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7.04 , 12:00

10种已经消失的职业

10种已经消失的职业

  • 战车赛手
  • 在公元前6世纪的时候,战车赛很盛行,这也是古罗马帝国最古老的娱乐形式之一,也是古罗马最流行的运动。男人们站在马匹拉着的战车中在古罗马“圆形竞技场”(事实上,是椭圆形的赛道)中竞速。战车赛一开始是宗教节日上的保留项目,但是之后只要有古罗马行政长官或者权势人物的出资赞助就会举办。

    在古罗马,大多数的战车赛手都是被逼参加竞赛的奴隶们。不过,如果技术高超,那他们可以赚足够多的钱赎回自由身。和现今的赛车手和赛马骑师一样,战车赛手(也被称作Charioteers战车御夫)必须有足够的技巧来存活和获得成功。不像是那些可以给予士兵足够保护的庞大笨重的军用战车,竞速战车重量较轻,而且有一些不稳定,战车赛手在驾车时基本上需要站在车轴上保持自身平衡。战车赛手这个职业和古罗马帝国一同消亡了。当然,除非你认为在1959年电影《宾虚》中的Charlton Heston是世界上最后一位战车赛手的话。

  • 奶妈
  • 奶妈就是给不是自己孩子哺乳的女性。这个行业在公元1000年的欧洲开始变得普遍起来,那是一个孕妇和婴儿死亡率都很高的时期,这些奶妈的需求量非常大。奶妈会为失去双亲的或者母亲因为过于病重无法哺乳的婴儿们哺乳。许多奶妈还会在“弃婴”医院工作。贫穷的女性雇来奶妈是因为自己在生完孩子以后还需要继续工作赚钱。但是富裕的女性也会雇佣奶妈,因为对于上层社会的女性来说哺乳是一个非常不合身份的行为。

    不是任何处于哺乳期的女性都可以成为一名奶妈。她们必须要健康、干净、强壮并有着讨人喜欢的性格。虽然奶妈听起来是一个很有帮助的职业,实际上它有着许多负面影响。许多婴儿都会被送去乡村的奶妈家寄养。孩子会跟奶妈待上好多年,并且由于奶妈的失职,孩子有着高达80%的令人咂舌的死亡率。

    在19世纪和20世纪,随着巴氏消毒的发明和罐装牛奶的出现,以及欧洲政府给予女性带薪产假的开始,奶妈这个行业开始衰落。虽然奶妈这个职业大多已经消失了,但是在2015年的发展中国家的少数地区还是存在着奶妈,而且在美国的有钱人中奶妈这个行业也经历了一个小的复苏。这个新种类的奶妈会和雇主家庭一起居住,每周的工作会有1000美元的酬劳。

    龙MM =1奶妈,最好来个能插TT的,补助50G,来的M

  • 甲胄师
  • 在中世纪,比起西装三件套,盔甲才是男人的浪漫。这些盔甲不是直接从商店的架子上买来的,而是由甲胄师精心打造出来的。

    甲胄师会先为顾客量好尺寸,然后制作一个木质的人体模特或是木质肢体来量身打造。由于钢铁在中世纪是极为稀缺的,甲胄师会使用旧的磨损的头盔或者有凹痕的胸甲来打造成全新的护甲。随着时间的增加,甲胄师逐渐获得了商业和军事机密,他们会将这些机密父子相传,因为在那时这是一项家族生意。

    有意思的是,顾客会给甲胄师很多时间来打造盔甲,通常是好几年。谁也说不准顾客在这期间会干点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成套的盔甲成为了过去式。它们对于步兵来说过于笨重。到了18世纪和19世纪,步兵只会穿戴胸甲和背甲了,而且随着能够贯穿盔甲的毛瑟步枪的发明,盔甲的使用画上了句号。在今日使用的胸甲和背甲不是由钢铁打造的,而是用了凯夫拉尔纤维等材料制造。

  • 宫廷小丑/弄臣
  • 当你想像宫廷小丑的时候,他们有点……嗯……搞笑。你能想象奥巴马总统雇一个二货,在他失落的时候跳来跳去逗他笑吗?(不能,但是我认为这是川普能干的事儿)不过在中世纪的时候,这就是宫廷小丑的职责所在。

    宫廷小丑,也被称作弄臣,可能存在于中世纪之前,但是人们通常会把他们和中世纪那个时间范围相挂钩。在那时,宫廷小丑的工作就是确保国王和宫廷内的成员压力别太大,定期让他们开怀一笑。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宫廷小丑会表演一些把戏和杂技,也会讲笑话。他们会穿着蠢呆风格的服装,紧身的裤子,裤腿上有不同颜色的布,一件褴褛的外套,一顶像是驴耳朵一样的帽子或者是上面带有很多小铃铛的帽子。宫廷小丑会讽刺任何人以及所有人。而且通常宫廷小丑都是男性,但是也有一些为皇后准备的女性宫廷小丑。

    宫廷小丑通常教育程度很高,而且会被当做挚爱的家庭成员。他们经常会在宫廷上行使不小的权力,而且也是少数几个可以公开批评和讽刺那个贵族时代的人。欧洲最后一位宫廷小丑是服侍于萨福克伯爵的Dicky Pearce。Pearce于1728年去世并被葬在了伯爵家族的墓地中。

  • 十字路口清洁工
  • 在维多利亚时代,有钱的男人和女人们不希望在衣服上沾上一丁点污渍。而且他们肯定也不希望自己穿着裙子或者裤子穿过遍地粪便和其他恶心难闻东西的城市街道。有创业精神的穷人们便接过了这项生意成为了十字路口清洁工。

    十字路口清洁工基本是年轻的孩子或者老人或者是成年残疾人。他们装备着扫帚,然后站在他们自己负责的十字路口观望等待,一旦有富人过来,他们会替富人们清扫面前的道路。接受这项服务的人会施予他们一点小费。

    虽然许多富人们都能接受十字路口清洁工的存在,但是另外一些人则认为他们很讨厌,特别是他们会占据每个十字路口。有时候一个清洁工想要侵占另外一名清洁工的地盘时会大打出手。在英国最为盛行的这项工作在19世纪晚期的时候开始消失,大多是因为城市环境卫生的提升和最终汽车取代了街道上的马车。

    当今版本的十字路口清洁工可能就是挡风玻璃清洗工,这些人会在你停车等红灯的时候窜进车流,然后帮你清理你的挡风玻璃来赚点小钱。

  • 灯夫
  • 在电和电灯出现之前,家中、城市和街道会使用煤气和油来照亮我们的生活。在19世纪初期,伦敦和其他几个城市最先在浓雾笼罩的黑暗街道中树立了煤气灯,主要是作为一种安全措施。有人必须在夜幕降临后点亮这些煤气灯,然后在天亮后灭掉灯。因此灯夫这个职业就诞生了。

    为了让你感受一下这份工作的范围,单单在伦敦就有着数以万计的煤气灯。作为对比,1888年在更低调的美国麻省的洛威尔市也有着近1000盏煤气灯。洛威尔的灯夫每天会有2美金的收入来照看70到80盏煤气灯。一位灯夫的装备包括鲸脂(用作灯油),灯芯修剪器和一把梯子。

    在伦敦,灯夫被看作是一种非常有名望的职业,会父子相传,不过有时女性也会任职灯夫。这份工作相对比较安全,工作中最糟糕的可能就是煤气会聚集在煤气灯中,冲击力可能会让灯夫摔下梯子。灯夫通常也会在灯附近捉一些稀有的虫子卖给昆虫收藏家来赚些外快。正如你所想的,电和电灯的发明使这个曾经高贵的职业销声匿迹。

  • 驿马快信邮递员
  • 最短命的工作之一莫过于驿马快信的邮递员了,这项服务只存活了19个月。驿马快信是在19世纪中叶时,将美国中心地区的信件送去美国西海岸的一种方式。在当时,这两个地区的沟通十分不稳定,而且耗时很久。因此有三名男人设计了一个有超过100个站点的系统,从密苏里州一直延伸到加州。

    大约有80名驿马快信的邮递员会带着信件骑马狂奔,大约每16公里他们会在新的站点更换马匹。整段行程总共会持续10至13天,邮递员每天会骑行402公里。毫无疑问这是份苦差事,80名邮递员需要用到400-500匹马。

    送信途中十分艰苦而且危险重重(天气、野兽和匪徒),因此邮递员每个月的工资有50美元,在当时是相当不菲的高薪了。但是这个工资是他们理所应得的,19个月中只有一次没有将信件送到目的地。虽然驿马快信的效率很高,但是随着从内布拉斯加到加州的太平洋电报线路的开通使得横贯美国大陆的电报成为可能,扼杀了驿马快信的存在。驿马快信在1861年关门了,但是它仍活在美国的传奇中。

  • 切冰人
  • 有想过在机械制冷出现之前,人们是如何冷藏食物的吗?人们的家中会有一个冰盒,里面装着冰块。大多数人不会为自己的冰盒采集冰块,相反的他们会直接从切冰人那里购买,或者从每周都会来到街区附近的送冰人手中购买冰块。像是肉类加工业和酿造业这些行业也会购买冰块。

    切冰人会出去找到水浅且流速缓慢的结冰的河流、湖泊和池塘,因为这种水域的冰更硬实,也更透明。首先切冰人会用一个马拉着的扫雪器清扫上面的存雪,这也可以使冰面温度升高,减缓冰冻的过程。一旦水冻的足够结实了,切冰人会在冰面上刻出60厘米×182厘米的区域,然后用马拉的设备切穿冰面。最后再用手锯切割。

    切好的冰块会按着事先切割好的通道漂浮到搬运的地点。这份工作也是有风险的,有时候切冰人和/或他的马匹会在切割冰块的过程中坠入冰冷的水中。当冰块采集完成后,送冰人会把冰块直接送到客户家中或者直接送到工厂中。切冰人这份工作一直持续到20世纪30年代,直到机械制冷走入了人们的家中。

  • 保龄球瓶摆放员
  • 保龄球是美国参与性最强的运动之一。但是没人愿意在球瓶被击倒后重新码放它们。在20世纪初期,年轻的男孩们被雇来从事这个工作。一个曾经的“球瓶男童”回忆说他每次会负责四个球道,每局会有10美分的收入。这份工作是这样的:保龄球手会投出第一球。当球击倒球瓶后,摆放员会跳进球道末端的坑中清理被击倒的球瓶,然后将保龄球滚回给球手。当球手投出第二球后,球瓶摆放员会以最快速度将球瓶收集好,然后踩下“球瓶杆”在球道上升起可以用于对齐球瓶用的尖刺,然后将球瓶码放整齐,再将保龄球滚回给球手。毫无疑问,这项工作十分辛苦,薪酬又低而且还没什么效率。

    Gottfried "Fred" Schmidt最终终结了这种人力劳动。在1946年的美国保龄球协会锦标赛上,他向公众展示了全自动置瓶器。他这个巧妙的设备由一个可以停下保龄球的缓冲垫,一个可以升起保龄球的装置,一个可以将击倒的球瓶扫出球道的挡板和一个将球瓶从球道运向升降机的毯道组成。这差不多和现在所使用的机械设备差不多了。在20世纪50年代早期,全自动置瓶器被广泛运用,淘汰了原先的球瓶摆放员。

  • 同线电话接线员
  • 在电话的初期(早到20世纪中期),这项新技术在大城市中更常见,而在偏远的地区很少见。当电话服务扩展到了乡村地区,电话公司通常会在20个家庭中共享使用同线电话线来减少所需通话线路的数量(也为了减少维护成本)。

    同线电话线的原理是这样的:使用同一个同线电话线的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电话号码和一个独特的类似于莫尔斯码的铃声,比如说四声短铃声或者一声长铃声、短铃声、长铃声。如果你妈妈给你打电话,所有使用同一个同线电话线的家庭的电话都会响。但是你知道这是打给你的电话,因为你能听出自己的“铃声”。类似的,其他家庭则不会接听这个电话,因为他们知道这不是打给他们的。

    你可以自己随意打给共享同线电话线的成员,但是如果你想打给不是同一个同线电话组的人的话,就需要通过总机接线员,他们会为你转接电话。但是随着先进电话技术的诞生,为个人布电话线变得和布同线电话线一样简单。有了如今的电脑技术和语音识别软件,几乎不需要人工来操作接线总机了。不过,在医院和某些大型企业还是存在着这个职业的。

    本文译自 howstuffworks,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