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6.22 , 11:00

幸存者偏差与媒体宣传

运气在商业的成功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由于「幸存者偏差」,我们总是倾向于忽视这一点。这是一种常见的认知错误,而且很危险,因为它会使得我们忽视这个世界的残酷性。

我们喜欢幻想,认为模仿那些知名企业家,如比尔 盖茨、埃隆 马斯克的习惯可以让我们也成功。实际上,有许多企业,仅仅是因为在错误的时间进入了错误的领域才没有取得成功。即便有好产品,他们却没有建立重要的个人连接,而这一点恰恰能为他们进入下一阶段加速。

XKCD 的讽刺漫画将幸存者偏差总结的很好:「别管其他人说什么,买彩票,不要停,」火柴人说,「我失败了一次又一次,但我从不放弃。我打几份工,钱都拿来买彩票。我在这里作证,只要你投入时间,就能获得回报!」

幸存者偏差与媒体宣传
credit: XKCD
下面写的是:每一个成功人士发表的激动人心的演说都应该在开始前加上关于幸存者偏差的免责声明。

「难的是搞清楚创业成功的原因,」 Hacker News的用户一针见血地评论道,「大多数人关注的是表象,」例如勤奋工作的创始人,或者一个友好的企业文化。「问题是还有5000家公司也这么做,但还是失败了。」

头脑聪明又富有野心的人可能比傻子少,而且身价数十亿的CEO们一般是既聪明又勤奋。但是这群聪明又努力的人可不会在知名杂志上公开自己成功的秘密。就算是小杂志也不会。

想想那些围绕在穿着帽衫的退学生们周围的秘密。Y Combinator(一家创业孵化器)创始人 Paul Graham 有一次调侃道,「随便一个看着像扎克伯格的人都能把我骗了。」这句调侃很幽默的,因为他讽刺了风投圈内的一个真实的现象:模仿别人肯定失败。

同样地,相当一部分风投公司的合伙人都是名牌大学毕业,仿佛文凭上的印章暗示了这个人投资的能力。

乔布斯,连带着扎克伯格还有比尔盖茨都是在退学以后创业然后飞黄腾达。「多少人步乔布斯的后尘然后失败了?」Scientific American 杂志在2014年反问道,「谁知道呢?没有人为他们和他们失败的公司著书立传。」

我们的媒体在不经意间加深了幸存者偏差。人们仰慕知名企业家,所以记者就大量地写。大众主要是对那些知名企业的命运感兴趣。当然,记者和普通人一样也容易受幸存者偏差的影响。而这一点也反映到了他的报导上。

那么,有什么东西能解除这种影响呢?好吧,答案很无聊:保持警惕。无论何时你觉得你发现了一个趋势或模型,去找一个反例来看看。肯定找得到,只不过不再谷歌搜索结果的第一页。

例如,CB Insights 整理了一份清单,上面收集了2014到2017三年242个创业失败的公司。分析师写到,「在失败的氛围里,我们深挖这些公司的数据,发现70%的暴发户型科技公司倒闭了——通常在第一次融资的二十个月内。」

其中大多数公司倒闭的消息,你都看不见。「媒体会带着偏见对真实世界里发生的事情进行有损压缩,读者也是带着自己的动机想法去读。」一位公司的创始人Patrick McKenzie指出。

Walter Lippmann 在他1922写的《公众舆论》( Public Opinion)中写到:「回首过去,我们会发现我们从未像现在这般如此间接地认识这个世界。」Lippmann 的这番话反映了一战期间报导的不准确性。「我们现在可以看一战的新闻,你所相信的东西都会成为想象,而我们会用对待真实环境的方式去对待这些想象。」

本文译自 sonyaellenmann,由译者 Dkphhh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