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9.02 , 20:00

凉飕飕蛋友篇22:我小学那会儿,村里的路都还没装路灯……

以前的文章评论都看不到了,所以来补个档,是之前存下的一些评论里的小故事。剩下的大概还能做一期吧。

凉飕飕蛋友篇22:我小学那会儿,村里的路都还没装路灯……
credit: 煎蛋画师ZZCW


来自凉飕飕:撞到人了喂,之前住过的出租屋

Benjamin

乡间小路 我小学那会儿 村里的路都还没装路灯,晚上外出不拿手电的话基本就靠路旁房屋窗户投射出的光源,

有天晚上,我爸让我跑腿去买烟,我想着小卖部不远就只带着钱出去了,本来夜间的视力就很不好,走到半路看到一个黑衣人慢慢地朝我这边走,我看了下好像没有头…

当时就慌了,想着不看不看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但是根本压制不住内心的恐惧和好奇,就边走边一直盯着看,想说如果真的没有头那我撒腿就跑…

结果…走近一看是个驼背严重的老爷爷…

vva

@Benjamin:
半夜看到一块白色破布飘荡在树林里…
壮着胆子走过去一抓!
…谁家奶牛没栓好跑出来了


来自凉飕飕:呼叫声,苍白发光的生物

ET

以前凉飕飕我也经常看,自从上次真的见了鬼,再也不敢看了。


来自凉飕飕:食玩

kami

我来讲个有点类似的故事, 当然没本文作者那么惊悚. 以前我还小的时候比较喜欢玩积木, 当然不是lego了, 国产的, 毕竟以前可没那么多钱买lego, 而且也很难买到, 又不像现在网购那么发达.

经常性的, 如果我玩了一天积木的话, 放在柜子里的人仔半夜总会发出哒哒的声音, 就像蹦来蹦去的. 第二天这些人仔总是不在原来的位置上.
如果把坦克之类的玩意放在客厅, 第二天就会像发生过战斗一样.

记忆最深的一次是有次我把炮口正对一个人仔的脸, 然后人仔转动了90度,
侧对炮口. 我再转人仔脸对炮口, 然后人仔又转动了90度.
反复几次之后我干脆对着人仔侧面开炮, 人仔倒下后再放回原处之后再也不动了.

讲道理我是不相信灵异事件的, 各位权当一个凉飕飕故事听好了. 没准是SCP-387呢(笑)
后来很少玩了, 也就没有类似的骚动了


来自凉飕飕:死后被扔掉的动物

Benjamin

我们那有句俗语,直译成中文是:猫吊树枝头,狗顺河水流。…就是猫狗仙去后,猫要拿袋子装着挂着树枝头,狗就放水里顺着水流走。

不清楚这样做法的来源,小时候有好几次去树林里看到了树枝头的猫,下意识的绕道走。现在已经好几年没走进深林了,所以不知道猫狗仙去后是怎么处理的。

@Benjamin: 猜测一下,可能猫肉不多,就挂树上风干了。怕狗肉染病,就顺水飘走了。

腊肉

农村长大的,确实以前农村的家畜死掉以后是往河里丢的,而且还是运河——对!就是灵渠,冲到下游……

纸醉金迷

都把尸体往水里扔,那住下游的人怎么过?

sakya

@纸醉金迷: 可能天天吃河里漂来的鲜肉吧


来自凉飕飕:不记得拍过,笼中鸟的歌词的秘密

柴郡猫

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所以老同学回忆往事的时候大部分事情我能依据日记说清来龙去脉以及细枝末节,在某些记忆有分歧都以我的说法为标准。

但是最近有件事情不太对,我对日记里一个女生叫什么名字没有印象,问了那个女生前男友的死党,死党却不记得有这个人,再问了某段时间和这个女生要好得天天一起上厕所的另一个女生,也说没有这个人。

头皮发麻,这是个只存在于我的记忆里的人。可能我的日记并不是完全真实的,我凭想象创造了一个人,又在日后反复翻看日记催眠了自己,大脑编造出一个有血有肉细节丰富的人。

——我没有飞叶子或者酗酒什么的,对那个女生的记忆也相当真实,等有时间去看看毕业照吧

麦豆
如果毕业照中有,但所有人都不知道是谁,会是什么情况?

辣条
那个女孩被因果律抹除了? 只有你因为某种原因还保留的印记

冰鸿茶
因果律排除的话,毕业照和日记里都不应该有啊。你的日记也很神奇啊。

柴郡猫
你们别想得那么玄啊,目前为止我还是觉得那两个人可能是时隔多年真的忘记了,至于我的日记也是相当普通的日记,只不过多年坚持写下来内容会很详细

Benjamin
平行宇宙里的你认识的女孩


来自暖烘烘:做个坚强的孩子,写给爷爷的信

correl

我姥爷头七那天,我下楼推车子上班,在地下室拐角处闻见一股线香的味道。后来看我妈和我姥姥她们的聊天记录,我闻到味道的时候差不多就是我妈她们开始烧纸的时候。

当时在地下室,我在那站了好久,心想着大概是姥爷回来了,我虽然看不到姥爷,但让姥爷多看看我也好。


来自凉飕飕:奶奶的声音,爷爷

新的

想起我爷爷离去的时候,离去前把我们叫过去交代了后事。我昏昏沉沉的回家,第二天起来感觉都是梦嘛,爷爷应该还在,但是我不敢去爷爷家,就这么昏昏沉沉的骗自己一直到出殡

废话

我小时候是婆婆照顾我长大的,后来她大病了,我趴在病床上大哭,最后她还是熬不过,火化后几天吧,梦见婆婆和我挥手,然后渐渐离去,至今还记得那梦境

Benjamin

第一个故事让我想到以前家里的老房子大厅里也挂着祖父母的照片,爸妈教育我们在家的时候每天都要去老房大厅拜一拜祖父母,向他们请安。

照片挂得很高,相框顶部悬着绳,底部顶着木支架,所以站着地板上能大致正对着照片,以前挺害怕的,直到小学时期,有一次斗胆站在照片底下凝视了好久就为了看清祖父母的脸。

后来到初中的时候有次放假回家听到爸妈和亲戚谈到前几天我爸梦到祖父,大致内容我也记不太清楚,然后我爸在祖父托梦后第二天去看了下照片发现照片歪了,我爸拿梯子爬上去一看是悬绳松了。

后来家里因为老房子打算拆了盖新房,就把照片移到家族祠堂里了。

mimi

记得我早晨去坐单位的大巴车上班 距离车门大概20米 突然就滑倒了 地上也没有水没有泥 疼得我只好请假回家 到家后发现手机没带 翻来来电记录是父母打来的 说爷爷去世了

123正

我外公去世了之后,头七里好像,我做了一个梦,就梦到我外公笑嘻嘻的和我说,宝宝,不要再担心了哦~~我现在舒服了,不疼了。

我外公已经去世十年了,从我出生到现在35年了,我就只做过这么一次和我外公有关系的梦,所以我一直相信是他回来和我说一声。

一抱一喵喵

几年前在帝都上外语班,自己租的蝈蝈笼子房,搁现在要被半夜叉出去撂大街上的那种。

有一天突然脚疼起来,疼得上不了课下不了楼,连下床都成问题。第二天突然不疼了,刚好也没课,于是没事人似地跑出去逛街。

第四天又疼起来,发烧,骑不得车又走不成路,只好扶着车子出去买了药,内服外敷,既没有止疼又没有退烧,回到屋子躺了一天,疼得一分钟都没有消停。

到凌晨四点多,实在扛不住,打电话给家里,说没办法了,疼,要马上回家。
家里大惊失色,因为大概就在不到三十秒之前,亲戚家来电话,说大伯因为脑溢血进了医院,医生说没救了。

回到家之后,医生说我脚疼是痛风,属于最不可能的人得了最不可能的病。

健健

姥姥在大约早上十点十分的时候落气的,但是大于在八点半左右,我梦到她来告诉我她父亲的名字,因为在她入院神智已经不清时候,我和妈妈聊天,说着姥姥家族曲折离奇的故事时,我妈说也不知道他外公叫啥,所以我们问病床上已经不能说话的姥姥,问了很多次。


来自蛋友篇15

Tredemons

讲真,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有几件事情我一直不知道怎么解释。

家在乡村,小学二年级就开始一个人睡。一天晚上,床上躺着,正准备入眠,突然床底下的铁工具箱就一直不断有规律的开开合合,发出很大的响声。
一开始想的是老鼠,但那么大,那么重的铁箱子(45*30cm)老鼠根本没法打开。于是我就很害怕,蜷缩在被子里,不敢下床,响了很久以后,困得不行就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终于鼓足勇气,往床底望了一下,我家的狗在里面。但箱子靠近床边,狗在最里面,而且不一定就是昨晚就待在里面的,它也不一定可以掀起来,并且那么有规律地开关着,持续了很长时间。这让我一直困惑不已;

第二件事 ,一天睡着睡着突然间醒来,然后听见一个女声在呼唤着“三侬,三侬”(我家里人都叫我三侬)我应了几声,没有回应,我以为是别的村的叫的(另一个村隔得不远),没有多想就继续睡了。
事后越想越不对,当时已经凌晨两三点了,虽然月光挺亮,但那个村子的人不会那那个时候,还那么高声的呼唤吧,而且那么巧,还和我的昵称一样;

第三件事,高三的时候,我爷爷去世,农村嘛,那时都会叫一些法师来行法事什么的。夜里的时候,法师们找来一个盘子,往里放一些米,然后插上一个竹条,然后叫我们这些亲人家属呼唤我爷爷的名字,当时正值冬天,风很大,那个竹条突然逆着风转了一两圈!!!

那么多年过去了,这几件事还是心里的旮瘩。

来自凉飕飕:玻璃球球

pp

小时候呼吸道疾病晚上睡不好,老妈就带我出去走。

大概12点半这个样子,走了半个小时,马路对面有一片全是草的空地,看见一个穿着像是雨衣衣服的人在草地中间,动作机械性的极不自然的动,反关节的感觉。

当时很害怕叫我妈看那是什么,我妈说怕个毛前面就是派出所,走了走了,看到这画全都想起来了

(这是看到扭扭人了?)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