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7.21 , 10:00

被奇葩问题困扰的5个世界城市

被奇葩问题困扰的5个世界城市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问题。洛杉矶的堵车,新奥尔良的飓风,还有克利夫兰那少有人能逃脱的深深的压抑感。但有时一座城市有着长期存在的问题,而且这些问题太独特而且出乎意料的奇葩,甚至你可能都不会相信它们是真的,或者不会真把它们当回事儿。比如说:

5. 每年10月,罗马百分之百会被鸟粪淹没

罗马是人类史中最经久不衰的定居点之一。数千年的历史重担没有压垮这座“永恒之城”,它仍旧巍然屹立在意大利的土地之上。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每当10月份左右,从北欧和东欧迁徙而来的数百万只欧椋鸟用排泄物“空袭”罗马城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么想笑。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的车上总有鸟粪,这有啥的?”多大点儿事儿,对吧?

在早上,这些鸟会飞到附近的农场,在橄榄树上大块朵颐,之后飞回温暖的城市区域休息,并且把橄榄都拉出来。罗马的道路、建筑物和车辆上都是恶心又湿滑的鸟粪。市民们被逼无奈只能撑伞出门,政府也不得不在道路上喷洒防滑剂,防止摩托车手滑倒在路边。当天空下起了鸟粪雨,动画逻辑才是王道。

4. 纽约的自来水违反了犹太律法

纽约的自来水中满是一种名叫桡足类的小生物,它们外形有点像是特别小的虾。下次你喝水之前可以拍一下这些小可爱,然后你就会想:真可爱,我选择渴死。

这些甲壳纲的小生物除了有点恶心以外没啥害处,但是要想把它们从自来水里去除是很难的,而且甚至是有害的。根据美国环保部,它们对“蓄水池是有健康益处的”。但是对于纽约中331200名正教犹太人来说,桡足类是一个独特的宗教问题,而这些桡足类的发现也引发了关于自来水的犹太法典争论。

虽然只有那些肉眼可以看见的甲壳类动物是被禁止食用的,但是有一些桡足类的体长可以长到1.5毫米,肉眼看就是水里快速游动的一个小白点。因此全球最大的Kosher认证机构犹太正教联盟就发表了一个官方指导声明,让教众过滤自来水并且清洗餐具,避免意外污染。但是对于其他一些潜在的风险并没有一致的意见,比如在洗澡或者刷牙时无意中吞食了桡足类。因此为了避免这样事情的发生,纽约许多正教犹太人都在家里安装了全屋的自来水过滤系统。这套系统可不便宜,但是怎么说呢,如果有一样东西值得被“过滤”掉的话,那就是上帝的惩罚。

3. 波士顿有着令人讨厌的假和尚军团

如果你问任何一个普通美国人,让他们用一个词来形容佛教和尚,你可能会听到“平和”的回答。然而这个平和的名誉却成了一小批只是穿的像和尚的骗子的完美掩护身份,他们既榨干了波士顿市民的零钱也榨干了市民们的耐心。

在数年前,这些假和尚最初出现在波士顿具有历史意义的法尼尔厅,他们很可能是由亚洲某国黑帮资助的,包括他们的僧袍和签证。假和尚向游客和当地人索要“捐款”,通常他们会欺骗人们接受一些虚假的祈福经文和一些廉价的小摆件,之后再索要钱财。法尼尔厅作为回击贴出警示提示本地人和游客不要理会“假和尚帮”。

但是这些假和尚仅仅转移到了波士顿的其他区域,主要是一些像是公园和水边的热门旅游景点。只要假和尚行为不过激,他们的乞讨是完全合法的,因此他们就踩在招人烦的底线上。这不仅对波士顿当地的商业来说是一件坏事,同时对波士顿真正的慈善机构来说也是一件坏事。人们如此大方,假和尚却迅速的将他们的钱吸入自己的口袋里,而这些钱本可以用于更崇高的事业,比如说给全城人进行言语治疗。(小编注:美国人经常笑话波士顿人的口音,因为英国腔较重)

2. 旧金山就是个大公厕

旧金山是全球最富裕、科技最先进的城市之一。这个城市有着所有居民可能想要的一切公共设施…除了公厕。旧金山的公厕数量对于城市里众多的屁股来说远远不够,正如人类著名文学著作里的一本教会我们的——没人不拉屎。这就意味着旧金山市中不断增加的流浪人口被迫要在路上解决问题。

这个情况可怕到有人制作出了实时互动便便地图,比如说Jenn Wong的人类“废”土,会将所有举报给旧金山311热线的公共场所排便行为标记列举出来。还有Haochi Chen制作出名字不那么雅观的互动地图“圣佛朗屎斯科”,会根据311热线的报告和官方城市数据将地点标记出来。

旧金山整个城市只有126座公共厕所设施可供流浪汉使用(作为对比,纽约有2713座),更别提还会有内急的游客会想要清理一下自己的内存。而且大部分的公厕在晚上会关门,全市只有28座公厕是全天候的。据估计,旧金山需要至少500座公厕才够。这可真是一个严重的公厕赤字啊。

1. 马尔默需要控制手雷

瑞典在回收再利用上领先于世界,在另外一个不那么讨人喜欢的数据上瑞典也是领先世界,这便是手雷袭击。在2014年之前,瑞典的手雷袭击还算是比较罕见,但是这之后袭击的频率就…咳咳…爆炸式增加。(2014年,8起;2015年,48起;2016年,52起)在大街上一枚手雷只要12.5美元,或者你在黑市买把枪就免费送。像这样的好事儿,你不可能不要啊。

在2017年,瑞典发生了20起手雷爆炸案,另外还查获了39枚未引爆的手雷。这种事情按理说应该发生在一个爆发内战的国家,而不应该发生在这个全球最富有的国家。而在马尔默市情况更甚,单单在2015年就发生了30起手雷爆炸案。警方建议民众外出要小心,因为他们相信在街上还有很多未爆炸的手雷,这真的让我们对旧金山的问题刮目相看。

而且就连警察也难逃厄运。据报道,赫尔辛堡、乌普萨拉、卡特琳娜霍尔姆和马尔默市的警察局都遭到过手雷爆炸袭击。考虑到在今年也发生过这样的袭击案,这个趋势看来是不会下降了。

这主要是因为瑞典同丹麦开放的边境,Oresund大桥连接着两国,这座大桥也是一条流行的走私通道,90年代巴尔干半岛冲突剩下那些没有使用过的武器会从这里流入瑞典。卖家想要在手雷还能用的时候赶紧把大量的手雷脱手卖出,而买家多数是瑞典的帮派,他们也想要在帮派竞争中占据上风。如果没有人因此死亡的话,这将会是一个关于资本主义适应性的鼓舞人心的好案例。

本文译自 Cracked,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