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8.23 , 09:00

前无古人:雨果奖三连冠作家杰米辛获奖感言全文

前无古人:雨果奖三连冠作家杰米辛获奖感言全文
图片:同事在现场拍的

这真是艰难的一年,不是吗?艰难的数年,艰难的世纪。对于我们中的一些人而言,事情一直都很艰难。我写《破碎的星球》三部曲就是为了表达面对一个决意要摧毁你的世界的挣扎,为了生存下去要付出的代价,遑论有所发展。全世界的人都在不断质疑你的能力,你的意义,你的存在。

很多人都问我,《破碎的星球》三部曲的主题从何而来。我认为最明显的是,我在刻画人类(社会)结构性压迫的历史,也在刻画我对美国历史上这类瞬间的感受。但不那么明显的是,这些故事究竟有多少来自我对科幻与奇幻小说的感受。再者,SFF(科幻与奇幻)是宏观世界的缩影,现实世界里的卑鄙与偏见,在它这一点也不少。

但是《破碎的星球》也想要刻画另一面,那就是挣扎并非是生活在艰难世界中的全部。生活是家庭、亲情以及寻找。生活是那些通过行动而非空谈证明自己有所价值的人们。生活意味着庆祝每一次胜利,不管它有多么微不足道。

此时我站在你们面前,聚光灯之下,我希望你们能记住2018年也是美好的一年。这一年,很多记录被打破。这一年,即使是那些生活在特权之中,眼界最狭隘的人们也被迫承认这个世界已经破碎,亟待修复——而这是一件好事!

承认问题的存在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我视科幻与奇幻为时代精神的精神推力:我们这些创作者是(探索)可能性的工程师。随着这类(文学)体裁勉勉强强但总算承认了边缘群体的梦想也很重要,我们中每一个人都(值得)拥有未来,全世界也将承认这一点。(我希望很快。)

而且没错,一定会有唱反调的人。我知道我之所以能站在台上接受这个奖,原因跟其他最佳小说奖得主一样:我在努力搬砖。我没钱治病,我就把的病痛倾注在纸张上。我广泛深入地研究了各种文学作品,学会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尖锐。我写了一堆垃圾,还写了更多无关痛痒的文字。

除了这些,当那些好心的杂志编辑建议我少讽刺一点,少愤怒一点时,我就边笑边点头。(我没听他们的。)当时有一位知名职业作家攻击了我整整十分钟,说我差不多是全体黑人的代理人,就因为我提到(黑人)在科学界里代表人物过少,从那一刻起我就下定了决心。我一直保持(这样)写作,即使我的第一篇小说The Killing Moon一开始被人家拒绝,理由是只有黑人才可能看黑人作家的作品。一些专题讨论会上的嘉宾想要八卦他妈我的个人生活,我就呛回去。我也跟自己作斗争,我内心深处那个微小的声音也一直在低语,告诉我要低头,要闭嘴,要放任那些真正的作家们去说。

但是在今年,我终于可以笑着面对那些唱反调的人——那一个个才能平庸缺乏自信滥竽充数的人,只会说我不属于这个舞台,只会说我们不配此等荣耀,只会说他们获奖那是精英政治,我们获奖就是“身份政治”。我终于可以对他们一边微笑,一边冲他们高高比起这个闪闪发光的火箭形状的中指(注:雨果奖奖杯是火箭形状)。

你们中有多少人看过电影《黑豹》?我最喜欢的就是Kendrick Lamar演唱的主题曲“All the Stars”。里面的有一段“也许是这个夜晚,我的梦境让我知道,满天繁星向我越靠越近”。就让2018年成为这样一年,满天繁星向我们所有人越靠越近。那些属于我们的繁星。谢谢。

本文译自 barnesandnoble,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