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6.15 , 11:00

二战旧事:纳粹重水计划的破产

1934年,人类注意到了核裂变,从此推开了通向和平与毁灭的大门。美国和纳粹德国几乎同时点亮了核科技树,摸索怎样才能先一步把核能应用到战争。德意志方面决定使用重水来制造钚-239。

重水(Heavy water, or Deuterium),本身也要靠生产,且设备门槛极高。当时环顾全球,只有挪威海德罗公司旗下的一处水力发电厂能满足要求。这厂名为Vemork Hydroelectric Plant,用作关键词能搜到围绕这小山头的大部分故事。

1940年后半段,德国着手从海德罗购置重水。与此同时,法国情报二局(Deuxieme Bureau)悄悄运走了电厂的全部库存,共44.25加仑,约168升,辗转送到了英格兰的法尔茅斯。

“松鸡”
联军方面也明白这么做只算是争取时间。于是1942年10月18-19号深夜,由英国特别行动组(SOE)牵头的秘密任务展开了第一步,行动代号“Grouse”。

这趟行动由四名挪威籍特工跳伞潜入,首要目标是收集电厂周边环境以及重水产、运的细节,要是能弄到工厂蓝图的话自然最好(没有)。

“新手”
后方智囊根据松鸡们发回的情报,制定了后续计划,并把二阶段的行动命名为“Freshman”。42年11月19号,新手小队启程离英,包含战地工程师和第一空军的精锐伞兵各一组,准备靠滑翔机接近后落地,与松鸡队汇合。

当晚天气条件极差:两架哈利法克斯轰炸机,只有一台平安返航。一架撞山,机组无人生还,而它负责牵引的滑翔机虽及时分离,但在随后的硬着陆中工程师队多数受伤;另一架滑翔机甚至不是“着陆”,而是轰在地上,搭载的精锐几乎全部当场身死。这批增援在联系上松鸡小队前就全体被俘、被杀——希特勒低调颁布的“Commando Order”,自当年10月19日起,抓获联军特种士兵而不即时处决的纳粹军人,自己就要遭殃。

这次失败引起了德方警惕,电厂周围布置下了层层地雷和探照灯。

“燕子”
SOE没有放弃,又凑出四人组“Swallow”去跟松鸡衔接。燕子们在当地群山之间潜伏了几个月,过上了自给自足的生活——从报告看,比如42年12月份他们就设法打了一只驯鹿。

经过反复研判筹备,破坏计划确定了最终版本。行动名为“Gunnerside”(枪手西?),是特务训练基地旁边一个宁静小镇的名字。小组由六位挪威人组成,在1943年2月16至17日的夜里跳伞潜入挪威,与四名燕子接头后,确定在2月27-28日进行爆破。

另一面,经过几个月的高度防范,纳粹守备不免有点松弛。电厂背倚山隆,三面临涧,能正常出入的只有一桥,也唯有这通途始终有重火力和探灯的关照。十人小队决定爬下山谷,趟过二月末的冰河,再往上爬两百米,从偏僻处偷上悬崖。他们依照至今积累的布局情报,十个人踏着一条轨道顺利摸入厂区,不久被工厂的守夜保安发现。

好在保安是挪威人,三言两语确定身份意图,领着小队直奔电解池。安装了延时炸弹后,小队还在原地丢了一挺汤普森半自动步枪,盼着让德国人相信这破坏是英国部队所为,这样,至少本地人和游击队就有机会免掉一些麻烦,也多少提高任务后就地潜伏的安全系数。

可就在点引信的时候,领路保安说糟啦,我眼镜找不见了。要知道这东西在二战时还十分难得,而且残骸说不定会变成证据,所以小队搁置任务忙碌了一圈,总算找到,点燃引信,没有回头看爆炸。
二战旧事:纳粹重水计划的破产

结局
120加仑(一说超过500kg)重水在这次爆炸中连设施一同被毁。十人小队散整为零,融入各地居民之间。德方派出三千名士兵把周边地区梳了又梳,无果而终。

如果这是部140分钟的电影,这时就该出演职员表了。但德军在同年四月又已经重新开始生产重水,虽然临时凑好的设备无法达到原来的规模。SOE自己没招了,转头找了帮手。1943年11月起,美军多次空袭这处电厂,只有七分之一的炸弹准确命中,却照样重创了生产线。德国无可奈何,决定把重水存货和必要物料尽数运回自己手边,不再走挪威产运。

燕子组的克鲁特Knut Haugland,是唯一一个任务结束后没有跑远的特工队员。他察知德方的转移意图,便着手查探纳粹的计划。这次转移会先行陆路,再自提恩湖出发运走,克鲁特认为机会就在水路上。他向本地游击队要来了两名助手,一同在启航前摸上了船(叫SF Hydro),途中被一名水手发现。

其中一位助手和这水手居然刚好是熟人!克鲁特就这样顺利在龙骨上装了两个定时炸弹后远走高飞。44年2月20号,SF Hydro午夜离岸,在湖中破肚而沉,几名无辜的挪威船员因此而死。纳粹的重水计划就在这一天圈上了句号,疲于应付世界夹攻的第三帝国再也没有余裕去关心前景不明的科技。

一点尾声
2005年,人们在提恩湖底起出了其中一桶重水,标号26。浓度与德军文件所载相符,只达到0.5~1%。
日后的科技证明,仅运作一个反应堆就需要约5吨重水,制作核武则更多。
克鲁特的名字再一次,或者说第一次进入历史,是战后参加的康提基号太平洋横渡:几个男人扎了个木筏,从南美启程漂流到波利尼西亚,历时101天。他在2009年去世,享年92。

原文标题:《Sabotaging Hitler’s Heavy Water》, by Michael F. Dilley
本文译自 militaryhistoryonline,由译者 梁兵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2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