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8.30 , 21:51

《长毛镇》The Soil Fur / 2

# 杜撰大王投递:

我是一名在加留学生。该作品由我以及外国几位同好共同创作,即原文为英语(但未被发布于任何平台)。我将之前的文档进行编辑和翻译后重制为汉语版。作品名为《长毛镇》The Soil Fur,作者为Kery S Watcher(我们的共同笔名)。

本文采用 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往篇链接
第一章:《长毛镇》The Soil Fur / 1

“这是一个由很多传言以及各类事件亲历者所吹的牛皮共同组成的故事。 ”

“先让那几位在酒吧里侃大山的家伙们消停一会儿。现在我们就看看同一天的早些时候发生了怎样的事情吧。”

2.1

游在梦境之中的克尔伦·荷达斯仍能够动用他敏锐的六感。
就在愉快的人生走马灯差不多快要播放完毕时,一种似乎有人想要暗杀他于无形的不安全感透过五感侵入了荷达斯的头脑——因此而狂跳不止的心脏差点儿让他无法呼吸。
于是乎,他就很不情愿地醒来了。
“啊。”克尔伦睁开一只眼睛,发现床边的电子钟的信号灯开始闪光(上面显示的时间是早上8点30分),而恼人的蜂鸣器也紧随其后响个不停。按照以往情况来说,这预示着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
“搞什么呢,难道今天也没有早餐吃?”他把左手攥成拳头砸在蜂鸣器的开关上以停止这令人焦躁的声音,并顺便拉开了墙面上的暗门。然后其发现,情况同他意料的一样:里面空无一物。举个例子来说,如果有人把什么东西放进了克尔伦的私人邮箱,由他安装在家里的分类递送系统就会在识别了所投递之物的类型后,把这些东西传送到其居所不同位置的暗门后面。因此,克尔伦可以在他的床上吃他订购的麦麸早餐饼(通常是小熊模样的),以及喝上一瓶新鲜的牛奶。基于这个原因,克尔伦给他的闹铃系统加了一条规则:如果早餐被按时送到他家,那么闹钟的时间就会推迟半小时。通常情况下,负责给他送早餐的那个女孩一直都很准时,从来没有迟到过(但是这几天都不见她来)。
“我滴乖乖,”克尔伦带上了一只手套,“我对烹饪可不在行。”他只得发着牢骚,操控双脚踩上一对毛绒拖鞋走到厨房里。待按了一下处于待机状态的自动烹饪灶台的开机键后,其就向着卫生间走去,以便好好地洗漱一番。
“都快9点了,也不见他们来找我。”克尔伦在刷牙的时候用手机给一个同事发了一条简讯,并仔细翻看了一下由程序(“时间管家”,皇家科研本部的杰作)生成的日程表。
根据作息紊乱的克尔伦昨天的所作所为,程序“时间管家”让他今天中午时分去见上距离他2个街区以外的瑟玛·德莱罗副院长一面,以做一个口头性质的报告。
“行吧。”距离每月负责分发例行任务的高级研究员登门造访还有点时间,克尔伦就坐在厨房里喝着咖啡,吃烤好薯饼配很酸很酸的番茄酱和很甜很甜的西红柿碎,等着这位同事的回复。

“我认为你最近的行动有些用力过猛了。如果今天你有时间的话,我觉得我们这个下午可以聚一聚,以便商讨对策。”他的同事很快地回复道。
“可以。那我们就之后见面详谈。”随着将话题结束了的简讯被发送出去,克尔伦闭上了眼睛开始回忆昨晚发生的事。

《长毛镇》The Soil Fur / 2
(克伦 荷达斯的照片,画师为 Yangz-0628,两仪)

自幼就意识到思维训练之重要性的克尔伦·荷达斯在多年的学习与研究过程中学会了一些特别的技巧。其中一项便是在睡梦中去到潜意识的世界,以走马灯的方式了解身边发生的每件事的各类细节。通常情况下他每天都会在睡梦中以这种方式回顾当日生了些什么事,但今早的突然惊醒却打断了这项机制的运作。
“头疼呐…”克尔伦用力地回想昨晚发生的事,却是确凿地记不起来。
“真是见了鬼。”他气馁地自言自语道。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旋律特别的门铃声响起——这表示有什么人来了。
“请开下门,C310号研究员。”严肃且通透的男声传入屋内再次打断了他的思绪,催促克尔伦起身前去开门。
门外是6位身高各不相同,身穿同款西服的高级研究员。由于他们每次前来时都把帽子斜着扣在脑袋上,所以克尔伦并不知道他们的具体长相。带头的研究员从袖口里抽出一块软质的透明薄板,稍加拉扯后(可以延展为之前的十多倍大),递给了克尔伦。“C310号研究员,家住废墟大道(这只是一个名字)427号的克尔伦·荷达斯,这是给你的特别声明。你下个月可以休假,并且你还升级了…真是恭喜呀。所以现在你拥有更多的研究资源和院内权限…真是好运呀。值得一提的是,现在你可以开展以个人团体为单位的研究项目,院内不会做过多的干预。不过呢,也有不少值得你注意的新规则…真是复杂呀。”领头的男人用阴阳怪气的腔调说完了这些话后,向后迈了几步(克尔伦对此求之不得),与其右后方的人互换了位置。
“那么由我来和你讲解一下额外内容。在我开始之前,你对目前的情况有什么想问的么?”六人中最为矮小的那人说道。
“我倒是没什么想问的,你继续好了,我在听。”克尔伦费劲地拉扯着那份说明,回答道。
“院内最新通过了一项议案,我觉得你应该知道了。我们要暂时性地提高长毛镇的封闭程度,以便顺利开展第二次的人员优化事宜。所以近期皇家科研的所有成员都得少和普通居民接触…你平时有好好隐藏自己的身份吗?”
克尔伦一字一句地读着手里的声明(有阅读障碍的他脸已经扭作一团),听到了这句话,他不由得紧张起来。于是他说:“我,我平时有所注意哦。”
“这听起来就不太像!我们发现你平时习惯穿着实验室的白袍子到处走,下班了也不换上便衣。院内的管理小组人物这可能会让部分普通居民胡思乱想!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因为你的穿着打扮而对你起疑…你是无时无刻都准备着天衣无缝的借口用于忽悠那些对你有好奇心的普通居民么?”
“啊,这个简单。你们这些人差不多整天都待在院里,所以容易把事情想得复杂。那些居民只觉得我是一个带有‘科学家幻想’的年轻人,所以事实上,他们并不会太在意我。有几次我还试着和几个人聊聊我的最新研究,结果他们才听了几个词就直呼听不懂,还说我疯了,对我施以鄙视。科学对他们的生活来说太过于遥远…可能对于这个群体,生活中出现‘比较特别’的人就和出现了疯子的概念差不多——而即便出现了这么一个“疯子”,这里恶劣的民风只会让他们来说上几句嘲讽的话…”克尔伦自顾自地说着,脸上全是优越感带来的快意。
“在我看来,你是傻了!不过你的话也有一定的建设性…如果有时间,我也试试和这些‘呆头呆脑’的家伙接触接触。”这位探究员也向后退去,好让下一位研究员迈上前来。
“那么现在轮到我来和你说话了。”这位研究员人高马大,给予了克尔伦不小的惊吓。他也从衣袖里拿出一块薄板,不过其没有将其拉扯开,而是直接塞进了克尔伦胸前的衣兜里。
“虽然有长达一个月的假期,但你还是有事情要干。这是你用于申请私人科研团体的表单,请你在填写之前先思考好要填写些什么,届时可别有什么涂改的痕迹喔。”高大个照旧退后,让出空间来让下一位研究员上前来。不过接下来的三位研究员均一言不发,他们只是每人依次上前,轮流递给了克尔伦总计三块薄板。
看事情差不多快要结束,领头的又说:“这三块薄板上面有你的下一个工作项目的详细信息,你可以在这个月提前熟悉一下,以便假期结束后直接开始工作,”其突然转变了脸色(冰冷至极,但是克尔伦假装没有看见),“又或是今天就开始准备,这几天把事情给做了。”
“那干嘛不直接给我一张记载有全内容的卡,而是分别给了我三张?是你们中的有些人生怕来了只是作陪衬,无事可做会很尴尬吗?”克尔伦发现自己的衣兜里居然有足足五张薄板——联想到之后的巨大阅读量,他就很难受。
听了克尔伦的话,领头人以一种表示理解的态度不悦地说:“非也,这个是为了保密!皇家科研的信条就是分工明确,别多管闲事。你才刚刚升级,应该不知道高级项目的任务发放就是把其的具体要求录制为几份薄板,由多个人员传递到目标手中。这样一来就没人知道你究竟被安排了怎样的工作。”
“这听起来有点耳熟!那你们应该分批次来才对,而不是成群结队地来。行吧,麻烦你们了,我会开始做准备的。”他客套地做了一个僵硬的礼仪性鞠躬,结果幅度过大,口袋里的东西掉了一地。
“哼…我们走!”六名高级人员转身离开,只留下汗颜的克尔伦蹲在自家门口捡东西。虽然那六人已经走得很远了,但他还是听到了核心如下的几番对话:

“我不是很能理解这些来了这却不好好搞研究的人。这样人简直就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

“真是够扯,”克尔伦对这种以延展性极高材料制为附有信息的卡片来进行信息交换的方式深恶痛绝,“如此简单的一件事,却得弄得如此复杂,真是不可理喻呀。”待把东西全部回收至手中,他便返回到自己的卧室换了一身便服,再次发送简讯联系自己的同事:
“我这里事情弄完了。等我见完瑟玛副院长,我就来找你。”
“那你可以晚上再过来,我们还能一起吃晚餐。我这出了点意外情况,下午没时间了。”那人回复道。
“行吧。”克尔伦已经习惯了经常性地被人放人鸽子。接着,他给瑟玛副院长发了一条简讯,表示他即将上路,很快就能到达其的居所。
“尊敬的瑟玛副院长,我是C310号研究员。基于由“时间管家”生成的日程表,我今天中午时分需要同您做一个口头报告。所以我很快将登门拜访,请您静候。”
“了解了。在你出发时请务必带上你今天拿到的申请书,我们稍后见。”副院长如此回复道。

“去过了烘培店之后,我还能去‘对哲酒吧’消磨一下时间。”克尔伦一边拉扯着薄板以确定哪一张才是申请表单(得把薄板伸展开才能知道上面有什么内容,不然就是黑糊糊的一块),一边大致设想了一下今天下午的行动路线。
等找到并将那块副院长叮嘱他需要携带的薄板揣进裤袋之后,他便出了门。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