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7.04 , 17:00

科学能够发现所有真相吗

Alex Berezow博士曾著书《垃圾科学小黑名册》(Little Black Book of Junk Science),揭露了许多广为流传的反科学谣言。在他的第二本书《被遗留下来的科学》(Science Left Behind)中,他提出,反科学观点不只存在于保守人士身上,激进人士也同样可能是反科学的,比如反转基因者。以下是对他的采访:

你在为什么而努力?

科普宣传。现在的假新闻和伪劣科学报导太多了,需要有一个理性的声音来帮助人们分辨真相和垃圾。我会揭露很多广为传播的谣言,比如世界上人口太多了,或者人类会因为一场传染病而灭绝等。

你觉得为什么会有伪劣科学报导?

网站需要博眼球,所以会使用尽可能夸张的标题,这些标题可能都不符合事实。大多数人都只读标题,但却会在社交媒体上宣传他们所看到的内容。第二个原因是有些记者并没有受过专业科学训练,这是个很大问题。我认为没有科学背景的记者不应该写相关内容。而想成为作家的科学家很多,所以不会有问题。

科学的目的是什么?科学研究的日程又是谁决定的?

我觉得科学是为了发现真相,但科学家的研究通常会因为资金问题受到限制,整个操作过程有着天然的保守性,这不一定是坏事。问题是真正具有开创性的理念很难得到资金支持,因为没有先例。这可能需要政府的政策支持,比如我就听说过有政府会向成就辉煌的天才科学家进行无限制的资金支持。

科学能够发现所有真相吗
CREDIT:123RF

如何落实真正科学的国家政策?

这有点难,因为政策不仅要有证据基础,也要有哲学基础;它需要弄清政府的角色。美国有根深蒂固的自由主义传统,所以人们一直不太喜欢政府参与这些事。但欧洲人的态度就不一样了,那里的集体主义思想更浓厚一点。所以这跟党派问题无关,而是跟哲学问题有关。

但我们需要依赖科学家,不要把科学问题变成党派问题。有保守人士说全球变暖问题是假消息,也有左派说转基因很危险,这些说法都让我很愤怒。他们不应该这样做。科学政治化是社会毒瘤。

你认为科学的终极目的是发现真相,但科学能够发现所有真相吗?

当然不能了。科学在伦理方面没有发言权。假如我们完全按照科学走,就已经进行人种改良。科学也不能教我们为人处世。我信教,是个基督教徒。科学是最好的知识来源,如果我想知道人类如何进化,我就会去科学那里找答案。但如果我想知道我们为何存在、应该做些什么,我就会去找宗教典籍,去找我的神父。我认为科学和宗教是不重叠的。

你是如何分清楚界线的呢?

这很难,但有些方面是两者皆可的,比如生物伦理学。你无法完全根据科学决定是否终止妊娠。科学能够解释知识产权和利用干细胞造人的问题吗?不能。两者是由交集的,需要互相交流。所以有人说哲学已死,对人类毫无益处,这都是在扯淡。科学家、社会科学家和哲学家必须彼此对话。

本文译自 bigthink,由译者 蛋奶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原作者:TEODORA ZAREVA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4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