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6.18 , 11:00

人类的青春期正来得越来越早

我记得第一次自己被陌生人盯着看的情形。那是夏季,我还差几个月到十一岁,跟我妈在一家便利店里排队结账。那人的年纪跟我爸差不多,排在我们后面,视线一直在我身上扫动。我至今记得那双眼。

如果发育得比同龄女孩早,你身边的世界会猛然收窄。有些男人会随着你的行动转头,有些在你走过的时候会动嘴唇弄出湿声。只要闭上眼,十来岁时听到的那些下流话还是清晰可辨。

跟身体接触相比,口头嘲弄和狞视可能显得琐碎。但越来越多的研究指出,这类行为在少年儿童心头敲得特别沉重,会在他们往后的人生中反复回响。

威胁还不单来自于成年人。无论男孩女孩,相对早熟都很可能引来同辈的欺凌,而9岁,并不是一个能保护自己的年纪。如果他们的成绩因同学有意无意的暴行而变差,就又添了一层可以欺负的理由。

同龄男生经常是个伤害源。有位要求匿名的亚裔心理学家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说,她12岁起就已经有男同学会说过界的话:“你下头的毛多吗?我之前听说亚洲人的阴毛比较少。”可能只是无知,可能毫无恶意,但不少言行还是会割出伤口。(我们直男只要智力还不错,估计都会记得自己小时候是个口无遮拦的傻O,而智力较低的那一批平滑地顺着自己童年的延长线变老,就会说着“恕我直言”“你怎么开不起玩笑”重新出现在我们面前。)

人类的青春期正来得越来越早

在一个恶性环境里成长,他们内部也就更容易出毛病。有个连续追踪记录了14年的研究,对象是7000名女性,发现初潮来得早的姑娘成年后更容易患上忧郁、滥用药物、饮食失调乃至出现反社会行为。这些现象并非某个国家独有,女孩比男孩更容易受青春期困扰,因为她们身体的改变更直观。

大部分国家都在面临逐步提前的青春期。以第二性征发育为界,70年代美国姑娘的平均青春期是12岁,到2011年是9岁。有统计称在9岁踏入青春期的女孩里,白人占18%,非裔43%,拉美裔31%,造成这差异的原因还在探究。

另一方面,早婚现状也有待改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目前全球有2.5亿女性,是在15岁前结的婚。这不仅仅是落后地区的问题,美国就有几个州允许一定条件下的低龄婚姻,包括13岁甚至更小。一个非营利的女性救助组织称,在2000至2010年间美国有24万8千名新娘,年龄不高于12岁。

有些地方文化相信性成熟会为女儿带来“危险”,而尽早婚姻能确保她和家庭不受损失。于是随着年龄增长,在男性社会活动范围越来越开阔的同时,女性身边的围墙却在渐渐现形,砌高封顶。

在一堆潜在坏处后头,性早熟的人也可能出落得比同辈人更稳重,更为人着想。虽然人的质地各异,但只要父母长辈和孩子自己能摸索到恰当的应对方法,早到的青春期也不会注定是场灾难。如果一个社会真的想根治这些问题,就应该尽早从性教育着手。

禽兽鱼虫撕斗争胜,人类也未有什么不同,我们幼时自觉或不自觉地靠贬低和伤害同侪来收集自尊心的素材,对他人,对弱者的敌意是肆无忌惮的。翻这篇文章首先是因为内疚,我小学也嘲笑过女孩,还记得她哭的脸。其次是盼多一些家长能认真设想,找到合适的方法让孩子学会自保和反击,因为人类儿童之间恃强凌弱的现象并不会自动消失——除非我们社会中某些关键部分,出现刻骨的改变。

原文标题:《The health risks of girls maturing early》,By Cindy Lamothe,12 June 2018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梁兵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