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7.12 , 19:30
10

Nosleep:束缚(完)

Nosleep:束缚(完)
credit:锐景创意

束缚(上)
束缚(中)

理所当然的,当隔天清晨我再度站在咖啡机前看着那个猩红的稻草人时,内疚如山般几乎要把我击倒。在这几个月的酷刑折磨下,Russ的蓝色袍子早已破旧不堪,而他本人看起来根本就是具烧焦的尸体。更加不幸的是,一个忙碌的工作日正在前头等待着我,所以我暂时承受不了那一刻由Russ所带给我的内疚。

于是 - 我很惭愧,但也得承认我是第一个那么做的人:我伸手把厨房窗户的百叶窗拉上了。那本应只是个暂时的策略、是个只有一天的临时举动 - 我发誓我只是想不受干扰地把那天手上的大项目忙完 - 但百叶窗就这样永远被关上了。作为第一所房子,作为第一群人,窗外的事情再也和我们无关了。

正如第一个洗车的人、正如第一个建起鲁布·戈德堡机械的人、正如第一个冲进那所房子阻止派对的人、我的邻居把这件事当成了另一个信号。在五天内,街上所有窗户都有了百叶窗的遮掩。

那是Russ第一次独自在外,独自面对着无边的黑暗 - 所有百叶窗都已被关上,再也没有任何人在意着他的存活,再也没有任何人守望着他的存在 - 当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想着这个事实时,眼泪不自觉流了下来。 这不像是以前在街上面对Russ时所感受到无法言明的痛苦,这痛苦是具体的,是可言语的,是可以用语言去思考和诉说的。我清楚明白我做了什么,我是一切罪恶和问题的起源:是我先拉上的百叶窗。

我不是没想过再一次把百叶窗拉起,再一次正视眼前的问题,再一次让邻里张开双眼,再一次让众人团结在一起,但我没有勇气。我要工作;我要付房租。我不是那一个人,拉起百叶窗就意味着我将承认问题确实存在,而我已经再也承受不起这种被内疚、困惑、痛苦所折磨的生活了。每天晚上,我总会默祷有那么一个人出现,有那么一个人会先拉起百叶窗。有人会这么做的!总会有人这么做的!这是唯一的道路,这是唯一正确的道路,总会有人被自身的道德逼迫着走上这条道路。而在那之后,我们就能再次一同走上这条路。

我已经很久没有再思考过这个问题了。所以当我看到Russ变得比以前健康时,我甚至吓了一跳。一个远比从前更高降水量的雨季过去,草生树长,Russ如今几乎整天躲在这片没有人愿意打理的绿荫下。死皮掉落,他的肤色重新回复正常。齐腰高的草丛充满着蟋蟀和别的昆虫,只要那股饥饿的冲动来临,他只要一弯腰就能满足自己的食欲。

一辆车子驶进社区,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重新把目光放在他身上。我看着车子停在Russ身边,一位房产经纪走出试图和他对话。

“喂!”我站在他们对面的人行道上大喊,保卫着属于我们的问题。“你离Russ远点!”

“这样不行,”她回应道。“我得把这所房子卖掉,没有人会对一栋外面站着个又脏又臭的无家可归者的房子感兴趣的。”

“他什么时候没有家了!”我朝她大喊。“那就是他的家!”

“不,不再是了。因为他没有出席听证会,法院已经把房子判给了他妻子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说。“我说的是那条人行道!”

出于某种不知名的原因,我接受了这个事实。本来就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这就是事情的真相。房产经纪瞪了我一眼,接着又瞪了Russ - 然后回到车上驶离了社区。我知道事情还没完,于是接下来我和舍友们轮番将她叫来的草坪清理工人赶走。如果他们把树和草坪清理干净,那Russ就有大麻烦了。

在那之后,我们回屋为这阶段性的成功大肆庆祝了一番,又一个桌游之夜过去。

那时是八月。

嘲弄的语句是在本月初开始传出的。天气转凉,秋风凌厉,但我想所有人都立即意识到最糟糕的季节还未降临到Russ身上。无论何时,但凡有人朝Russ的方向看上一眼,总会有人在旁边咒骂他的选择。

像那样子站在那可真是件只有白痴会做的事,他们会这样说。

“为什么他就不肯进去呢?”有人会这样问。

“对啊,他可真是个傻叉。”有人会这样在旁边应和。

当嘲弄的语句传来时,我会站在一旁盯着他们。我希望一切会终止,我也希望他能不再继续,但 - 我不知道。我说不好。

我也开始对Russ抱有同样的想法是促使我写下这一切的原因。我感觉自己也逐渐对整件事充满怨恨和责问。我常常会这样子问自己:为什么他要这么做?为什么他就不肯进去?

但那些我无法言明的想法迫使我去做这件几周以来从未有人做过的事:去和Russ谈谈。

“喂Russ,”我以这句话作为开场白,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头发胡须有如杂草,但勉强还能看出来里面藏着的是个人。他咳了一下,清清喉咙,“嗯。”

我没有转弯抹角。“你之前有一阵子放弃过,对吗?”

他虚弱地点点头。

“是什么改变了你?为什么你又肯开始吃东西了?是什么让你不惜一切地活下来?”我问道,心中充斥着一股怜悯之情。我可真是个好人,我心想,没有人愿意在意Russ,只有我。

我永远不会忘记当时他那让人困惑的怒笑声。他歪过头,“为了让你们这些傻逼不爽啊。”

这不是我期待的回答。我们为他经历过那么多苦痛、努力,我们为他承受过这么多内疚、焦虑 - 但也许我从未想过每日每夜地处于一片黑暗中的感受,日复一日地站在路旁看着整个社区将你遗弃在身后的感受。

我没有回答。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想祝他好运,但那真的有意义吗?我点点头,进到自己房子;我站在厨房窗前,拉起了百叶窗。第一片雪花飘落,我终于能坦然接受他愤怒的目光。这一丝温暖能让他度过这个寒冬吗?夏天还很遥远,看似永远不可能到达,而他连张毛毯也没有。

但所有人,所有来访的熟人 - 我舍友,我朋友,我相熟的人 - 还是一直问着那个问题,“为什么他就不愿意进去呢?”

如果一切只是那么简单该有多好。

(完)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王橘猫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Julia是个聪明的孩子

Julia知道她有多聪明。她是那种孩子,那种在他们还小时就知道父母并不是全知全能的孩子。

她是在被吓坏的情况下意识到这件事的。有阵声音,在她的床底下,或是衣柜里有阵声音。

Julia哭着跑过走廊,“妈咪!爸比!”

“怎么啦,小宝贝?”

“我,呃房间里有怪物!”,Julia抽抽搭搭。

她本以为他们会抱着安慰她,告诉她世界上没有怪物,或是翻个白眼,把她抛在一旁。但他们立刻跑到她的房间里,检查着床底下,衣柜里,窗户的锁。每个地方,每个细节,他们都会仔细检查戳弄。

Julia很快就明白了他们在干嘛。他们在认真对待孩子的恐惧,好让她能感到安全和安心,大概是从哪本书上学来的吧。

但Julia从中学到的是她有某种特权。从此以后,将父母从睡梦中吵醒成为了Julia的日常游戏。她会哭泣着尖叫,然后他们会冲进来搜查她的房间,而Julia会躲在一边在心里偷笑。但Julia的爸妈一次也没有抱怨过。

终于有一天,她再也受不了了。她在看着爸爸仔细检查灯具时不小心摔倒后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像爸爸真的相信那能藏得住只怪物似的。

“有什么好笑的?”他问道,揉着后背。

“你啊,”Julia叽叽咕咕,“你总会相信我说的话。”

爸比没有生气。他只是看向妈咪。

“一次,”他低声说道,“就那么一次。我们没有相信你哥说的话。”

Julia,这个家里唯一的孩子,那天晚上没有睡好。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王橘猫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0)

+1

  1. 黑猫
    @5 days ago
    3890717

    后面的故事是《狼来了》故事里唯一的破解之道。

  2. 高高狗
    @5 days ago
    3890720

    可能是在隐喻难民问题? 新移民永远无法真正融入这个国家, 或者反过来说, 也不可能真正地被接纳. 他进不了那间屋子, 这个群体所做的一切只能够保证苟活, 来自主流的帮助也至多是杯水车薪. 渐渐多数人选择视而不见和遗忘, 甚至因为自己无用落空的同情心而开始滋生怨恨, 但难民能做什么? 他们只能坚强地在那里活下去, 活在屋子外边, 即使以所有的敌意为自己的食粮.

  3. 碧蓝右耳
    @5 days ago
    3890785

    难民,欧洲哪有难民,都是些身强力壮的青年男性懒汉强奸犯而已

  4. 3890800

    自成风格

  5. 3890809

    对于一个有孩子的人来说,后面那个故事相当提神醒脑!

  6. 3890940

    完结恭喜~~第一篇有点何不食肉糜的感觉,第二篇用来吓早熟的小孩应该很好用

  7. 周树人
    @4 days ago
    3891074

    居然没有汤米太妃!!!!!!!!!!!!!我裤子都脱了居然没有汤米太妃!!!!!!

  8. 林芮
    @4 days ago
    3891207

    上,中,完……去查了半天没有下。确认自己没漏掉什么。

  9. ltylty
    @4 days ago
    3891383

    感觉不连贯是我的错觉

  10. 3894432

    译者在嘛,我想知道/nosleep上的五月冠军,就是那个He didn’t want to hurt anyone你翻译了吗,没翻的话我想投个稿。。。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