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6.01 , 13:00

AI是否拥有言论自由呢

你认为自己有权知道你是否在跟机器人对话吗?

反过来机器人应该有这样的权利么?它是否有权利保留自身的信息呢?

这些看起来过于学究气的问题在很多人心目中突然变得急切起来,因为在早些时候,谷歌向外展示了他们研发的Duplex,类人的AI,可以在电话聊天中通过图灵测试的AI

网络机器人/僵尸号——似乎受人控制但实际上是由人工智能支持的在线账户早已遍布整个互联网,特别是在社交媒体网站。

虽然有些人认为让机器人主动地标识出自己的非人类身份对我们是有益的,但也有人认为这样做违反了机器人言论自由的权利。

是的,他们认为机器人拥有与美国人等同的第一修正案赋予的权利。

AI是否拥有言论自由呢

缄默的机器人

Common Sense Media是一家专注于儿童媒体和技术的非营利组织,在一份新闻稿中声称,Facebook和Twitter总共拥有1亿个机器人账户,并且这些账户正在网上制造负面的影响:

伪装成人类用户的俄罗斯网络机器人在美国大选中的破坏性作用已有详细的报道……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德地区高中学生枪击事件中,受害者反而受到阴谋论者的攻击,煽风点火造势形成舆论的过程中,机器人账户扮演了重要角色;鼓励孩子使用电子卷烟,在网上传播种族主义,以及最近肯尼亚和墨西哥发生的侵犯人权的行为。

加利福尼亚州参议员罗伯特M.赫兹伯格(D-Van Nuys)在另一份新闻稿中表示,人们认为在线机器人制造的流量“会给各种信息带来虚假的可信度”。换句话说,他们是假新闻流量的主要贡献者。

赫茨伯格认为,解决这些问题的最佳方式是通过他今年提交的《网络透明度法案(B.O.T.法案)》*,该法案要求机器人必须有区别于人类用户的身份标示。

“这个问题的内核很简单:我们需要知道我们是否正在与真人对话,或者我们是否被误导了。”参议员赫兹伯格说。

“我们没有办法完全摆脱机器人,我们也不打算这样做,但现在成了狂野西部,网络成了法外之地,而该法案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让他们说话

电子自由基金会(EFF)是一个旨在保护数字时代公民自由的非营利组织,它是BOT法案的批评者,机器人言论自由的主要支持者。

他们认为,许多机器人只是他们的人类创造者的延伸,在某些情况下,揭穿机器人是机器人的事实可能会阻碍创作者表达自己的能力:

机器人被用于各种普遍的和受保护的言语活动,包括诗歌,政治言论,甚至讽刺,例如嘲笑那些杠精——甚至和机器人斗智斗勇。亮出身份的要求将限制和冷却数字媒体艺术家的表达,也许只有隐瞒机器人的身份,才能达到某种特定的效果,就像是魔术师隐藏自己道具机关一样。

基金会相信我们需要一些特别的机器人,比如可以在选举中投票的机器人;这种做法,可以映衬我们人类自身的存在意义。

像BOT法案一样将所有社交机器人集中在一起,给每个机器人打上一个数字六芒星?我们认为这是违宪的。

即使机器人所说的内容不是对创作者思想的直接反映,但其言论仍可能受到宪法保护。第一修正案只是说政府不能制定法律“废除言论自由的公民权”,它并没有指定是人类的言语。

正如专注于人工智能法律的律师约翰·弗兰克韦弗在一篇为Slate撰写的文章中所说:“类人工智能机器人的自主言论可能会使言论自由成为一种更难以捍卫的价值观,但如果我们不能在受到拷问时坚守自己的价值观,他们就不再是价值观,而是变成了我们的业余爱好。”

基于这个论点,如果我们真的相信言论自由,那么与我们交谈的是谁一点也不重要:管他是人还是AI。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忍不住吐个槽 诸如X战警,和很多其他电影小说里都有一个作死的参议员,提出一个带有歧视性色彩的法案。说实话B.O.T.法案这个缩写都有难以言说的科幻味道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5)

24H最赞