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8.26 , 17:00

用筷子吃爆米花:断掉厌旧循环的小花招

快乐全都短暂。开一罐喜欢的饮料,最初一口的鲜味能在你脸上激出表情。但之后你开始关心别的事,回神时瓶子已经饮空,也就说整瓶下来你只爽了一次。又或者你买了辆新车,准备开心一整年。头两月你还特喜欢内饰那味儿,开起来小心翼翼,跟谁都客气。俩月后车又变成只是辆车,放眼望去满街都是心痒过的款。

这是快感钝化/hedonic adaptation。当然,不同事物带来的愉快,在人身上衰减的原因和时效都有点不同,但它们的趋势是一致的,合起来讲:我们很容易腻。回想家里摆的东东,有多少在刚买来时曾被你兴奋赏玩琢磨,现在又有多少在吃灰?

如果人能腻得慢点就好了——也不是只有你这么想,不少人真的在想法子。最近我和同事就有几个实验即将在《个性与社会心理学》上发表,其中一项发现是:用新方式享用旧物,能强化快感。这也是本文要提到筷子的原因。

第一趟实验内容,是吃爆米花。68名志愿者,一半人按寻常方式吃,另一半按要求用筷子。我们发现普通组没有筷子组那么愉快,虽然两组人都被我们要求用相近的慢速来取食,但最后筷子组吃得更多。我们认为这情形跟心理学常识吻合:新元素会聚集人的注意,而注意力更集中时,好吃的东西更好吃,好玩的也更好玩。

不少人对自己的心理趋势没有认识,于是被发自内心的腻味驱赶着寻新鲜。每次厌倦了手头的玩意,就会去买新事物填进循环,在每一件变旧前尽量吮吸一点甜蜜。这轮回究竟能推转多久,全视经济能力而定。

当然,除了奔走一生喂饱内心那眼黑井之外,还另有选择,就是在生厌时换个新体新角度跟旧事物再次建立联系。

用筷子吃爆米花:断掉厌旧循环的小花招
出门玩耍也是换个新角度跟自己相处,大热天在人堆里挤真的没必要

第二个实验,是喝水。

第一步,我们请志愿者各自发挥想象,提出喝水的新鲜手法。有些人提议用高脚杯,有些人则建议不如学猫那样舔,etc。

第二步,尝五口水,然后给每口感觉打分。三百人分成三组,一组用正常杯子;二组用自选动作;剩下第三组则五口都用不同的办法。结果出来,第三组评分最高,他们对后几口的评价不降反升,而其余两组的享味快感都出现了持续下降。

简而言之,要对抗人心喜新厌旧的毛病,直接买个新的是止渴,能不断改接物我关系则能长远。如果你之前曾放任自己厌旧,该明白这路走下去虽然对GDP有贡献,但你个人生活的愉快程度并不会质变。这事里还另有一种麻烦,是你没有察觉到自己腻。通勤路上要是心里总有股暗火,或许你该换种方法上班,松动下硬化的日常。觉得家里局促时,不妨周末调换一次家具布局。

不是劝各位安贫乐道。有钱肯定比穷好,只要不打搅他人,把快乐全建立在物质上又有什么问题?但最好别忘记,这是场没有终点的长泳。存款末尾加几位,人人都会狂喜一段时日;车祸截肢的人,平均也只会伤六个月的心。既会厌倦悲苦,亦会厌倦幸福,正是我们天生的模样。

现学现卖:能活到在你头脑里留下印象的游戏,都肯定有反腻手段。诸如给冷门载具加两度俯角,让某个角色的技能冷却缩短13%,凑够小调整算作一个版本又宣传一波。这从玩家角度看,会是“总算等到加强/平衡了”或“又想逗菜鸡练级”。而在运营这边,是通过摆布旧物调剂出新鲜感,低廉有效地让付费玩家数量和游戏黏性又恢复了一点。

原文:《Why you should eat popcorn with chopsticks – and other psychological tricks to make life more enjoyable》,June 18, 2018/有删改,有私货
本文译自 theconversation,由译者 梁兵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重武装全装甲7号机
赞一个 (1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