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8.26 , 15:00

其实复活节岛上的居民曾经很融洽

其实复活节岛上的居民曾经很融洽

在流行科学文献中,作者们在复活岛、或者说是当地人口中的“拉帕努伊岛”的想象中的瓦解上花费了太多的笔墨。

比如说Jared Diamond在2005年出版的著作《瓦解》,展现了一个在公元1200年左右波利尼西亚海员这个偏远的太平洋小岛殖民后一个世纪中发生的故事的恐怖版本:部族之间的冲突驱使岛民建造了数百个越来越大的“摩埃”——由石头雕刻而成的有传奇色彩的雕像。根据Diamond的描述,激烈的竞争和人口增长导致了资源的过度开发,致使拉帕努伊人走向绝望,甚至开始吃人,在18世纪欧洲人抵达复活节岛的时候,所见到的是一个正在逐渐消亡的社会。

但一直研究岛上古代采石、石器和其他资源的考古学家近期为我们描绘了在接触到欧洲人之前岛上另一番景象。于8月13日发表在《太平洋考古学》杂志上的一篇研究文章为拉帕努伊社会瓦解的反对论点提供了一项新证据。

在今天,拉帕努伊岛可能因为1000座摩埃石像而驰名于世,这些高耸的雕像被安放在了平台(“ahu”)之上,雕像的头上有时候会装饰有被称为“pukao”的巨大的帽子或者头饰。令人称奇的是,建造这些巨大的纪念碑——重达82吨(74公吨),分布在岛屿的沿海区域——并没有借助轮子或者大型动物。

先前的考古研究表明没有一个部族在他们的地盘里拥有建造这些巨型纪念碑的全部石材资源,而且针对不同类型的石材都有首选的采石场。比如说,大多数的摩埃的材料都是来自同一个的凝灰岩采石场,而大多数的pukao的石材则来自于同一个的红色火山渣采石场。在新的研究中,来自伊利诺伊州杜佩其大学的人类学副教授小Dale Simpson着手调查了用于雕刻摩埃的玄武岩石器的出处。

“每一个采石场都像是一根手指,从中采出的每一块石料都会有指纹,”Simpson告诉LIVE SCIENCE说。Simpson和他的同事们在一套21个玄武岩凿子和锛子(或者“toki”)中寻找和岛上玄武岩采石场相匹配的地质化学特征。他说自己和同事们“相当吃惊”,因为他们发现这些石料主要来源于同一个采石场,尽管岛上还有其他地方可以采集玄武岩。

“这个最少的资源利用最大化的持续模式显示出了合作的形式,”Simpson告诉Live Science。换句话说,他认为部族之间有着一种交易系统,允许他们擅自进入别的部族的领地来共享资源。“我认为这就和瓦解的理论模式正好相反了,因为该模式认为他们是在竞争着建造更大的雕像,”他补充说道。

该研究文章的合著者Jo Anne van Tillburg是一名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考古学家,同时也是复活节岛巨像项目的总监,她说这个研究结果支持了“基于信息交换的工艺专业化的观点,但是我们不清楚在这一阶段他们的交互中是否出现了冲突。”在一项声明中,Van Tillburg指出有可能石器的开采“也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是被强迫的”,而且这项研究“激励了更深入的勘察和寻找石料的来源”。

来自纽约宾汉姆顿大学的人类学教授Carl Lipo(没有参与该研究)表示这个研究结果不是很意外。“当我们看记录的其他方面的时候,资源没有‘控制权’这个事实就相当明显了,”Lipo在邮件中告诉Live Science说,“不过,由于人们对这座岛屿误解和假想的程度,这样的发现还是很重要的。”

“在岛上亲力亲为的考古学家在过去的20年间了解到证据戏剧性的和大多数人听到的相矛盾,”他说。Lipo解释说没有任何资源控制和任何资源阶级分配的考古证据,这引导出来了拉帕努伊社会与外界接触之前的新景象:这座岛屿不是由大量的族长统治的,反而没有任何战事,全社会共享这些资源。

Simpson指出现今仍有数千名拉帕努伊人生活在岛上。其他考古学研究表明岛上人口巅峰是在1722年第一批欧洲人抵达岛屿的时候,然后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中人口数量骤减。在Simpson今年早些时候发表在《考古学科学:考古报告》杂志中的研究文章,他指出殖民带来的影响,包括疾病、暴力和强迫劳力,“毫无疑问成为了拉帕努伊文化变化的最大灾难”。

本文译自 Live Science,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