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7.03 , 09:00

狗年说狗:来看看在动物园陪伴动物的狗子们

Eston Ellis
狗年说狗:来看看在动物园陪伴动物的狗子们

今年的2月16日是农历的新年,接下来的一整年都是狗年。而在圣地亚哥野生动物园,年年都是“狗年”——在这里,家养“狗官”年年“当权”。

圈养区里的家养狗为5只猎豹和2只狼充当玩伴。在Wegeforth环形剧场,狗子们不仅和他们的猎豹哥们在《Animals in Action》和《Wild About Animals》两档节目中频频亮相,还时常和他们的狼友们在《Wild About Animals》中同台献技。而在游猎园区,狗子们负责陪伴6只猎豹,每天都有一对豹朋狗友在《小豹快跑》中登场。

[图片]最好的兄逮:Bakari(左)和Miley,一对亲密的豹朋狗友在《Animals in Action》节目中登场

狗子们有的是纯种,有的是从救助中心捞回来的“混种”,包括拉布拉多寻回犬、罗得西亚背脊犬和安纳托利亚牧羊犬——这是一种大型犬,非洲人用他们来保护牲口,只要他们站在那里,猎豹就不敢近身。尽管这些狗的外表千差万别,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意气风发、一往无前的性格。

游猎园区的驯兽主管Susie Ekard表示:“当我们委派狗担任‘动物大使’的时候,我们要的不是那种蜷在墙角或是隔着篱笆汪汪的家伙;我们要找的是一看见人就高兴地摇着尾巴的那种。这种狗会给你一种‘走,咱俩征服世界去’的信心,他们对未来也充满了好奇心。”

[图片]团队领导:Kona(左)成了两头狼Koda(右)和Shadow的“大姐大”

豹朋满座,与狼共舞

Susie形容这些和猎豹一起干活的狗是“乐天知命、无忧无虑”但又极度专注。他们不会被来来往往的人群或是悬崖边升起的观光气球分散了注意力。而按照Susie的说法,猎豹和这些温柔的狗子不同,“他们是野生动物,为了生存,会时时刻刻注意着周遭的一切风吹草动。他们的注意力会被轻易地打断:一架活动的旋转木马、天空中的嗡嗡声——那个飞机不会要吃我吧?——甚至是一个垃圾桶。从他们的反应来看,垃圾桶一定是个‘专吃猎豹的怪物’。”

园区的野生动物侦察主管Annette Russell告诉我们,这就是为什么这些有妈生没妈养的猎豹需要一个狗友的陪伴。“猎豹会看向狗子,心说:‘不知我这位四条腿的pong友对此有何见解?’要是狗子对周围的环境很OK,猎豹也就淡定了。将猎豹和狗养在一起,使得训练从各种意义上讲都简单了很多。”

[图片]Kona当家:Kona,一只散发着自信光辉的比利时马林诺斯混种犬,在她与圈养区内的两头狼Koda和Shadow共同组成的团体中发号施令。

圈养区驯兽主管Kristi Lee Dovich表示:“有了狗和猫,我们得以培养一种新的纽带。我们打算建立一种平等的、没有老大的共生关系。我们不希望一条狗成了猎豹的大哥。但对于狼来说就不一样了——要是一只狗成了狼群的头领,那简直是天作之合。”

狼是群居动物,他们的设定就是社会性强、听从头领的指导;猎豹没有这样的特点。Kristi说,当一条狗成为狼友的时候,“狗子走过来、定下基调,狼觉得‘这主意不赖,我就跟你了’。”

在圈养区里,救援狗Kona与两头名为Shadow和Koda的狼为伍。Kona在狼群中发挥着镇定的作用;在她的领导下,两头狼各安其位,没有随着狼的天性、在成长的过程中为了地位争斗不休。Kona以一种巧妙的方式维护她的权威,比如她会捡一个球自己玩,似乎是在说‘我有球,你没有’。有时两头狼为了争夺离驯兽师最近的位置而剑拔弩张,她则会在场地里来回奔忙,左右周旋。Kristi表示:“Kona的做法颇有城府。每一头狼都会试图成为山头之王。但在这儿,Kona是主宰:她可以纠正这种关系。”

[图片]这边走:安纳托利亚牧羊犬Duke和他的豹友Taraji以及驯兽师的日常散步。他俩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一起度过。

天生一对?

圣地亚哥动物园在80年代早期开始尝试这种狗豹混养、互为伙伴的做法;第一对是一只名为Arusha的猎豹和一只名为Anna的金毛。当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Arusha还只有3个月大,完全是人工养育。两个小家伙很快就混熟了,情同手足。只要Anna在旁边,Arusha就能自信地以“动物大使”的身份同游客互动,帮助驯兽师分享猎豹濒临灭绝的现状、传达猎豹生存所需的可持续保育理念的重要性。

今天的游猎园区里,每条狗的大部分时间都会和他们的豹友共同度过。Susie介绍说:“我们会在饭点把他们分开,因为比起自己的狗粮,狗子们更喜欢伙计碗里的美味生肉。狗子们自己也需要活动发泄,他们喜欢去狗子专属的公园,和其他狗子一起玩。但总体上讲,狗子们和猎豹们差不多一周7天、一天24小时地待在一起。”

[图片]Elvis在此:驯兽师眼里“又萌又蠢”、精力充沛的Elvis是猎豹Ilangha的狗友。多才多艺的他能够飞快地捡回任何散发着柠檬-薰衣草气味的东西。

猎豹和狗通常在3-4月龄的时候配成一对。在狗子的30天的隔离期(在此期间他们通常由亲生的兄弟姐妹陪伴)结束、猎豹也打过疫苗之后,他们方才能见第一面。

狗子们和他们的同伴需要接受不同的训练课程,之后驯兽师会把他们混养在一起。Susie表示:“我们肯定会叫他们各种礼仪礼节,还有栓绳子的习惯;但每条狗还要学习如何探查他们的豹友。他们需要跟上猎豹的节奏,毕竟这也是他们的特长;他们不仅要和人建立联系,也要和他们的豹友熟络起来。”

狗子们在帮助他们的伙计适应新环境方面助益颇多——比如在健康体检要抽血的时候。狗子们和他们的豹友一起散步、一起训练,帮助他们树立信心。Annette介绍说,当猎豹渐渐成年之后,能和狗友共同参与的活动就更多了,比如一起去电视台录节目,或者在新的环境里接触陌生人。

演化中的关系

长久以来,所有豹/狗关系都是基于两个个体之间的紧密连结,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现在,一些猎豹正在和不止一只狗子共事,并且不是所有担任“动物大使”的猎豹都和狗生活在一起。Kristi说:“由于每只动物都有各自的性格,每一段关系都有所不同。我们目前打算构建的这种关系里,猎豹能从狗子的陪伴中获益,但也完全能够独立——想着‘今朝有狗今朝醉,明朝没狗我自己睡’。”

举个例子,一只名为Roketi的小豹崽眼下正在《Animals in Action》节目组接受“动物大使”训练,她的性格相当独立和外向。前一阵圈养区为她介绍了几条狗,她可以和多达4条狗一起玩耍,他们是Duke、Miley、Honey和Elvis。她不必和其中任何一只住在一起,但她每天都有时间和他们一起玩;如有必要,他们也会陪伴她接触新环境。“她明白所有的狗都很酷。”Kristi说。

[图片]Ayana家的Honey:这只名为Honey的黄毛拉布拉多是猎豹Ayana的狗友。两个小家伙喜欢在游戏时间里彼此追逐,但赢家总是Ayana。

据Annette解释,所有的豹/狗关系都会进一步演化。随着年龄渐长,一些猎豹觉得自己不想再和狗子们住在一起了。“猎豹和狗不一样,他们在玩耍的时候喜欢冲刺,于是很快就累了,不想玩了。”与狗同居的猎豹在他们的生活区有一个很高的架子,要是他们玩累了,就可以独自躲在那里。

园区里的家养狗“动物大使”不仅在他们的豹朋狼友的生命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他们也承载了圣地亚哥国际动物园向游客传递保育信息、鼓励人们参与物种保护的重任。“这些魅力四射的‘大使’将人们引入野生动物的世界,使人们明白了保育的重要性。”Kristi说道。

“只要人们看见他们,就不会无动于衷,”Susie补充道。“说起来,有些人来这儿就是为了一睹我们的狗子们和猎豹们。只要身边有个动物陪着,人们总会认真听我们聊聊保育的事儿。”

狗有故事,你有酒吗?

在园区里担任“动物大使”的诸位“狗官”有着各种各样的出身和各自独特的狗生故事。以下是在游猎园区和圈养区任职的现任狗子“大使”,各有5位。

[图片]在游猎园区:(左起)来看看Willow、Hopper、Yeti、Raina和Little Rae

Willow是一只3岁的黄色的拉布拉多寻回犬,现在陪着一只名叫Bahati的猎豹。“她是个无忧无虑的拉布,最爱玩水,”Annette说。由于她对水如此喜爱,她那只猎豹现在也学会对水坦然面对。

Hopper以救援狗的身份来到游猎园区。9岁的他和猎豹Amara搭档,有时也会和Kiburi共事。Annette说:“Hopper(跳跳)是他以前就有的名字,也算是狗如其名了。他时刻准备着出门溜达,对任何事情都跃跃欲试。他就那样脚不点地、急不可耐地蹿出门去。”

Yeti是一只8岁的安纳托利亚牧羊犬;她身材高大,性格温顺,给游客很深的印象。Annette表示:“她动作缓慢,很招人疼。她干什么都慢吞吞的,想让她‘坐下’可不容易。”她和猎豹Johari是一对。

Raina是一只3岁的罗得西亚背脊犬,她和猎豹Ruuxa打小就是一对。Raina曾经成功地战胜了一种被认为是无药可治的癌症,大难不死。“她是我们的奇迹宝贝,”Annette说。“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Raina变了不少;她比以前更放松了,也更成熟了。”

Liitle Rae也是一条罗得西亚背脊犬,不过只有1岁。她作为第二条伴侣狗加入了Raina和Ruuxa。Annette笑着说:“我喜欢叫她‘狂野女妖’。她看上去可能不像条小狗崽,但内心只是个大孩子——她还是个拥抱高手。”

[图片]在圈养区:(左起)来看看Kona、Duke、Elvis、Honey和Miley

Kona是一条精力充沛的比利时马林诺斯混种犬,来自圣地亚哥的动物管理中心。“她太兴奋了,不适合待在动物保护组织,”Kristi说。Kona初到动物园时,在Wegeforth环形剧场表演水坑跨栏节目。眼下,能量满满的她为两只“狼大使”——8岁的Koda和3岁半的Shadow——担任同伴,也算是狗尽其才。两只少狼无时无刻不在为争夺领导权而较劲,但Kona毋庸置疑地成为了令他们肃然起敬的团体领袖。Kristi说:“Kona是我共事过的最聪明的狗。她干劲十足,像个大姐头似的罩着两只狼。当她带着Shadow和Koda进场的时候,大家都得立正站好。她走过来告诉他们‘你走这边,你走那边;你不是老大,你也不是老大——我才是老大’。”

Duke是一头8岁的安纳托利亚牧羊犬,Kristi说他的性格是个温柔大汉,但有时也傻傻的很贪玩。Duke是猎豹Taraji的狗友——Duke的姐妹Yeti(在游猎园区)则是Taraji的姐妹Johari的狗友。Duke也是一位癌症幸存者,他经常登上“动物园专列”开展工作——这项对外的治疗项目会带着“动物大使”前往健保机构、社区中心和养老院。这个项目的初衷是在人与动物之间构建联系,帮助住院病人缓解痛苦。Duke左侧的两条腿上都装有义肢。“那些需要接受癌症治疗的孩子一看见Duke就能认出他来,”Kristi说道。

Elvis今年1岁半,是猎豹Ilangha的狗友。他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和他的豹友一起度过,不过有时也会分开。Kristi说:“Elvis目前的工作是健身搭档。”他还很擅长嗅探特定的气味,比如柠檬-薰衣草的气息。“要是你把这种味道喷到椰子上,把它藏到剧场的任何一个角落,Elvis都能找得到。他有点蠢蠢的、萌萌的,有点傻——他对自己的体型一无所知——他只会一股脑地和你撞个满怀。”激情澎湃的Elvis以前在美国导盲犬组织工作,通过“再就业”来到了动物园。Kristi表示:“我简直没法想象他能稳稳地带着人过马路。”

Honey今年3岁,是一只贪玩的黄色拉布拉多寻回犬。她是猎豹Ayana的狗友。Kristi告诉我们:“Ayana和Honey不管是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分开的时候都很淡定。他们会彼此追逐,速度看上去足有100英里/小时——然后Ayana就一马当先,跳上一块大石头,仿佛是在说‘等会再比’。”Honey原本也打算受训成为导盲犬,但这实在是不符合她贪玩的天性,于是通过“再就业”来到了这里。

Miley是一只10岁的哈士奇混种犬,从圣地亚哥的Humane Society来到了动物园;她是猎豹Bakari的朋友。Kristi说:“她和她的豹友在1岁的时候才配成一对,破了这里的记录。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才成为朋友,但他们的情谊无疑是全园最深厚的。”Miley和Bakari在动物园的《Animals in Action》节目中频频亮相。

两只狗子,一只豹子

[图片]两只狗子,一只豹子

对于一起养大的狗子们和猎豹们,他们之间的感情很深——在大多数情况下,猎豹只依恋特定的狗。哪怕只是和好伙计小别几日,猎豹也会哀鸣不已,他们甚至不会喜欢别的狗子。要是他们的伙计有个三长两短,你没法换条狗就简单了事。

狗子Raina和猎豹Ruuxa打小在游猎园区一起长大。他们的友谊之深,以至于Ruuxa需要接受手术矫正先天的腿骨畸形的时候,Raina得全程坐陪。Ruxxa完全地康复了,但Raina后来也碰上了健康问题。Susie解释道:“我们发现她走路有些瘸,后来证实她肩膀上得了肿瘤。”活检表明Raina得了血管肉瘤,这是发生在血管内皮的一种癌症,理论上是无药可医。据估计她只剩下不到6个月的生命。

Susie说:“Ruxxa和Raina心犀相通,我们担心他失去狗友不能自拔,就介绍Little Rae给他当第二个狗友——她是一只1岁的罗得西亚背脊犬。”“三人组”为豹/狗关系模型带来了新的活力。“Ruxxa和Raina在他们还是小崽子的时候很快就建立了联系,但想让Little Rae加入进来需要花些时间。”

幸运的是,Ruxxa不仅得到了新朋友,也没有失去他的老伙计。在接受了治疗之后,Raina似乎奇迹般地康复了。“我们刚给她重新查过,3处病灶都消失了。她的肿瘤缩小了75%,得以接受手术。肿瘤切除后她康复地很好。她让每个人都又惊又喜。”

本文译自 sandiegozoo,由译者 dubulidudu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