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7.09 , 12:00

一个寓言:如果人类逃入地下

长年以来,每个城市的民众都分为蓝绿两派;而至后来,就算只为争抢方便观赏赛事的座位,也会发生流血冲突,死伤人命;两派为了能让对方难过,都不惜自己也承受耻辱苦楚;没有其它缘由,也不会停止或消失,这种对同胞的憎恨超过婚姻、友情,即使是父母兄弟,也能因此成为仇敌...我只能说,这是灵魂的疾病。
摘自《战争史》,普罗科匹厄斯,vol.1

想象未来一个逃入地底后封闭了出口的人类社会。设定上,我们不需要明确他们逃避的是疫病还是战争;第一代人找到了能种植的食物,供水、呼吸、光照都有了确保的办法。这代人的子孙点点繁盛。

这时地面世界的文明已经剩下不太连贯的故事和书页。这里面包括天空的描述:在无边无际的大地之上,一个完全由气体占据的空间,它的颜色从地上看去是cerulean,天里还有些巨大的白色漂浮物。人们在cerulean的词义上有分歧,有些人认为它的意思自古就是“蓝”,另一派则坚信是“绿”。分歧的斥力渐渐把地底人疏远成了两派,有一支选择移居到新的水源。人物积累,市镇成型。

在地底社会早期,蓝绿两派习惯靠血来论对错;但最近两边已经讲和,因为终于有足够多的人注意到争斗只是白白互耗。物质逐渐充裕,中产阶级、文艺和法律都在发育,厮杀变成了几代之前的历史。各地学校也开始能公开讲授蓝绿两派的战争史,在对错上碗水端平,年轻人慢慢接受了大家都是体面健全的人类,无论对方是蓝还是绿。

但积恨和异见没有凭空消失。在所有稍微重要的领域,比如政治或文化,任意一方往前推进一点,就会碰到对面的针尖。比如一方提倡严格婚姻法律,另一方就会高呼简化离婚;一方想要力推城市发展,另一方就鼓励农民和水客进城反对;一方认为地球是宇宙中心的一块伟大圆石,另一方则根据古传经典,认为宇宙没有中心,地球是一块平岩围绕着一个叫太阳的巨灯周期转动。

眼下,虽然绿派的人去蓝派店里买蘑菇已经是常事,绿派酒馆里也会有蓝派酒客碰头,但两极依然泾渭分明。双方筋疲力尽时达成的和平,天长日久就总有新的龟裂需要涂改。每一代里,双方都有少数人在努力弥合,同样少的人靠敲打牟利,而普通平民则很少关心,他们手头的私事已经够多。

某天,地震了。有队上游者被堵在古代——也就是靠近地表的——遗迹里。有人受伤,小队决定寻路返回。途中队里的一人,我们不妨叫他小张,闻到一条岔道里有股陌生气味。他没有理会队友们的警告,提了个电瓜就独自随那味道和气流往上寻去。那似乎是条往上无限深的楼梯,走了不知多久,墙壁和楼梯突兀地从岩石换成了整齐的金属。那股甜味越来越浓。他看到了光。

一个寓言:如果人类逃入地下
历史在这里分岔。

蓝小张站在天空之下,脸上慢慢展开微笑,那是个布满酸恨和骄傲的笑容。他想起跟某个绿派同事反复不休的争论,每一次都记得清。“你们一直是对的,”他听到天空低语,“我就是证据。”小张站立良久,全身心享受着蓝圣温暖的神启,然后掉转头往回走。作为天选赢家,他有义务结束丑陋的和平。

绿小张以为是余震,随后才发现是自己在发抖。他坐倒,再次看了一眼天空。他想起卡西尔大屠杀,蓝军屠城;他想起古代有位名将说蓝派人是“圆石的蛀虫,应该把他们全都扫出去给外头的白魔。”他想起一个个蓝派人看他的眼神,和不看他的眼神。邪恶的蓝天沉默地注视着他抱头痛哭。因为有人一去不返,小队经过的遗迹作为危险地区被整个封锁。

在不同的线路里,有的小张堵住出口,没再跟任何人提起,没有人被真相灼伤,双方还是在那古老的拔河里互相嘲弄,忍受彼此。有的则带着答案回到地底,死于非命或跟无数人同归于尽。

在所有可能之间——

...小张看到天边有块奇怪的云,像是片剪下来的指甲半透明。愣了很久,才恍然认出那是月亮,是神话图谱上其中一个形态。深夜,他看到银色的静纱横贯深空,“浩然来去,驰不由心”,幼年背的古诗脱口而出,醒悟这就是银河,是身不由己的群星。他发现自己又流泪了,但不清楚是在苦这窒息的宇宙,还是震撼于眼前辽阔无垠的秩序。他在有花的山坡上时跑时坐,没有吃睡;他第一次看到各种层次的蓝绿,和一大堆从未见过、嗅到过的颜色。

凝视晨曦过久,小张从此落下了眼病,但好歹还能看路。起初只有年轻人会半信半疑地跟他一起重回地面“观光”。后来有更多上游者戴着护目镜往四方探索,拓制地图,心惊胆战地摸索哪些东西能吃进嘴。惨白的人类后代大批重回地表,乃至地球环境重新变差,又是很多年后的事了。小张既没有进熔岩瓮受渎族之刑、也没有在死后被包装成圣子当做新教噱头,只是名震一时然后普通地老去,骨灰在墓廊里占了一格,没有时髦地葬在“外面”。他在相对开明的时期,碰对了第一批听众。这群人在证实小张所言非虚后,又顺着自己的人脉传递事实,合力牵引着地底文明扶摇而上穿过一孔孔针眼,与天空重逢。

这当然只是个一厢情愿的结尾。这么简单的社会和顺利的进步,在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过。

顺便一提:文中提及的拜占庭蓝绿两派是两队战车赛的粉丝。
原文标题:《A Fable of Science and Politics》,by Eliezer Yudkowsky。有删改。旧书,非广告,亚马逊有这书的[会员]免费朗读。

本文译自 amazon,由译者 梁兵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van
4.3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