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7.02 , 12:00

区块链+宗教=0xΩ

上个月,在纽约市举行的Seven on Seven会议上,加密货币企业家Matt Liston和艺术家Avery Singer发明了一个新宗教。被称为0xΩ的教会实际上是一种区块链协议共识。Liston和Singer说,通过向0xΩ贡献个人股份,教会成员可以获得投票权,投票定义0xΩ的根本宗教形态。实际上,它有助于集体以更民主的方式管理捐赠、达成协议,更好地发现那些诚实的领导者。

会场的听众有幸获得了成为首批信徒的机会:他们收到了极度通胀的津巴布韦元、魏玛共和国的帝国马克作为礼物,还有可以进入该教会公共钱包的密匙。

为了增加庄严的仪式感,二人在现场发放了40份描述该项目的神圣文本——火焰律章。据说此后再也不会有其他的企划文本出现了,那40份是真正的绝版圣物。

好吧,我知道他们是希望达到某种喜剧的效果。但这也是一个真心话大冒险:加密货币圈可能刚刚才创立了一个宗教——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一直就是一个宗教。

加密货币—区块链技术从诞生伊始,就具有宗教信仰的所有特征: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的神秘身份已经使他变成精神偶像,而不是具体的人类;比特币现金最骄傲的推动者Roger Ver公开称自己为“比特币耶稣”;在以太坊的大股东、区块链社区的大人物 Vitalik Buterin的人物形象贴纸上,是一个头顶一圈光环的俄罗斯-加拿大神童;隐私币Zcash是要通过现代仪式“典礼”后才能被分发出去,其中仪式要求包括五位匿名的“见证人”。

区块链社区上充斥着教条式的口号,令人信服的异端邪说,以及大胆预言未来的福音传教士。和现代传教士一样,加密货币的投资者传播这种或那种福音书,希望能够把更多的路人转化为信徒。Liston实际上直指核心,称比特币是第一个“纯粹的资本主义宗教”。

“在我们的世俗文化中,我们已经用资本主义取代了宗教,或者说,是猖獗的消费主义。”Liston告诉我们, “0xΩ不是主要用来表达某种社会批评,但我认为它的启示性也是一个明确的要点。”

区块链+宗教=0xΩ

但根据摩根大通区块链项目Quorom的前负责人,加密货币创业公司Clovyr的现任首席执行官Amber Baldet的说法,加密货币的某些特性比普通的资本主义投机风险更能激发神秘的热情。她说:“需要一定程度的非理性才能相信这个世界的未来可能会有很大的不同,并且需要一定的教条主义才能始终坚守这一信念,尤其是其他人一直在你耳边说你最后可能会一无所有。所以,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社区看起来往往笼罩着一层邪恶气息,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加密货币甚至不是唯一引发超验灵感的的现代科技。 2017年11月,前优步工程师Anthony Levandowski推出了未来之路(WOTF),这也是一个教会,核心教义是人工智能“将成为上帝”。与0xΩ一样,WOTF的目标是吸引民众参与基于AI的项目。它自然会吸引该领域的专家,但Levandowski也有兴趣通过他的非营利组织给吃瓜路人一个救赎的机会。 “教会是我们传播福音的方式,”他说,“或迟或早,人工智能早晚有一天会成长成真正的主宰者,到那个时候,你再向祂顶礼膜拜是不是就有些晚了,我的朋友!在一切还没有真正开始前,献上你的虔诚。”

永生教会是“世界上唯一以科学为基础的教会”,是融合创新与古老宗教的另一种表现形式。该项目的使命指出,他们“坚信人类的科学技术能够终结衰老,并在我们的这一代人中战胜非自愿的死亡”。

一切都变得非常奇怪,但它们可能只是现代人类的一种尝试,以回答曾经交由信仰来解答的问题。 Seven on Seven的策展人兼Rhizome的艺术总监Michael Connor强调了信仰的作用:“比如说,对于0xΩ,令他们感兴趣的主要价值之一是集体意识和使用技术连接你我。永生教会从技术上来说,用冷冻,卡路里限制和补充能量的延寿手段取代了基督教的最终审判。”

宗教和技术之间的相似之处也很明显。区块链和宗教对于外行人来说都很难理解——不管是出于经文的晦涩还是技术的复杂——这使得他们非常适合借鉴彼此壮大自身的手段。

这并不意味着披上宗教的外衣就万事大吉。现场的的一些观众对此表示不以为然;有人抱怨说他们为了这点无聊的屁事还搭建了一个网络平台,简直是浪费公共资源。当首次布道结束后,该项目在网上收获了一些关注者。Liston说,区块链和宗教的有机结合已经产生了 “某种魔法般的化学反应”。

本文译自 wired,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注:有删节和修改。另外说一下WOTF教会的创立者Anthony Levandowski,本来也有一篇他的新鲜事……他本是谷歌自驾驶项目的高级管理,后来被优步挖走。他违背保密协议,向优步泄漏谷歌的研发数据,结果因为他使用的gmail设置,保留了当初在谷歌工作时的习惯和联系人,每次都自动将邮件备份到原来的工作组,结果被谷歌逮个正着。谷歌对他和优步提起诉讼,优步又把锅甩到他身上,将他辞退。在官司缠身的情况下,他建立了这个崇拜AI的新宗教。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6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