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7.20 , 08:00

Face ID不太认识刚起床的脸

不是每个人都能像电影中的明星一样刚起床也神采奕奕完美无瑕——至少你手上的iPhone X不这么认为。

一些iPhone X的用户在Twitter上抱怨道,Face ID——这个手机上的脸部识别科技——每天早上起来都认不出自己。就和酒后的一夜风流似的,iPhone X在晨光中也想不清楚对面是谁。

Face ID是苹果公司为Touch ID选定的继任者,让用户用他们的脸——准确的说是他们脸部结构的数学建模——来解锁手上的iPhone X。有了它,就和过时的Home按键和指纹识别都说ByeBye了。苹果公司的“新欢”是脸部扫描,所以用户基本上看一眼手机就能解锁了。未来感十足,趣味性满点啊。

但是,和几乎终生不变的指纹特征不同,我们的脸是会变化的,变动还不小。Face ID在设计时就考虑到了,这个技术应该可以适应使用者轻微的面貌变化。所以理论上,你化个妆或者留个胡子都没啥问题——尽管如果你某天突然把胡子刮了,可能先得靠密码解锁一遍手机才行。iPhone X的用户则在Twitter上敏锐地记录下了Face ID可以识别的东西:墨镜、化妆、剃须泡沫,甚至是Oculus的VR头盔。然而,Face ID却在每天早上对着他们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戴的脸拒绝通过认证。

Connie Wang是一位资深作家, 最近在Twitter上没少抱怨她的“Face-不-ID”:

每天早上,我的iPhone对着我那肿肿的脸都拒绝解锁。我不得不每次都敲密码才行。这简直更让人不想起床了!

对于Wang来说,Face ID在每天起床后的30分钟内都不管用。“我说,是TMD每!天!早!上!啊。”她在邮件中抱怨道,“不管我醒过来的时候是天是亮着还是黑着,也不管我是不是戴着眼镜,也不管我是昨晚上喝大了没睡几分钟,还是八个小时在床上睡成死猪。都!一!样!。”Wang说,她的脸——还有她的Face ID——基本上在起床后半个小时之内就会恢复正常。如果她起来多走动走动还能快一些,之后她的iPhone再认出她来就毫无问题了。

刚起床后的面部肿胀并不罕见,但通常都没多严重。根据健康指导中的说法,起床后的肿胀通常源于过敏,或者是长时间平躺后体液在面部的聚集,也有人将其归咎为脱水引起的水分滞留。这种症状不会彻底的改变人的外貌。然而,尽管背后有机器学习这种高大上的技术支撑,Face ID还是认不出Wang那轻微肿胀的脸。这位具有中国血统的记者说,这个状况可能与种族有关。“中国人总是会把肿肿的面庞和刚起床联系起来。”她写道。“我的家人总是会在早上起来的时候用各自的脸开玩笑。”她怀疑,给Face ID造成困惑的可能是她的眼睛。因为当她大哭一场或者在过敏盛行的季节,Face ID似乎也得挣扎好一阵子才能正常工作。

Face ID只会为一张和设置时相似度足够高的脸解锁你的手机。而它用来扫描的技术和记录的数据其实相当复杂。(苹果公司声称Face ID所用的技术“在硬件和软件层面都是至今为止最先进的”)在录入面部数据时,用户必须要把脸对着手机画一个圆,好让尽量多角度的数据都被手机记下来。这和录入Touch ID的时候需要改变手指的姿势差不多。而在解锁设备的时候看起来更加黑科技:当用户(当然,是有一张脸的)拿起锁定的iPhone X时,手机前面板上的原深感摄像头(TrueDepth Camera)会投射出30000个由不可见光构成的光点,为用户的脸建立一张带有深度信息的图,并将这张图转换成数学表达式,最后再把它拿去和已经记录下来的详细面部数据对比。

自从去年九月发布,这种妖术邪法般的脸部匹配算法就成了黑客们的新目标。安全专家们试着骗过Face ID,而担忧这项技术会被很快攻破的人也很多。Marc Rogers是ScaleFT公司的首席安全官,他说他们已经通过逆向工程的方式,找到了Face ID的一些设置参数,而这些都是在没有苹果帮助之下完成的,当然也没获得苹果的确认。举例来说,Face ID很明显会“把脸部中央的权重调高”,脸上的某些零部件,比如嘴,即便被遮住了Face ID依然可以通过,但是鼻子被遮住就不行了。

Face ID本来就是被设计成要在各种环境下工作的。苹果声称,由于Face ID使用红外光绘制脸部图像,因此在弱光“甚至完全黑暗”的环境中都工作。无论是帽子、胡子还是眼镜,Face ID都能识别,背后则是机器学习在识别你的容貌。不过看起来机器还没学会怎么把早上的脸认出来。Wang那张轻微“放大”的脸对于iPhone X来说有点困难,尽管它连涂着剃须泡沫的脸都能认出来。

所以……看起来每天早上它都在提醒着,刚起床的你有多不正常。

Face ID不太认识刚起床的脸

Rogers说,如果这是一个普遍问题,那应该会有更多的反馈声音。这个问题的涉及面可能没那么广泛,但很显然Wang也不是唯一一个。Boris Veldhuijzen van Zanten是Next Web公司的CEO和联合创始人,最近他也在Twitter上提到了一系列让Face ID失效的情况,包括“刚起床时脸上还是一团糟”的情形。这种糟心事儿他每周大概会碰到一次。不过对他来说,问题不在于脸部的浮肿。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提到,他的脸在早起时“既紧张又满是皱纹”,需要过一段时间才会“放松并且舒展开”(不过他坚称他的脸在早上“变化不大”)。但问题恐怕还是出在眼睛上:“可能是因为早上起来我的眼睛还只能半闭着睁不开,有时候手机不让我解锁的时候我真想大笑几声看看脸能扭曲成啥样。”

所以……看来眼睛是关键因素。另一个用户发推说,每当她因为过敏眼睛肿起来的时候,iPhone都认不出来她。但有意思的情况出现了:眼睛恰恰是Rogers认为Face ID在3D扫描时不怎么关注的“零部件”之一。在他的试验中,即便把用户的眼睛用照片蒙住,Face ID依然可以解锁。主要的问题不在于眼睛是不是真的,而在于眼睛是不是睁开的。“应该就是这个问题。”在我提出眼睛的疑问后他说道,“用来骗过Face ID的照片就是瞪大眼睛的……应该让那些早上起床用不了Face ID的人们来做个测试……比如用手把眼睛撑开之类的?“

最令人懊恼的还不是你失去了看一眼iPhone就解锁的能力,(尤其是考虑到你为了这个功能掏了1000美元的真金白银),而是这事儿发生在早上起床的时候,总让人觉得手里的手机似乎是有点怠慢和嘲讽。没人能像碧昂丝(Beyoncé)似的一起床就光彩照人,但iPhone X每天早起的怠慢似乎都在往用户的伤口上撒盐:它似乎总是在提醒你,刚起床时你的脸看起来有多不正常。当先进科技认不出你的脸的时候,有人可能会觉得“我刚起床的时候肯定看起来跟屎一样”,也有人可能就觉得“哦……这算是在冒犯我吗……”,当然也有人可能只是觉得“好吧……我都变成不是我自己了…………”Dennis Plucinik——一个在Twitter上声称“Face ID在早上的成功率是百分之零”的人——通过电子邮件抱怨他的iphone X简直是每天早上都在侮辱他。至于Connie则发推把Face ID说成“令人耻辱的负能量”。

Rogers解释说,苹果在Face ID这种科技上应该避免两种问题:假阳性(未授权的用户获准解锁iPhone)和假阴性(真正的用户不能解锁自己的iPhone)。但是因为假阳性的状况更令人担心,所以显然苹果更关注前者的问题。“其实苹果也不希望出现假阴性的状况”他说,“对于他们来说,可用性才是王道。他们的设计都是以易用、对用户友好为目标的。”

我就Face ID在早上失效的问题咨询了苹果公司。一位非常友好的工作人员建议我查看一下苹果客户支持中关于Face ID的提示:“提示4和5是紧密联系的,确保在您的脸部和摄像头上都没有遮盖物(比如枕头),并且令您的脸和原深感摄像头保持一臂或者更近的距离(10-20英寸)。“不过这根本就不是这些用户遇到的问题。他们的iPhone肯定能清楚的看见用户,但就是认不出来。据报道,苹果会在iOS 12为Face ID引入多用户功能,所以也许用户们终于可以把他们的“另一张脸”也录入iPhone了。

当然,那些倒霉的用户也还是能用密码解锁他们手上残忍无情的iPhone X的,就和原来我刚洗完澡要面对无情的Touch ID一样。或者说就和苹果还没在你的手机上做生物识别安全试验的旧时光一样。但是,为什么就因为Face ID的原因,这些用户就要把宝贵的早间时光浪费在输入密码上呢?

也许这算是个无心插柳的“叫醒服务”:每天第一次(也许还有第二、第三次)与智能手机的互动,你都得记着密码。换句话说,想要打开手上那个连接世界让人开心的盒子,你的样子就不能太不堪入目。

本文译自 Slate,由译者 Freez Su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3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