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9.02 , 14:00

坦博拉火山和拿破仑兵败滑铁卢

坦博拉火山和拿破仑兵败滑铁卢
credit:123RF

1815年,印度尼西亚的一次火山爆发对后来的历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给我们带来了科幻小说以及狄更斯的圣诞颂歌。现在,事实证明,它可能也导致了西方历史上最伟大的军事将领拿破仑·波拿巴皇帝的滑铁卢之败。

拿破仑是非常出色的统帅,但是当他于1815年6月在比利时滑铁卢准备迎击欧洲联军时,气候条件对他十分不利。法国军队遭遇倾盆大雨,在厚厚的泥浆中艰难跋涉;历史学家认为恶劣的天气条件是导致拿破仑最终战败的重要因素。

天气状况?很可能是由1815年4月10日坦博拉火山大喷发造成的。

那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火山爆发之一。它杀死了10万人,大量灰烬蔓延到全世界,升到43公里的大气层中,制造了一个“没有夏天的年份”。

令人沮丧的时刻。来自火山灰的微粒——特别是二氧化硫——阻挡了来自太阳的光线,令北半球进入了临时性的小冰川时期。农作物歉收,许多人在火山爆发后的一年中死于饥饿或寒冷。

在1816年的夏天,恶劣的天气使年轻的玛丽·雪莱和她的朋友们宅在日内瓦的别墅内。在那里百无聊赖,他们迫切需要找点事情做。最终决定决定搞一场写作比赛。玛丽动笔写出了《科学怪人:弗兰肯斯坦》,历史上第一部科幻小说。捎带一提,当时别墅内足不出户的几位:雪莱夫妇,玛丽的妹妹,因行为不检而声名昭彰的拜伦勋爵,以及他的秘书。当时日内瓦街头巷尾最吸引人的八卦话题,就是声名狼藉的诗人们在别墅里干着的种种匪夷所思的行径——当然主要是好事者编造出来的。这段时期,拜伦的美少年秘书,以拜伦为原型偷偷写出了《德古拉伯爵》,成为了吸血鬼小说的鼻祖。

查尔斯·狄更斯出生于1812年,幼年的生活笼罩在火山灰的阴影下。他在圣诞颂歌中重现了少年时期的艰辛,创造了一种文化符号。

在滑铁卢战役之前,二氧化硫还未到达欧洲。但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行星科学家Matthew Genge表示,早在火山爆发后两个月,比利时就受到了火山的影响。

他发现带着电荷的火山灰干扰了位于海拔超过50公里的大气电离层,即形成云层的大气层。

坦博拉爆发时,他的论文表明,火山灰可能使电离层“短路”,形成大量降雨云,产生了异常大量的降水。

“以前,地质学家认为火山灰烬被困在低层大气中,因为火山灰羽流快速上升。”Genge说。“然而,我的研究表明,灰烬可以借助电荷力射入高层大气层。”

他在论文中指出,可用于评估坦博拉喷发情况的可靠数据很少。但Genge进行了一系列计算机模拟,结果显示静电可以将500纳米(0.0005毫米)以下的火山微粒提升到100公里高处。

Genge解释说:“火山灰和火山羽流都会产生负电荷,因此烟尘羽状物会排斥灰烬,将其推向大气中。效果非常类似于两根磁铁同性相斥。”

哪怕是少量的灰烬也足以对云的形成产生急遽的全球范围上的影响。

虽然可能无法获得坦博拉的数据,但可以参考其他火山,有足够的数据供Genge进行交叉比对。

1883年8月,卡拉卡托火山几乎毫无征兆地剧烈喷发,导致全球均温下降。在火山喷发期间,降雨量减少——表明云层的形成受到了抑制。

并且,在火山喷发之后,在电离层中形成的夜光云有所增加。

他还注意到了1991年菲律宾皮纳图博火山爆发后电离层出现紊乱的报告。

所有这些火山的爆发规模都十分巨大。卡拉卡托和皮纳图博的指数中为6,而坦博拉是7——历史上与今天最近的一次7度爆发。

(意大利的维苏威火山是5,冰岛的Eyjafjallajökull,在2010年扰乱了整个欧洲的飞机航线,是4.)

希望我们有生之年不会获得第一手的数据来验证Genge的理论——虽然它确实有助于我们更全面地了解历史进程。

雨果在《悲惨世界》中谈到滑铁卢战役:“不合时宜的阴云密布的天空足以导致世界的崩溃。”

“现在我们知道了坦博拉火山如何在半个世界之外送上了助攻。”

论文发表在《地质学》上。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