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8.29 , 18:00

谎言会改变我们的大脑

谎言会改变我们的大脑
credit: 123RF

每个人都曾经做过这种事,即使我们知道它是错的。

但这就是撒谎的问题:研究表明,撒谎越多,你就更加容易再次撒谎。

“说谎的危险之处在于,人们不明白这种行为会如何改变我们。”杜克大学的行为心理学家Dan Ariely说。

在特朗普总统的长期律师作证说,特朗普指示他在2016年大选之前向一位名为Stormy Daniels的色情明星支付封口费之后,法庭上的证言不仅使特朗普深陷违法指控中,还暴露了特朗普和他的助手几个月来始终坚持的谎言。

心理学家发现,早在2岁时,儿童就会说谎。一些专家甚至考虑将其视作心智发展的一个里程碑,就像第一次爬行和行走,因为它需要复杂的计划、注意力以及从他人的角度看待事情以有效操纵他人的能力。

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随着道德感和自律能力的建立,我们不再随随便便说谎。

2010年的一项调查发现,在给定的24的小时内,大多数成年人报告称自己没有说谎的行为。

研究记录中几乎有一半的谎言可归因于仅占5%的参与者。大多数人在有选择的时候会避免撒谎,只有在真相很麻烦时才会选择欺骗。

哈佛的认知神经科学家Joshua Greene指出,对我们大多数人说,撒谎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在研究中,他给研究对象选择的机会,可以通过欺骗获得金钱;同时在功能性MRI机器中检查他们的大脑活动,仪器可以通过血液流量映射出大脑的活跃部位。

有些人立即本能地说出真相。但其他人选择撒谎,他们的额叶顶叶控制网络活动增加,这一区域和困难或复杂的思维过程有关。

这表明他们在真相与不诚实之间作出了决定,最终选择了后者。

后续分析发现,那些神经奖励中心在获取收益时更为活跃的人也更有可能成为骗子——这表明撒谎可能与无法抗拒诱惑有关。

科学家们并不知道是什么阻止我们所有人选择欺骗。有些人认为说实话是我们社会规范内化的结果,或者是我们大脑想要的事物与我们努力维持的积极愿景之间抗争后的结果。

但这种预防机制的奇怪之处在于它来自内部。

“我们自己对自己诚实的评判,”杜克大学心理学家Ariely说, “这位内部法官就是区分精神病患者和非精神病患者的主要特征。”

外部条件主要对撒谎的时间和频率方面产生影响。

研究表明,当我们能够合理化谎言的时候,当我们感到压力和疲惫的时候,或者当我们看到别人不诚实的时时候,我们更有可能撒谎。当我们有道德提醒或我们认为有旁观者时,我们不太可能选择撒谎。

“每个社会成员都需要明白,如果我们不惩罚说谎者,谎言的数量就会增加。”Ariely说。

在2016年《自然神经科学》上的一篇论文中,Ariely及其同事展示了不诚实如何改变人们的大脑,使得在他们未来更容易说谎。

当人们说出谎言时,科学家注意到他们的杏仁核中出现了一系列活动。杏仁核是大脑中产生恐惧、焦虑和情绪反应的关键部分——包括你撒谎时沮丧和内疚的感觉。

但是当让他们参与通过欺诈赢得金钱的游戏时,科学家注意到,他们杏仁核的负面信号开始减少。

不仅如此,当人们发现不诚实行为没有任何后果时,他们的谎言往往变得更加耸人听闻。

“如果你给人们机会让他们出于自己的利益而撒谎,”领导这项研究的伦敦大学学院的认知神经科学家Tali Sharot说,“他们会从无关紧要的谎言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大,变成弥天大谎。”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