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7.09 , 16:00

Clade X:模拟生物攻击演习

Clade X:模拟生物攻击演习

一种被称之为Clade X的致命的流感病毒,从Nipah病毒中学会了令人讨厌的伎俩,最开始出现在德国和委内瑞拉。一年之内,就导致全球1.5亿人死亡。

幸运的是,Clade X是虚构出来的东西。上个月美国政府机构进行了一场生化危机的模拟演习,测试世界各国面对大规模生物袭击时的应对能力。虽然Clade X是虚构的,但威胁是非常真实的。

现在,由美国军方委托编写的一份全新的科学评估报告指出,在新兴的合成生物学领域存在着最为严重的漏洞——像CRISPR这样的生物技术工具,赋予了科学家编辑和设计完整生命形式的能力,但如果它落入到错误的人的手里,就会变成危险的武器。

“合成生物学本身是无害的,”密歇根大学的微生物学家Michael Imperiale解释说,“全看用它来实现的具体应用或功能。”他是国家科学院,工程学和医学委员会的□□。

赋予生命体某些能力可能带来毁灭性的后果。去年,加拿大的科学家在实验室中用基因拼接的方式再现了本已灭绝的马痘病毒,引发了公众的愤怒。

那只团队声称,他们是为了推动疫苗和癌症的研究——但其他研究人员谴责他们的所作所为,声称它让世界又一次陷入天花的威胁之中。

根据Imperiale的说法,几乎所有哺乳动物身上病毒的DNA,现在都可以在互联网上找到合成配方,因此肆意重建致命病毒成为合成生物学方面最受关注的问题。

“这项技术已经被扩散出去了。”Imperiale告诉卫报说。

“它需要一些专业知识,但并不太难,这就是为什么它在潜在威胁名单上排名第一。”

同样值得高度关注的是为现有病毒和细菌设计出新能力的做法——例如故意提高抗性,或增强其对疫苗的免疫力。

此外,另一种可能的威胁是,利用人体肠道中的微生物群,以某种方式在人与人之间传递危险的生物化学物质。

这听起来像科幻小说,但研究人员认为,随着技术和合成生物学的发展,它很快就会在进入到现实之中。

“现在可能还无法实现某些设想”Imperiale告诉NPR,“但在相关的问题上,突破现有瓶颈或障碍,似乎只是时间多少的问题。”

报告指出,中等威胁的生物攻击可能包括修改人体微生物组,免疫系统或人类基因组。

该团队根据用于实施此类攻击所用到的技术,所需的专业知识以及当局可用于减轻伤害的应对措施等因素来评估各种漏洞的严重性。

综合这些因素,开发一种新的病原体(如虚构的Clade X)比仅仅提升现有致病生物体的杀伤,要更加具有威胁性。

“即使对现有病毒进行简单修改也会严重损害关键的病毒特性,”报告指出,“任何此类技术都要面对难以解决的困难。”

这项评估是由美国国防部委托进行的,但其他人很快指出,美国军方实际上正是合成生物学研究的主要资助者,所以他们将危险等级定为“不是目前的重大威胁”就少了很多说服力。

一些评论家认为,我们更需要关注被报告忽略的方面。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的生物安全研究员Filippa Lentzos没有参与该报告,他对《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说道:“如果你不想开始新的生物武器军备竞赛,那么你就要时刻问问自己,是谁在推动研究议程,还有,跳出研究的视角好好审视自己,你到底在做些什么。”

研究结果被收录在专题报告《合成生物学时代的防御生物学》Biodefence in the Age of Synthetic Biology中。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