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6.24 , 12:00

“我的15岁女儿想要切除子宫”

伊丽莎白从开始月经的那一天起就有自杀的念头。她在42岁时接受了子宫切除术,终于解脱了。她和15岁的女儿格蕾丝都饱受经前综合征的困扰。在本文中, 她们讲述了决定让格蕾丝从荷尔蒙地狱中解脱的原因。

在15岁那年,格蕾丝决定自己将来永远不要孩子,而她对自己母亲生下自己的决定同样不满。

她们两人都有严重的经前综合征(PMS),症状包括焦虑,狂怒,精神错乱以及使人生不如死的疼痛。

“我妈明知我会有这样的症状,还是生下了我,让我不得不在未来四十年面对这样的痛苦。”格蕾丝说。她的祖母和母亲都在三四十岁的时候接受了子宫切除术,但她希望现在就做。

自从她开始月经以来,格蕾丝愈发焦虑,她经常感到“难过,生气和疲惫”。

学校对她而言简直是煎熬。她正在努力硬撑,但她迫不及待想毕业。

“月经快来的时候,我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我觉得没有人能理解我,因此我时常陷入狂怒。其他人似乎都没有这样的感觉,我感到很孤单。”

她开始希望自己的月经快点来——尽管她对此十分恐惧。

“我想要释放自己的压力——就想用针扎破气球一样”她说。 “但是月经真的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差不多废了。”

“我的15岁女儿想要切除子宫”

格蕾丝的月经可以持续大半个月,而她一节课都还没上完就需要更换卫生巾。

“经血浸透了八层布料,而换好卫生巾二十分钟之后,同样的情况又会发生一遍。”

但比出血更让她难堪的是情绪失控之后的羞愧与耻辱。

“我让自己失望了,我会泪流满面。我羞愧得几乎要留下永久的心理创伤。”

她的家庭医生建议格蕾丝服用避孕药,当时她只有13岁。但每当她服用这些含有高剂量人工合成黄体酮的药片之后,她的情绪立刻变得更加不稳定。

她的弟弟当时只有五岁,当他看到姐姐大吼大叫着打妈妈时,他害怕得把自己锁在储藏间里不出来。

格蕾丝的母亲伊丽莎白说:“我希望弟弟长大后会忘记自己姐姐做过这些事,她当时真的很吓人。”

有一次,全家人围在餐桌边吃午餐,她让格蕾丝换一个座位。伊丽莎白回忆道:“当时她就爆发了,没有任何理由。”很快事态失去了控制,格蕾丝把卫生间砸得乱七八糟。

这不是她从前认识的女儿——她印象中的格蕾丝原本是一个有点古怪但声音甜美的小姑娘,就像是Enid Blyton(英国著名儿童小说作家)小说里的一样。

药物使她身体里充满了黄体酮——伊丽莎白说她们母女俩都对黄体酮十分敏感,但家庭医生似乎并没有想过激素治疗的副作用。

伊丽莎白带格蕾丝去看精神科医生,医生给她开了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为了抑制她的愤怒,“让全家人撑过圣诞节”。

节礼日之后那天(节礼日是英国传统节日,每年的12月26日),格蕾丝的情况急转直下,伊丽莎白去见了精神科医生,讨论要不要让格蕾丝入院治疗。

“我们并不是不爱她,也不是不想照顾她,我们只想保证她的安全和家里其他人的安全。”

但伊丽莎白心中一直隐隐觉得女儿的问题和月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有一天,她在广播上恰巧听到了“经前焦虑症(PMDD)”,她猛然发现广播里描述的症状和她女儿的一模一样,也和她自己的完全一样。

她找到了一名专业用激素治疗经前焦虑症的医生,他采用了“生物同性激素替代治疗(HRT)”,这种疗法更加“自然”,因为顾名思义,疗法使用了和人体中完全相同的激素。

这种疗法似乎已经起效。格蕾丝觉得,如果母亲没有发现自己的真正病因,自己可能已经离家出走了。

“家本应是幸福的港湾,但一旦被经前焦虑症绑架,家就变味了。”

经前焦虑症是什么?

5-10%的经期妇女会有严重的经前综合征/经前焦虑症症状,往往由激素水平波动引发

有些人的经前焦虑症是由基因引起的——研究显示,经前焦虑症患者往往有家族史

月经时常导致生理问题,但诸如抑郁、烦躁与暴力等心理问题带来的后果更加严重

经前综合征/经前焦虑症在任何年龄都可能发病,但往往在月经开始时或35岁之后发生

子宫切除术通常是治疗经前综合征/经前焦虑症的最终手段,并且医生不会轻易实施,但它可能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患者必须接受生物同性激素替代治疗,以确保经前焦虑问题不会被更年期问题所取代。

伊丽莎白非常清楚经前焦虑症对女儿的生活意味着什么,因为她自己亲身经历过。

伊丽莎白说:“自从我14岁以来,我一直被我的激素挟持。”

她当时也服用了避孕药,但避孕药只能抑制出血,而对心理症状无能为力。 自从伊丽莎白第一次月经起,她就有自杀的想法。

她说:“我二三十岁的时候意识到,我才过了一半的人生,这让我对未来很恐慌。而现在,我在女儿身上看到了与我当时完全相同的想法。”

伊丽莎白与激素的斗争最终在42岁时,在子宫切除术中结束,但之后,随着更年期临近,她不得不忍受强烈的盆腔疼痛。 她的卵巢也被移除了,她还接受了生物同性激素替代治疗。

“虽然有人说没有子宫,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但我能摆脱它实在是太开心了。”

伊丽莎白自己的母亲也曾经与她的激素斗争,并在35岁进行了子宫切除手术。

尽管生物同性激素替代治疗已经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格蕾丝的症状,但它仍然不是完美的解决方案。

“我认为格蕾丝将继续要求进行子宫切除术,直到要求被满足为止,不管年龄多大。”伊丽莎白说。

皇家妇产与妇科科学院的指南认为,在治疗严重经前综合征患者时,子宫切除术的确是有益的,但很少有人认真对待格蕾丝的手术需求。伊丽莎白说,医生认为女儿长大之后自然会改变主意。

但格蕾丝并不这么认为:“我不想要孩子,我不想让他们承受我经历过的痛苦。”

伊丽莎白理解女儿对她的愤恨。

“我不愿意让别人受激素折磨终身,不想让她们感到沮丧,以至于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但她补充道,她从没有想过如果格蕾丝没有出生会怎么样。

伊丽莎白想要的子宫切除术迟迟未得到医生同意,而现在,她的女儿也面临同样的挑战。

家里其他人认为格蕾丝不该接受子宫切除术,因为她太年轻了——但伊丽莎白体会过不被信任的感受,她也知道如果不进行有效治疗,自己的生活会有多么不同。她说,自己所有的经历都给了她勇气,捍卫女儿的决定——虽然当时没有人为她挺身而出。

“我认为她的要求是合理的,”她说, “如果我否认激素对她的影响,否认激素对她生活的影响,那相当于否认现在她的情况有多糟糕。”

伊丽莎白也知道女儿GCSE(英国为初二学生举办的考试)的成绩取决于考试时间和经期是否重合。

伊丽莎白认为,如果医生当时想到激素治疗,她的生活会截然不同。

她解释道,她的激素对生活产生了重大影响,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小小的激素会决定一个人的整个未来。

她回忆称,为了掩饰她感受到的痛苦,她不得不强颜欢笑,也很困惑,为什么自己不像别人一样。

她说:“我曾经把自己和同龄人比较,认为自己尤其虚弱、懒惰、没有志向——这一切都影响了我的自尊心。”

她喜欢成为一名家庭主妇,但她从小就有一颗当作家的心,她觉得如果自己早早接受了子宫切除术,她可能会实现自己的梦想。

“我过了这么久才开始接受激素治疗,的确很让我沮丧,但至少治疗最终还是奏效了。”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花生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