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8.06 , 08:00

中国手机界的粉丝圈

鉴于国内用户对这些手机厂商比较了解,我删掉了一部分介绍性的内容。

在小米创始人敲响上市的大锣时,站在他身旁的一位男士仿佛中了彩票一样,向天空挥拳。

45岁的Hong Jun身着黑色的「I Love Mi」T恤,迫不及待地想和我说说这家公司,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小米的销售人员。实际上,他只是这家公司的死忠粉。上个月,他和另外五位米粉一同受邀参加小米港股上市仪式。在台上,他发现公司创始人雷军就站在自己身旁。

「我的人生圆满了」Hong 说,他是上海本地人。为了参加上市仪式,他取消了家庭旅行的计划。「这次不去就没机会了,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我都快哭了,」另一位出席的米粉Yan Hui说,「8年前,我见证了这家公司的诞生,8年后,我看着它上市,这是属于小米的成人礼。」尽管上市首日并表现不佳——第一天股价就破发——Yan 还是在第二天买了200股。小米上市首周股票交17港币的发行价涨了24%,市值达到670亿美元——约等于日本电子巨头索尼。

「我家就是一间小米样板房,」Hong 说道,他家有五十多件小米产品,所有产品都相互连接。「监控系统是小米,灯光系统是小米,许多产品都是小米智能家庭的产品。」

从小米2010年发布MIUI开始,Hong 和其他科技发烧友就被圈粉了。Hong 安装MIUI的第一个版本时,手机很卡。几个月后,他升级了另一个版本,再次尝试。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他反馈了1000个bug,让他惊讶的是,小米的开发人员很快地解决了他反馈的问题。

尽管有bug,但Hong还是对这家公司的服务影响深刻。「还从来没有哪家公司直接和客户讨论产品,」Hong 说,「让我惊讶的是,小米会认真对待我们的意见并很快做出反馈。那一瞬间,我感觉我作为一个消费者,备受重视——我也是MIUI的开发过程中的一份子。」

小米不光有粉丝,还会积极利用粉丝的力量。单单在上海,小米就建立了三个粉丝俱乐部:一个小米全系产品俱乐部,一个MIUI俱乐部,一个是小米汽车相关产品俱乐部。每个月都会组织多场活动让米粉评测最新产品、观看公司赞助的电影、或组织慈善活动为小米营造积极的品牌形象。「现在人人都用智能手机,但是中有一部分人想与众不同,」北京 Counterpoint Research 的研究主任 James Yan 说道,「搭配合适的市场策略,手机厂商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细分市场。」

许多公司都要投入人力策划各种活动,但米粉却是自愿的。上个月早些时候,上海的一个小米俱乐部在社区组织了产品评测会,测最新推出的两个可以搭配小米智能家庭的风扇。米粉们自己贴海报,准备幻灯片,提供下午茶,自己架相机记录,约有三十个人到场,其中一些身着小米T恤,拿着小米手机。

尽管不是所有人都有兴趣,但 Yan Hui 还是想尽全力吸引观众。会场有问答和竞赛环节,观众可以将这两款新电扇的照片发到朋友圈和微博,得赞人数最高的人可以带这两款产品回家,不过带回家后还要写一篇产品测评。几乎每个人都带来礼物回去空气净化器滤芯、充电宝、或者插线板。

第一年,小米就在全国范围内办了60场活动,科技专栏作家魏武挥说道。「从第一天起,小米就尤其重视建立自己的粉丝群,」他说。

这几年来,创始人雷军和其他高管在公开场合一直强调:「因为米粉、所以小米。」从2015年开始,小米每年都会邀请米粉前往北京聚餐。从2015年到2017年,米粉 Yan 一直都和雷军座在同一座。第二次吃饭的时候,「我都不需要介绍我自己,雷军记得我」,她说。小米对上述说法没有回复任何评价。

如果小米的粉丝像正规军,锤子的粉丝就是游击队。因为品牌logo,他们自称「锤粉」,他们规模小,但也很有力量。去年,有一位粉丝甚至将锤子的logo纹在了胸口,这一点让罗永浩很困扰。「我知道,这是你的个人选择,但你如果问我意见,我恳求你不要这么做,这会让人认为我们是邪教组织」,他在一次采访中说道。

和小米不同——小米会定期举行活动,送米粉俱乐部成员一些礼品——锤粉的聚会次数逐年减少。「他们也想和粉丝维持好关系,但是他们可能没钱。」上海锤粉组织负责人 Hu Qingyang 对 Sixth Tone 说道。

弱小的锤粉为其产品的质量和创始人罗永浩的声名为傲,罗永浩以起直接的言辞和离经叛道的行为闻名。这位46岁的英语老师2011年就出名了,当时他在西门子的办公楼前用锤子砸了西门子的问题冰箱,以示抗议。从那时开始,他就以无法忍受低劣的质量和设计闻名。这些年,他不断攻击其他品牌,虽然锤子自己和其它品牌相比销量微乎其微。在去年的采访中,罗永浩自称自己的公司有全世界最好的智能手机。

中国手机界的粉丝圈
credit:网络

罗永浩的行为惹恼了不少人。在百度还有一个贴吧聚集了锤黑,他们无聊的时候就以攻击罗永浩和锤子品牌为乐。不过罗永浩的性格还是为自己招来了不少忠实粉丝——对罗永浩的批评使这些粉丝更加团结。「他太NB了」上海的红酒进口商人Chen Siyi说,「我从他开始创业时,就关注他了。」锤子的产品第一次发布以来,Chen只有一次回归苹果的产品,他感觉T1太难用了,但T2发布以后,他就马上卖掉了4588的iPhone,买了一台2499的T2。

「中国公司通常给人的感觉是产品廉价,缺乏设计,」Tansy Tan 说,她是锤粉,也是Chen在生意上的伙伴,并且热情的为 Sixth Tone介绍自己的手机。「锤子手机颠覆了这一印象,看看这个界面,这个设计,还有这些功能。」不过,她也经历了作为锤粉辛酸。「当我们表明自己的锤粉身份时,大家总会露出异样的眼光。他们不会说,当我们知道这意味着一些负面的东西。」

据魏武挥的说法,消费者是在寻找能代表自己的品牌。「选择一个品牌意味着自己认同它的价值观,对于锤子来说,骄傲从第一天起就是它的风格——就像它的创始人一样。」他说。

当对一个品牌的狂热也会造成分歧。2015年,Chen 和 Tan 担心Hu 摇摆不定的忠诚会导致粉丝团分裂。Hu 也承认他对锤子的热情逐渐消退。「我已经不会向我的朋友们推荐锤子了,」Hu 说,「如果你是iPhone用户,你可以说这是身份的象征,他有优秀的相机,系统运行迅速。所有这些都足以让我信服,但是锤子呢,每一处进步都微不足道。」

最后,Hu说,大部分锤粉实际上都是罗粉。尽管,他自己不说自己是罗粉,他也承认罗永浩在产品设计方面的努力。「他是个怪人」Hu说,「但我还是得说,我部分赞同他的价值观。」

本文译自 sixthtone,由译者 Dkphhh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