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6.30 , 16:00

只能看到移动物体的失明者

科学家们为一种极其罕见的失明形式绘制了详细的脑谱图。对Milena Canning来说,物体是不可见的——除非它们在移动。

只能看到移动物体的失明者
Western University

苏格兰女性患者Canning,48岁,不是天生的盲人。 18年前,在呼吸道严重感染引发中风和8个月的昏迷后,她失去了视力。

醒来大约六个月后,她首次向医生报告说她能看到某些东西——慰问礼盒上金色缎带的闪光。

在最初的事件发生两年后,她向格拉斯哥的眼科医生Gordon Dutton寻求帮助。大夫经过检查,指出她并没有残余视力——但Canning立即指向了医生挥动着的手臂,并说出了窗下经过汽车的颜色。

Dutton在2003年的一篇论文中写道:“她可以看到雨水沿着窗户流下,但看不到窗外的水洼;当女儿离开她身边时,她可以看到女儿的马尾在移动,但看不到她的女儿;她可以看到围着浴缸塞打着旋的水涡,但看不到洗澡的孩子。”

他建议她使用摇椅来增强她的视力,并且她学会了移动头部来视物的方式。但她的症状仍然是一个谜,所以Dutton把她介绍给韦仕敦大学的脑与认知研究所。

那里的神经心理学家Jody Culham和一组研究人员对她进行了一系列测试和诊断,包括给脑部做完整的fMRI扫描。

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坎宁患有极其罕见的Riddoch综合症。Riddoch现象,也被称为动态分离——其中一个症状就是患者只能看到移动的物体。

这种情况是由枕叶病变引起的,枕叶是负责处理视觉的大脑区域。还有一种相反的情况,病人只能看到静止的物体:它被称为运动视觉缺失。

“她大脑后部少了一块苹果大小的脑组织——那几乎是整个枕叶的大小,”Culham说,“在Milena的病例中,我们认为视觉系统的高速公路已经走到了尽头,但她的大脑并没有关闭整个视觉系统,而是开发出了可以绕过限制的‘后门’——特别是对动作的捕捉——通往大脑的其他部分。”

该团队发现,Canning能够看到滚动中的球并准确地接到手里,还能在走动中避开椅子;但是她对颜色的分辨能力很不稳定,只有一半的时间能判断出眼前的拇指是朝上还是向下。

看起来,她的大脑在创伤后展开自救,重新部署了视觉处理系统,保留了挽救视力的可能性。

这是一个为大脑可塑性提供了非凡见解的案例,现在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人类和动物的大脑在受损时能够重新“布线”,绕过“坏道”尽量保留原本的功能。

“这项工作可能是有史以来对具体病人的视觉系统进行的最丰富的分析,她基于对运动的感知显示了非常深刻的视觉恢复能力。”Culham说。

“像Milena这样的患者能够让我们了解什么是可能的,更重要的是,它们让我们了解视觉和认知功能如何协作发挥作用。”

研究发表在Neuropsychologica上。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3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