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7.20 , 13:00

“我为了保护男友自尊而瞒报收入”

我和男朋友同住一处。床、零食、对未来的期盼和担忧,以至银行账户都是共用。他身上那点屁事我一清二楚,包括偷腥的次数;我醉酒后闹出来的脑残事迹他也能如数家珍。这大概就是爱吧?只对一个人不设防。

但我还是隐瞒了一件事:工资。

有份2017的调查发现中青年女性依然会因为自己的收入高于男伴而感到尴尬或困扰。主流舆论都在安慰那些为此焦虑的女性,并且欢呼男女收入差距在拉近。这也是我在社交上会采取的姿态。闲聊时我甚至会引述世界经济论坛的说法,按目前进度“男女收入不平等的现象要再过217年才结束”,所以女性收入还远不够高。

而私底下,我一直向男友虚报自己的薪水。

现在我们俩都很想去旅游。一直上班,存钱,上班,存钱就为了一起出去尽情玩一趟。然后,因为最近运气不错签了份好合同,下次旅行的花费我其实已经能一力承担。可我不敢跟他坦白我在另一个户头上有5000镑。

刚认识那时他是个园艺师,我在出版社上班,年薪比他高两万。后来我牺牲一块收入换了份真爱工作,但这六年间工资还是一直比他高些。我希望能跟他白头到老,但在财政上却自始至终要做掩饰。

我这么做的原因:确实感到自己在养家的时候,他心情更开朗,我们的关系也特别轻盈愉快。为我花钱、受我依赖,能让他抬头挺胸做个体面的男子汉,反过来的话他就会有挫折感。体会到这点后我就开始了瞒报。

他人很好,个人事业也顺利,但是他构筑自尊的位置不妥。

“我为了保护男友自尊而瞒报收入”

2016年哈佛有份研究说丈夫打零工或干脆无业的家庭更容易离婚,主因是“男性顶梁柱”这观念一直在人们的头脑里盘桓。这类说法跟我小时候的经历相符。

我父母都出身平平,不过八十年代那阵,我爸曾经是名炙手可热的金融大手。没有学历,也没有执照,老爸当时挣的数字远超过他原生家庭的梦想。但千禧年刚过不久,我们突然就无家可归了。

经过几年挣扎,我妈的生意步入轨道,她本人成了一家之主,直到这个家分崩离析。我爸受不了。我听到他向别人介绍我妈的公司,说其实是他在经营。有时隔着门会听到父母吵架,因为我爸又把整个星期的零花钱一下子撒光。而外公对我们家的点评经常少儿不宜,所以在记忆里也是句句清晰。

这类情况也在我两个朋友身上出现,女性收入“过高”,让伴侣关系恶化到无法维持。其中一个姑娘自从上次分手后,约会都不再实报收入。跟她聊天时我会劝解,说这没关系,对的那个人不会在乎。但实情是,换作我单身的话很可能也会那么做。

我不想经历我母亲、朋友们身上发生的事,但也总在内疚,他是这世上唯一一个我应当无所不谈的人,可我却没有勇气跟他说自己的月薪。

姑娘的工资、海拔或学历比我高,我都会别扭。我需要安装一层自觉防壁来取消掉自己的不愉快,或者说屏蔽掉自幼开始一众长辈在我脑袋里培植的雄性斗争心。这意味着心力不足的时候,我很可能会当场退化回油腻直男。按我对同性生物的了解,如果择偶标准是“发自内心的不介意”,那你真的很需要运气。

个人为女蛋友们提供本月份的药丸(°∀°)ノ(1/1)

4 July 2018,anonymous/匿名,有删节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梁兵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给蛋蛋续5s
4.3
赞一个 (1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