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6.30 , 09:00

人类在造娃这种事情上太弱了

作者:Amy Schellenbaum

人类在造娃这种事情上太弱了
Credit:HW

人类婴儿出生时便不堪重负,在2015年约有30万3千名妇女死于分娩。没有其他灵长类动物有如此残忍的状况。一些科学家把我们不稳定的生殖状态归咎于600万年的进化压力,并由此产生生物力学上的妥协。

这一切都始于一大堆水果。随着人类的非洲家园变成了森林和稀树草原的混合体,我们的祖先不得不到更远的地方去收集食物。长时间的步行 - 没有大猩猩那样走路很招风或指关节拖地 - 使携带食物更容易。

数千代以来,骨盆移位使我们的新运动方式更有效率。髋骨的顶部张开,耻骨移向脊柱底部,改变了产道的形状。产道 - 宝宝出生的第一个障碍 - 会被挤开。然后宝宝现在需要扭转身体,让他们的肩膀通过。

我们变成两足动物并不是我们唯一的生理妥协。气候变暖也让产道变得长而狭窄。轻盈的四肢和变瘦的臀部改变了表面积与体重之比,让出汗更有效率。苗条臀部的这种压力影响了分娩出口。在现代人类中,产道的出口从前到后是较宽的(是的,与其入口相反),这意味着婴儿要再次旋转以释放他们的肩膀。

事实上,保持凉爽可能是导致我们生娃困境的最大原因。“温度调节难以理解 - 因为你在想,哦,它会很热,但我们可以调节 - 但真的,这就是将智人推入真正困难的分娩领域的原因,”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人类学系研究史前人类骨骸的 Mayowa Adegboyega 解释说。

我们不断扩大的大脑使问题更加复杂。Noggin蛋白的规模在相对较快的200万年内翻了一番,提供了解决复杂问题所需的神经元。

身体已经做出调整,以支持长时间的步行和所需热量,显然无法应对这种大规模的颅骨外流。这可能是为什么新生儿分裂的头骨可以在出生时经历剧烈的挤压并在头两年内融合。

虽然这使新生儿变得非常脆弱,但进入未成熟的状态有其优点:一尸两命这种事故几率已经低很多了。

别的动物造娃要多久?

人类在造娃这种事情上太弱了

本文译自 popsci,由译者 HW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