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8.16 , 13:00

约翰.尼科尔森:名声渐逝的国民英雄X嗜血暴徒

1850年前后,劳伦斯带着自己一手提携的精英青年团进入旁遮普,靠这帮二十多岁的年轻军官镇住了一大片殖民地。这批人里要算尼科尔森的名声最响,作为死于胜利顶点的英雄而备受尊崇,以他为偶像的宗教甚至一直传续到上世纪80年代,神名“Nikal Seyn”。眼下,这名字上的光辉和血腥都已被岁月淘散,只有曾追随或被他屠戮的当地人后代,还清楚记得这人的事迹。

1839年,尼科尔森由亲戚引荐顺利进入东印度公司属下的孟加拉兵团。这年他刚二十岁,虔诚而暴躁。41年严冬,加慈尼(Ghanzi)要塞在围攻中陷落,他跟其余军官一同被阿富汗人俘虏,度过了凄惨污秽的一年;42年八月被移往喀布尔跟大批英国俘虏关在一起,直到开释。

约翰.尼科尔森:名声渐逝的国民英雄X嗜血暴徒

48年,英国、锡克人两方的势力交界燃起战火,虽然主事的卧乌古将军无能,英军还是打赢了土著。尼科尔森就是这时作为青年团的一角进入旁遮普。

英军继续往前研磨,而锡克人没有放弃抵抗侵略,瞄准了当时战线上的关键点:阿托克要塞。抵抗军只要打下这要塞,或说服在其内戌卫的本地人部队起义,部署在白沙瓦的英军前锋就会被孤立,瞅准战机的阿富汗人也会闯过开伯尔山口刮一块香肉。

正在白沙瓦烧得晕头转向的尼科尔森听闻敌方隐动,立刻跳下病床,连夜领60名帕坦族亲兵风火赶往50里外的阿托克。到城下时只有三十人马还跟在身边,剩下的都跑散了。他向城楼咆哮,让守兵开门,据说其时他形貌之恶,以至守兵吓得没敢耽搁就给这厉鬼开了门。

城里锡克部队已有异心,但看到尼科尔森凶神恶煞地领着几十人长驱直入,没有人敢出头。锡克守军的几个领队随即除了武装,被押解出要塞。事后从人数来看,只要有第一个人冒死,尼科尔森一行就连全身而退都办不到,北境全局都将因此扭转。也是这天起,有人称呼尼科尔森为旁遮普之狮。

在其后的战场上他还有多次视死如归的行径,比如冒着弹雨木石带部下拆对方的城墙。这种事连续几次,人们的赞赏就累积成崇拜,特别是他的直属士兵,子弹好像都躲着这位大人。

战争以英军胜利休止,功勋卓著的尼科尔森跟几个年轻同僚都成了执政者,致力于“教”当地人守公司定的规矩。他这人根本不喜欢按章办事,公正得肆无忌惮,残忍也肆无忌惮。幸而帕坦族人——地球上最好斗的民族之一——早已对他心悦诚服,辖区在他治下几年里,宁静得像清晨的花园,劫道、仇杀之类的事件少有发生。除了勇武和强运,他带来的安宁很可能也是追随者把他奉为神明的主因...当然,迷信发酵传播的过程没有这么简洁清晰,但别人谈清楚这事要单独写本书,这里恕不展开。

1857年,印度兵变/起义,德里易手,全局沸腾。尼科尔森所在的白沙瓦地区,五万余帕坦族兵和两千名英军白净老爷之间构成的平衡岌岌可危,各营陆续出现摩擦、抗令。有些领头静静地劝白人长官找机会逃跑。尼科尔森骑着心爱的高头灰马,领着一队亲信开始抓人,一批下狱,剩下的当众表演炮决。威信和杀伐同时生效,原本渐近沸点的后方恢复冷静。

但德里周边还在起义军手里。这时已是准将的尼科尔森,行起军来像一场洪水,沿途的马驴骆驼等一切牲口,车架武备到散兵全皆吞没卷走,犁向德里。城外负责应付德里叛军的是个叫威尔逊的孱弱将军,被赶到的后辈踢着屁股一起攻城。9月12号,尼科尔森带领部队破城而入,身受致命重伤。他咬着一口气硬撑了九日,直到全城夺还的消息传回才松了牙关。

John Nicholson,1821.12.11 – 1857.09.23 (wiki)

后事
如果由印度人来写这名将军的小传,其形象估计会比本文恶劣得多。但就算在现代英国的文化尺度里,尼科尔森也再非国民英雄。同是东印度公司血腥铁嘴里的一枚尖牙,他所作所为远比同期人要严酷放肆。要给当地人上刑时他总是灵感不断,乐此不疲;有个阿訇见面没打招呼,就被他亲手摁着刮光了胡子;传说有次汤食里验出有毒,他直接吊死了同营所有厨师,没做任何查问——这些事迹在当时都赢得过祖国民众的衷心喝彩,是英雄打江山时该有的气魄。

原文:《Nikal Seyn – the fearless Lion of the Punjab》;有跟其它信源对比整合;
本文译自 lookandlearn,由译者 梁兵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