能保住对你没有敌意的异性的面子,免得对方觉得你怕被他FJ。另一方则认为,社会秩序是人人共同维护的,凭什么老娘要做出额外的让步,花不必要的钱去买这些个狗屁?难道不应该是管好自己的手和迪奥吗?

我很赞同后一种看法,因为我就经常经历类似的遭遇。我,一个除了在慢车道骑快车外基本守法的公民,一天到晚被人防着,每天走在公共场合,承受着不亚于被FJ的巨大压力。

我特别吸引视线。从上大学起,我发现只有我走在马路上,前面的人就要回头看一眼。发生概率约为3/4。你问我是怎么判断他是只回头看我,而不是所有人都要回头看呢?因为他早不回头晚不回头,别人从他身边经过也不回头,偏偏是我靠近他10米内时,他就要回头看一眼。有时候他是个和我一样的男性成年人,有些时候是老娘们,有些时候是推婴儿车的年轻妈妈。有的时候他走在我前面,有时候他站在厕所里正在撒尿,有时候他在小区门口等人,有时候他坐在面店里埋头吃面。他们的共同点,都是当我靠近他们10米内时,目光都会被吸到我身上。这也不是什么幸存者偏差,不是因为没有回头看的人我印象不深刻,我专门做过统计,比例接近3/4。

我先是猜他们害怕我。但是成都治安非常不错,平时没听说过飞车夺包或当街抢劫的,偷东西的倒是见过不少。可是老王的外观首先就不符合小偷的职业要求:我身高1.78米,体重76千克,就是贴吧里到处问能不能一拳放倒XX的那种体格,可能没有达到运动员的标准,也是挺显眼的。这样的人如果要来偷一个成都人的手机,或者开包,一举一动会特别醒目。因为成都人的身形普遍瘦小,我们站在一起就像一个大番茄上头长着另一个畸形的小番茄。再加上老王我神态肃穆,面色铁青,说是警察也许有人信,但怎么看也不像个靠技术吃饭的惯偷。如果说是害怕我人高马大,随时随地从身后使出一招过肩摔或给他使个绊子,让他摔个狗吃屎,这也说不通。因为1.78米并不算很高,76千克也不算很壮。成都城区生活着600多万人,比我壮的怎么也得有好几十万。如果是个壮汉,就要无辜成为人们提防的对象。那么这群壮汉肯定会被广告公司签下,在其身上印满广告,放在车展或人群密集的市中心。这简直是比美女还吸引眼球的存在。但据我所知,成都并没有广告公司签下壮汉做行走广告牌,工商局也没有在马路上张贴横幅,严厉打击人肉广告牌或壮汉。

既然不是害怕被揍,肯定有别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听到响动,回头看看是不是熟人。如果在办公楼或小区回头看,我还能理解。在厕所里正尿着回头看,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如果真见到熟人,该怎么打招呼呢?你也来撒尿?对不起,我肾结石,要尿久点?此外,在商业区回头看也是找熟人么?那他的熟人可太多了。也许他们家五代同堂100万亲戚,在同一天乘坐多架航班升空后集体跳伞,非常均匀地降落在全成都各个区县,落地后立刻买房落户。可能全成都1/6的人都是一家人,他们之间有我们不知道的识别特征。你以为你出去碰到的都是陌生人,但在这100万人看来,街上1/6的都是自家亲戚。是亲戚就得寒暄打招呼不是,如果因为没注意到亲戚而忘了打招呼,大年初一100万人大型团年的时候,肯定就有人向老太爷打报告,说他目无尊长,没有家族意识。这种情况虽然离谱,但我至今还找不到驳倒这种观点的证据。如果按照3/4的概率,也许这个家族的规模有450万人。

如果不是,或许是他们脖子得了一种病,不扭不舒服。说不定他们每天要回头千次,就像公园老太太每天雷打不动用胳膊撞1000次大树。或许他们听说过有人在马路上走,回头遇到初恋死活要嫁给自己的遭遇,觉得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或许他们觉得如果不看看对方是谁,自己就无法做好应对准备,这些人的行为模式可能就只有几种,而且大脑读取信息的速度只有ROM级,达不到RAM级,因此他们的大脑设计出了一种提前预读场景的技术,强迫他们在从后面接近的路人接近他们之前先回头看一眼。或许他们觉得如果背后是个帅哥或美女,自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多看几眼。或者他们上辈子是个雪鸮,脖子能180度旋转,但由于这辈子投胎做了人,脖子只能90度旋转,所以待到机会就要练习练习。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就是人们还没有适应大城市的生活。我们的城市化进程太快了,93年的时候,成都一环外还是农村。仅仅过了20多年,绕城外都算城里了。农村是个熟人社会,平时在街上遇到的都是熟人,自然少不了寒暄一番。而在城市,尤其是人口上百万上千万的超级大城市,你在街上很少能遇到认识的人。有的只是和你抢公交座位、抢地铁、抢电影院、抢火锅店座位的陌生人。我从小在城里长大,奉行只要我守规矩,我就能活得好好的的生活原则。我办事不喜欢找熟人,不喜欢串门,不喜欢和陌生人打电话。我相信不止是我,许多城市里长大的孩子都有这种习惯。在城市发展进程走得很成熟的日本,人们也只是奉行不给陌生人带来麻烦的准则,很少主动去盯人看的。在盯人这个问题上,中国也有些地区做得很好,比如“你愁啥?瞅你咋地。”的东北。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Mionysius
3.9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