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8.13 , 12:00

为什么只有我们这一支智人成了最后的幸存者

为什么只有我们这一支智人成了最后的幸存者
Credit: 123RF

哪怕忘记我们的语言、智慧或艺术天赋。我们这一支智人依然是最后的胜利者,因为我们早已踏入了其他早期智人从未敢进入的环境。

两位考古学家认为,只有人类一个物种站在进化的金字塔尖并非偶然——人类在极端条件下使族群昌盛的能力是我们能够超越人属其他远亲的关键因素。

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的Patrick Roberts和密歇根大学的Brian Stewart将其中的诀窍称为“通才专家”。

“'通才'可以利用各种不同的资源,生活在各种环境条件下;'专家',他们的食物来源有限,环境容错度很低,所以在某些技能方面必须精益求精。”Roberts说。

“传统上被定义为'通才'种群的地方,现代智人提供了'专家'种群的证据,例如山地雨林中的觅食者或古代猛犸猎人。”

现在,人类大约有75亿的成员生活在地球表面的各个生态系统中。

然而,作为一种动物,我们本身非常平凡。我们的遗传多样性并不是那么丰富,人属之中现在也只有人类一支物种。

过去并不是如此。我们曾有其他六支早期智人远亲。这些还只是我们目前所知道的。

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了。大约3万年前,最后一个尼安德特人消失了,留下了唯一一支现代智人——我们的祖先。

为什么我们成了进化中的胜利者?

传统上最简单的解释是,我们是最聪明的物种。我们的智慧和语言,使用符号的能力和制造工具的天赋。

但是我们现在知道尼安德特人并不完全是我们想象中半人半兽的穴居人。

他们创造出了艺术。熟食。他们有一个相当有效的社会医疗体系。

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他们的人口规模随着我们祖先迁移出非洲而逐渐缩小,现代智人逐渐成了区域中主要的人口构成。

Roberts和 Stewart不会对此提出异议。只是他们认为我们不能忽视房间里的大象——不要只盯着脚下的一亩三分地而忘记头顶上广阔的天空。

“虽然我们经常对新化石或基因组的发现感到兴奋,但也许我们需要更严密地思考这些发现的意义,并更加关注这些新发现揭示的关于生态阈值的信息。”Stewart说。

研究人员通过对人类遗骸的分析及其所处环境的考古研究来支持他们的主张,覆盖的古代时间从大约12000年前到30万年前。

几千年来智人已经远离非洲,在全球范围内播撒自己的基因。因此,距离并不是我们与众不同的地方。

然而,相关证据显示,我们的所有亲戚所选择的生态位置都是独特的。即使是强大的尼安德特人也倾向于生活在寒冷地区边缘的林地和牧场中。

在大约45000年前,我们的祖先进入到一些非常荒凉的环境中,或极端干燥、炎热或极端寒冷。

虽然这并不能表明,其他早期智人无法生活在沙漠里或高山上,但很可能实情就是如此。

我们还远没有拼凑出完整的答案来解释这一切。现代智人走向金字塔尖的故事可能十分曲折复杂。

最近的许多发现迫使我们重新思考人类的意义。我们不再把我们的起源想象成养育独生子的摇篮,而是把人类理解成整个非洲大陆数千年里与环境互动的产物。

同样地,通才专家的说法可能也无法解释真正的原因,这是由于它们本身就是社会凝聚力特征的积累,这些特征帮助我们越来越远离我们的舒适区。

“与人类起源的其他定义一样,生存问题也使人们很难确定人类不同于其他早期智人的根本原因。”Roberts说。

“但是,关于我们物种的起源和性质的生态学观点可能会照亮现代智人独特的选择路径,正是它使我们迅速占领了地球上的大陆和多样化的环境。”

该研究发表在Nature Human Behavior上。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